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五第三名死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气浪排开,空气、粉尘在那双湛蓝的瞳仁中清晰可见。

    而更清晰的,是剑,教团宽刃厚脊的制式大剑。

    汉森——

    怎么会对他动手?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荣光者的所有计划与安排,以至于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临近,但在回神之前,究竟生死磨练出的本能在这一刻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身体一侧、一斜、一矮,恰到好处的避开了金发大汉的斩击。

    然后……

    考伯克的声音才从不远处传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跨越了另一个区域赶来的少年,对三人先前的那场谈话一无所知,也对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有哪怕一丁点概念,“汉森怎么了?犹大你又怎么了……怎么忽然就要对爱娜动手?”

    对眼前发生的突变,他理解不能。

    “冷静一点,不要冲动,”考伯克尚且如此,与荣光者相对疏离的科兹莫更没有理由加入这场战斗,“先把事情说清楚,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他看得分明——

    战斗的两方处于胶着状态,即便是攻击欲更强的汉森,也没有什么杀心,只是胡乱的、没有一点章法的挥舞着手中的重剑,声势不小,可实际上能起到的效果——从对方那漫不经心的神态来看,着实有限。

    占据战斗主动权的是犹大,这一点毋庸置疑。

    甚至……科兹莫觉得,只要他想,战斗随时都能结束——现在没有分出胜负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犹大显然不想伤害汉森,伤害这位曾经的伙伴。

    而看出这一点的,不会只有他一人。

    爱娜同样是其一。

    汉森与犹大突然爆发的战斗吸引了考伯克与科兹莫的注意,本应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她在此时反而无人问津。

    但这不能成为不作为的理由。

    有着精致容貌的少女眯了眯眼睛,视线在战斗中的两人身上来回巡视,眸光晦暗难明,似是拿不定主意。

    只是最终,她还是做出了选择,还是加入了这场战斗之中。

    “小心——”

    二对一,局势对犹大相当不利。

    因此,在短暂的犹疑之后,考伯克终于放弃了“中立”,暂时挡住了爱娜的攻势。

    那么……战斗就此重归均势?

    并非如此。

    爱娜,被压制了,被考伯克以及科兹莫两人压制了。

    ——杀了她,杀了……你身边这个人。

    金发的贵公子还记得犹大当时的命令,显然……他那时是希望整合他们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将爱娜杀死。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这便是科兹莫最初选择冷眼旁观的理由,但这个理由,在刚刚,在爱娜出手的那一刹那,便不复存在。

    她——那个女人,有问题。

    明眼人都看得出,汉森与犹大的战斗除了最开始的那一下非常危险之外,没有打出真火,如果不发生其它什么意外的话,再过那么三五分钟,抑或更短,等到汉森稍稍困乏,稍稍冷静之后,两人最终会握手言和。

    但爱娜并未选择等待。

    连规劝也没有说一声,连招呼也不打一下,就这么突兀的动了手。

    这是偷袭。

    以杀人为目的的偷袭。

    她的插手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化解矛盾,反倒会如同为即将熄灭的火焰倒上一桶油一般,使原本趋于缓和的战斗再一次激化,以至于打出真火,彼此下重手、狠手也不无可能。

    这……不可谓不恶劣。

    联系到犹大一开始就让他们围杀爱娜,联系到一开始在地上发现的那具尸体,他的心中已隐约有了猜测,只是还不能确定而已。

    “抓住她。”

    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也为了终止这场不必要的战斗,金发的贵公子说道,并发动了他的能力。

    ——重力操纵。

    十倍!

