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二折叠的空间(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其始,亦不知其终。

    这里是一个迷宫,一个永远也走不出去的迷宫。

    艾米试过很多种办法,做过很多次记号,甚至已来回走过很多遍,但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迷失——现如今,他连自己在哪都已经辨不清了,而更糟的是,他同样不清楚其他人在什么地方。

    又一次心灵的考验?

    不太像。

    更确切的说,是几乎不存在这种可能。

    没有危险,没有诱惑,总不可能考验的……是耐心?

    根本没必要。

    能从训导院以前三成绩毕业的优等生,不可能连最起码的耐心都没有,更何况之前已经设置过这种类型的试炼,现在再设置第二次简直蠢得不能再蠢。

    那么……是单纯的迷宫。

    折叠式空间?

    年轻的荣光者挑了挑眉头,这个思路逻辑上说得通,但以现有的情报根本得不出任何结论,思来想去也仍然像是猫咪玩过的毛线球——一团乱麻。

    上、下、左、右,各个方向都仿佛是歪曲的影像,像是一面通向随机地域的传送门一般,相同的选择总是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并且还毫无规律可言。

    没错,没有任何规律。

    他们之所以会走散,必须归因于此——前一个人和后一个人,哪怕前后只相差一步路,通向的都是不同的区域。

    从杀死那些堕落者的前殿离开后,所有人就在通过房间的一瞬间被分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尽管根据多次试验的结果来看,依旧没有脱离神庙,但以神庙所占的广袤空间来看,在短时间内想要相遇,是一件非常考验运气的事。

    那么……是打算各个击破吗?

    这是理所当然的推论,既然空间传送的范围无法超出神庙区域,那么隐匿于神庙某处的贪婪魔王,必定打着分而击之的打算——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在都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不过这样一来,它的虚弱本质也暴露无疑。

    为什么要分而击之?

    因为不够强。

    不要说四方的魔王这等能在史籍上留下名号的强大恶魔,就随随便便来一个高等妖魔,他们的胜算都非常的渺茫。

    这还是艾米把自己的战力算进去的情况。

    所以,玛门的状态非常糟糕,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

    只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他现在必须忍耐,忍耐这糟糕的身体状态。

    毕竟……精力药剂只剩下最后一瓶,必须留存到最终决战时再使用。

    再这之前,就先咬咬牙吧。

    “犹大?”

    自身后传来的声音令荣光者不由回头,收回了即将迈出的步伐,看向了来人,瞳仁微微收缩,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预料之外的人:“科兹莫?”

    “没错,”金发的贵公子点头,“是我。”

    “情况还真是不妙啊”艾米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眉头深深皱起,“所有人都走散了的话,局势可就相当恶劣了。”

    荣光者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考伯克、爱娜、汉森基本就在他左右,科兹莫以及另外一人离他则相对远一点。

    既然连科兹莫都独自一人,那说明他们六人很可能全部失散了。

    “你在担心什么?”金发的贵公子看着他,“只是一个迷宫而已,我们迟早能够找到他们的。”

    “前提是他们还活着。”艾米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还活着,”科兹莫听出了少年的潜台词,“你是担心这里潜伏着什么风险?嗯,这倒没错,既然利用随机传送把我们分开,找机会对我们下黑手简直再正常不过。”

    “你有什么看法吗?”

    荣光者不抱希望的随口一问,然后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复——找到他们,在被各个击破之前找到他们。

    很简单,也很无奈的一个办法,但也是目前唯一能用得上的办法。

    只是在付诸实践之前,有一个问题必须解决。

    “接着。”

    他抛给身边金发碧眸的贵公子从行李箱取出的艾草绳的一端:“绑在不影响战斗的部位,然后我们再走走试试。”

    既然没有在传送过程中将他们大卸八块,那么随机传送应当是以整体为目标进行判断,用尼龙绳相互联结有相当概率能够欺骗这个机制——如果这还失败的话,下一次就只能考虑手牵手了……

    “真是个好办法。”

    科兹莫接过艾草绳的一端,想了想还是把这个系在了左手的手腕——两个人若是被绳子系在一起,那么无论系哪里都会对战斗造成相当的不便,还不如选择非惯用手的手腕,至少在那里的话,若是陷入恶战,能第一时间挥剑将它斩断。

    “对了,”艾米问道,“这一路上走来你有发现什么规律吗?”

    他问的是场景变换的规律,有时候他发现不了,不代表其他人发现不了,尽管希望不大,但问一问总是好的。

    “没有找到。”依然是预料之中的回答。

    “这样的话,就随便选一个。”没有什么好犹豫、好纠结的,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无论是停留在原地被动等待队友的到来,还是主动出击指望能碰运气碰到,其实概率都只有二分之一——碰到,或没碰到。

    有时候看待问题不如简单一点,至少不那么累。

    这么想着,他迈开了步子,然后……没有任何空间传送的感觉,他被置换到了另一个区域,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眼系在手腕上的绳子,顺着它向身后望去。

    是科兹莫。

    “实验圆满成功。”

    金发的贵公子笑了笑,晃了晃手上的艾草绳。

    “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艾米倒没有他那么乐观,“但话说回来,你有没有觉得一路上走来,有点太平静了?”

    “太平静?”科兹莫看着他,“你想表达什么?”

    “假定敌人的数量是恒定的,”年轻的荣光者顿了顿,“而你我这一路上又没有遇敌,那么……你觉得敌人们都到哪里去了?”

    “围杀……其他人了。”

    顺着这个思路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于是科兹莫悚然而惊:“不行,我们必须快一点找到其他人。”

    他急迫的想往前走,却被艾米用手上系着的绳拉住:“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闯没有任何意义,当务之急是确定他们的安全,然后再想办法进行汇合。”

    “听上去你似乎有办法?”金发的贵公子冷静了下来。

    “一个说不上办法的办法,”年轻的荣光者耸耸肩,“先试试吧。”

    他从行李箱取出纸和笔:“待会你穿过这扇门往回走,但不要走太远,不然联系着我们的这根艾草绳断掉了就麻烦了——然后,我们分别进行喊话,内容是——我是科兹莫,听到请回复。”

    “笔和纸是用来干什么的?”科兹莫问道。

    “用来沟通的,”艾米回道,“有两个问题,一是声音传播的距离,二是在这被置换的空间中,声音到底能不能穿透各个空间的屏障进行传播——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做好我们无法利用声音进行沟通的准备。”

    “果然,”曾对他发起过袭击的金发贵公子由衷的感叹,“成功没有偶然。”

    “好了,开工了。”荣光者没有回他的话,只是扬了扬手上的笔和纸,“拿去,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闲聊。”

    “那我过去了。”科兹莫说道,然后向回走,伴随着近乎不可察的漪涟泛起,他已穿梭到了另一片区域,然后,有极其细微、嘈杂的声音从少年的左前方传来,隐隐约约可以听清“我是科兹莫”这半句。

    果然随机折叠了空间。

    艾米低头,蹲下身子,然后一个没站稳坐在了地上,将纸搁在膝盖上,写道:“能听到声音,但方向不对,并且声音很微弱。”

    写完后,他传了过去。

    但如泥石入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直到三分钟后,系着艾草绳的手忽然震了震,于是他收敛了脸上的疲惫与苦涩,从地上艰难的站起,注视着眼前这条根本看不到的边界线,想了想,没有把头伸过去,只是后撤一步,将系着草绳的手伸了过去,然后接住科兹莫用以传递消息的纸条。

    很简单,却很震撼的消息。

    “有人,”他写道,并在下面写出了名字,“考伯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