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四已死之人的情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艾米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但幸运的是,科兹莫的运气一直不错,只尝试了数十次,搜寻与营救便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实现了零的突破。

    “你们的动作真快,”考伯克的等待也算有了结果,然而不等他向两人表达感谢,地上那具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便将他想说的一切堵死在了腹中,“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尽管是叫不出名字、没多少交情的陌生人,可到了现在,还活着的也就那几个,他怎么可能不感到惊诧,不感到悲伤?

    “如你所见,”年轻的荣光者说道,声音异常的平静,“他已经死了。”

    “是妖魔杀死了他?”矮个子的少年问道,蹲下身子检查着尸体上的致命伤,“感觉不太像——从完全没有防备的角度……一击致命?”

    惊疑不定的声音。

    “似乎是这样,”艾米没有反驳,他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但现在的重要不是弄清劳瑞的死因,而是找到其他人——在敌人找到他们之前。”

    “汉森和爱娜。”科兹莫说道,“应该就差他们俩了。”

    “希望他们不要有事。”

    考伯克叹了口气,而后将目光转向荣光者:“犹大,这边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既然明确了敌人的存在,就没必要以身犯险。”艾米从行李箱中找出一根艾草编成的绳子,将一端丢给他,“绑好,待会你和科兹莫一起行动,小心为上,出现任何问题就用力拉动绳子,我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

    “没问题。”对荣光者的强大已有相当了解的矮个子少年,没做推辞,“你这边有什么发现,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通知我们。”

    “嗯。”

    简单的交流后,少年们开始了新一轮的搜寻。

    只可惜……幸运女神这一侧并未与他们站在一侧,接连数分钟都没有丝毫的发现,哪怕大声呼喊,也听不到任何的应答。

    考虑到有可能某一片区域所能联结的区域是有限的,艾米甚至更换了几个锚点,并将草绳放长,给了他们更为自由的活动空间,进一步的拉大了搜索的范围。

    然而成效甚微。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艾米·尤利塞斯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作为此地真正的主人,即便被智慧王封印了数千年,也虚弱了数千年,可在时间如此充裕的情况下,干掉两个连“一印”都尚不稳固的持剑之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但——

    正当他以为一切业已尘埃落定之际。

    意外不期而遇。

    “犹大?”

    汉森那憨厚中带着惊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年轻的荣光者下意识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然后将目光停驻在位于他斜对面的两人之上。

    是汉森与爱娜。

    眸光微微垂落,艾米绑着两根艾草绳的手动了动,却并未牵动。

    “是我,”他向前一步,迎向两人,脸上浮现出笑容,“正打算去找你们,没想到反而是你们先一步找到了我——话说,你们两个是如何走到一块的?”

    “这个啊——”汉森伸手挠了挠腮帮子,活像一只抓耳挠腮的金毛猩猩,“走着走着就走到一块了。”

    爱娜在一旁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啊。”荣光者打趣道,而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们还记得我们最初相遇时的情景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是啊,”金发的大汉说道,“真快——当初我们彼此都素不相识,只是在那个浑身上下都是触须的怪物逼迫下才团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团队。”

    “嗯,”爱娜也在一旁点了点头,“那是场艰难的战斗。”

    “你们在路上有什么发现吗?”艾米继续问道,“比如说遭遇了敌人的阻截,或是发现了战斗的痕迹之类的。”

    “唉?这个么……”汉森不好意思的尴笑起来,“还真没太注意。”

    “我这边倒是有一些发现,”黑肤色的少女微微停顿,似乎是在组织着措辞,“我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一具尸体。”

    “尸体?”金发的大汉微微愣神,“我怎么没看到?”

    “在与你相遇之前,”爱娜出了解释,“——而在那之后,我们不是才走过一个传送节点便与犹大撞见了?”

    “也是。”

    “能和我详细说说吗?”艾米没有在意他们的互动,只是追问道,“我对你刚刚所说的情报可是相当的感兴趣。”

    “我……”爱娜挑了挑眉,多少有几分踟蹰的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尸体残破的比较厉害,留下的线索非常少——能用上的,有价值的就更少了。”

    “比如?”

    “呃……”有着一身健硕肌肉的少女顿了顿,组织着言语,“死者的身体残缺的非常严重,面部也近乎完全损毁,但形貌依稀却非常熟悉,只是一下子没办法和脑海中的人对照起来。”

    “我大致了解了。”年轻的荣光者用拇指与食指摩挲着下巴,湛蓝的眸光在明亮的庙宇之中不知为何显得有几分阴寒,“不过,还是要麻烦你回想一下,死者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就算头皮被怪物残忍的扒开并带走,地上也应当会留下为数不少的碎发,稍微观察的仔细一点,就能确定死者的身份。”

    嘴角隐隐勾勒出一个弧度。

    “毕竟——我们这里的人发色可各不相同。”

    “也不是完全相异,”汉森插入了这段谈话,纠正了荣光者刚刚那番表述中存在的错误,“至少我和科兹莫的发色是一样的。”

    “我……”爱娜抿了抿嘴,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当时没有太注意这个细节,我要好好的想一想。”

    “没事,我等得起。”艾米说道,“不要着急。”

    “嗯……”黑肤色的少女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将低埋的头颅抬起,“应该是金色,我记忆中似乎有看到金色的反光——但不是很能够确定。”

    “是吗?”

    荣光者注视着她,在简简单单的一句反问之后,依然注视着她,好一会儿才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我知道了。”

    “爱娜的消息有帮助吗?”金发的大汉问道。

    “帮助?”艾米不禁轻笑一声,脸上泛起一个笑容,“当然,她所提供的情报非常有价值——我大概已经知道死者的身份了。”

    真相的拼图接近完整,逻辑的链条构筑完毕。

    只剩下,揭开最终谜底时刻的到来。

    “是谁?”汉森问道。

    “是……”

    年轻的荣光者还没来得及给出答案,身后敞开的大门便泛起一阵阵漪涟,依靠艾草编织成的草绳联结在一起的考伯克与科兹莫一同步出,然后……

    还不等他们站定,暴风雨来临前的呼啸声便扑面而来。

    “是他——”

    爱娜忽然说道:“不会错的,就是他,就是……科兹莫。”

    等等?

    什么是他?

    一向反应迟钝的汉森根本没有理清那如乱麻一般纷繁的线索,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那陡然险恶的局势。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没有时间留给他理顺这一切了,本就险恶的局势在这一刻急转而下。

    因为,荣光者终于挑明了立场。

    “动手——”

    他说,更接近于命令:“杀了她,杀了……你身边这个人。”

    残酷的命令,没有任何周转的余地。

    金发的大汉深呼吸、深呼吸、然后再深呼吸……

    “为什么!?”

    他问道——他无法理解、不能理解更无从理解,为何伙伴们一定要自相残杀?为什么大家不能相亲相爱,一道将这段旅程走完。

    为什么!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和那个荒诞不经的梦一样的幻觉!

    既然如此的话……

    那就杀了他,那就斩碎他!

    一个声音在耳畔、在心灵深处呢喃,金发的大汉深深吸入一口气,然后重重吐出。

    而后——

    拔剑!

    而后——

    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