    额头上如血的六芒星圣痕闪耀,自潘地曼尼南城的那次之后,他第二次发动了他的能力。

    这一次不是减负,不是加速。

    而是——

    枷锁。

    以大地,以重力为枷锁,压制、束缚她的行动,从而为考伯克创造机会。

    “好。”

    矮个子的少年未尝没有注意到爱娜身上存在的问题,不然很难解释他为什么会答应的如此爽快,虽然他愿意接受这个命令与科兹莫提出的是“抓住”而不是“杀死”,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

    他是一个非常注重感情的人。

    突然让他杀死他的伙伴,他……做不到。

    但如果仅仅是“抓住”,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了。

    他会做,会去执行这个命令,并且尽可能的快。

    ——时间有限。

    这不难理解,爱娜的战斗技艺比他本就高上不止一截,再加上一边是有所顾忌,一边是无所顾忌,真要捉对厮杀,要不了三五分钟他就会被斩于剑下。

    好在,有科兹莫的存在。

    能活着通过数以千百万计的堕落怨灵的合围杀入神庙,并通过考验的,基本都是觉醒了圣痕身体却还没有真正开始适应圣痕的“伪一印”级别持剑者,他们的身体素质尚未得到提高,圣痕的激发也非常的不稳定,但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时候,能力这种东西都能成为扭转胜负的重要砝码。

    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被重力束缚的爱娜,如同一只被逐渐凝固在琥珀中的小虫子一般——尽管尚能挣扎几下,但意义不大。

    抓住她……没问题。

    然而,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意外再一次的发生了。

    ——不见了。

    字面上的意思,爱娜突然从原本所处的位置上……消失了。

    “你的能力,我收下了。”

    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紧接着,身后传来阵阵刺痛,锃亮的剑身从小腹处冒出,然后抽离,殷红的鲜血从被撕裂的创口中汩汩的冒出。

    从创口的位置来看,这不是一道致命伤,然而对教团宽刃厚脊的大剑来说,即便贯穿之处并不那么的致命,它的大小也足以成为致命的理由。

    所以,他死定了。

    爱娜没有进一步扩大战果,她只是扫了一眼正朝这边赶来的科兹莫,而后……再一次的消失了。

    ——相位移动。

    这是圣痕赋予她的能力,能够自由往来于视线所及的任意一处的强大能力。

    但能力的发动却失败了。

    一只手抓住了她。

    “抓住你了。”

    嘴角隐约渗出鲜血的矮个子少年说道,然后以大剑格开随之而来的攻势:“虽然圣痕觉醒带给我的能力就和我本人一样毫不起眼,但……再怎么说,它也是我的能力!”

    于此,能力发动。

    ——再生。

    创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刚刚还一副濒死样子的考伯克,在短短片刻功夫后,精气神便裹挟着自死亡边缘归来的凶横气势再攀高峰。

    而另一边,科兹莫也从全力发动能力后的疲软中走出,朝她步步紧逼。

    该怎么办?

    爱娜的目光在两边来回的巡视一圈,没有任何的犹豫,她……斩断了自己的手臂!

    然后再一次的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这一次,她选择的落地点……是犹大与汉森的战场,一个非常危险的落地点。

    只要有毫厘之差,她就会被卷入这场战斗,而到了那时,哪怕双方有心收手,也来不及了。

    更别说,犹大铁了心要杀她。

    但幸运之神今天似乎格外眷顾于爱娜,往日里时常出差错的相位移动,今天两次的落地都相当的精准——只在一瞬间,她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汉森的附近,然后……她加入了战局。

    只此一瞬间,形势立刻天翻地覆。

    伴随着鲜血之花的绽放,两人的战斗被终结了。

    “你……”

    金发的大汉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出。

    “撕拉——”

    沾染了同伴鲜血的大剑从胸腔中抽出,连看也没看曾经的同伴一眼,爱娜,或者说披着爱娜这张皮的怪物,再一次借助相位移动从战场上消失了。

    这场变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考伯克与科兹莫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汉森死了。

    或许现在还有那么点声息,但被利刃贯穿胸腔,搅碎脏器,即便没死,也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艾米没有停下脚下的步伐,没有多看他哪怕一眼。

    “追。”

    他只是以冰冷的口吻说道,然后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