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六断裂的绳I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逃离。

    艾米有这个决心。

    先不说爱娜与汉森的血债,眼下这个怪物,已经对团队构成了非常大的威胁,能够对外貌与能力进行完美模仿——这本就相当的罕见,而更罕见的则是……妖魔的混乱本性在它身上不见分毫,在先前的相处中,也能非常清楚的感知到,它的智慧根本不逊色于人类半分!

    是个相当可怖的敌人。

    放任它走脱,无疑会为之后的行动埋下极其严重的隐患。

    有什么会比一个隐藏在暗处,不断观察、不断学习,更拥有完美异形能力的怪物更加危险?

    尤其在这种复杂情境下。

    所以——

    趁现在,杀了它。

    “束缚它。”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精力药剂所透支的体能已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恢复,艾米起码回复了七八分力气,但想要追上爱娜,在短短数十米的纵深内追上那只完美模仿爱娜的怪物,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无论是考伯克还是科兹莫都是非常值得信赖的队友——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金发的贵公子便停下了脚步,强忍着身体传来的不适感,再一次的发动了他的能力。

    ——操纵重力。

    十倍。

    正在奔跑中的少女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就算凭借超人一等的身体协调能力勉强恢复平衡,速度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先前利用相位移动好不容易争取的距离,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便损耗殆尽。

    双方只剩下了最后一步之遥。

    然而,这一步对于考伯克来说,却是天涯。

    ——相位移动。

    圣痕赋予爱娜的能力被怪物玩出了花来,几乎在考伯克逼近并发起冲锋的一瞬间,能力被发动了,身体由实转虚,然后化作了空无。

    对此有着一定准备的艾米立刻停下脚下的步伐,抽身回防。

    但还是迟了。

    “铿!”

    火花四溅,来自身后的斩击被完美的格开,弹向了一边。

    然后……荣光者的瞳仁微微收缩。

    它的目标是——

    绳子!

    艾米的反应终归是慢了一步,宽刃厚脊的制式大剑斩断了绑在他手腕上的艾草绳。

    联系,被割裂了。

    在追击过程中没来得及刹住车的矮个子少年,就这么一头撞到了区域的边界,被传送到了未知的疆域。

    该死。

    用视线余光捕捉到这一幕的荣光者少见生出了几分懊恼,但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顶着爱娜这幅容貌的怪物之上。

    ——相当棘手。

    但与大局无碍。

    只要能在这里将它解决,考伯克的安全应是无忧。

    如此想到,艾米朝它发起了攻势。

    为了将艾草绳切断,怪物爱娜相位移动到了他的身后,诚然——这割裂了三人所构成的有机整体,但与此同时,却也将自己置身于险境。

    荣光者不会给它再次脱身的机会。

    相位移动并非类似杀人鬼所持有的雾化那般无视物理碰撞的“无敌”能力,其从发动到生效,有大约四分之一秒的延迟,或许其他人很难抓住持续时间如此之短的微小破绽,但对直觉惊人的艾米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

    想要进行相位移动?

    好啊,可以——

    请务必做好去死的准备。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留给它任何的喘息之机,攻击的速度与频率一波快过一波,哪怕是全力招架,在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也被打的疲于奔命,根本看不到反击或是脱身的希望。

    人类技艺所能抵达的极限?

    在越发艰难的处境中,怪物爱娜抿起嘴唇——怎么可能是那么简单的事。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类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的每一次攻击的确都恰恰好好的落在了它防御的最薄弱处,都迫使它不得不抽身回防,如泥沼一般深陷。

    相当危险的猎物。

    近身战不会有任何胜利的机会。

    数千载、数万人沉淀的智慧令它迅速判明了形势,开始谋求脱身之策。

    相位移动?

    进行空间层面的变动无疑简单、方便、且快捷,但一点也不安全——反正它是不想去赌,赌自己的脑袋在相位移动之后还会不会在头上。

    同理,需要一定时间进行增殖的巨大化也被否决。

    好在,还没有被逼到绝路。

    怪物没有迟疑,尽管这副罕见兼顾了力与美的身躯颇得它的喜爱,但在生死的大恐怖前,个人的喜好又算得了什么?被剥夺了一切,从云端坠落,碾碎成泥的它,说到底不过是失败者苟延残喘至今的残渣,有什么资格傲慢?

    所以——

    没有选择。

    血肉开始畸变,在招架攻势的同时,开始了蠕动,鼻子、眼睛、嘴巴,属于人类的五官开始塌陷,皮肤、肌肉渐渐融为一体,显露出一张如同老树盘根的空白脸庞。

    相比较于面容的变化,身体的畸变越加的诡异、恐怖——没有任何前奏,一根根肉眼可见的肌肉纤维从皮下翻腾而起,有若活物的四处游走,彼此缠绕、交汇、一点点拼凑、编织出新身体的轮廓,而原本具备另类美感的健美形体则于瞬间崩塌,全身上下已没有任何地方还保持“完好”,很多地方甚至隐约可见隐藏在其下的白色骨骼。

    这说不上血腥。

    从头到尾,在“血肉支离”的过程中,都没有出现哪怕一滴的鲜血。

    这是个怪物。

    这本应是毫无疑问的事情,然而当变化结束之时,浮现在眼前这副虽然不熟悉,但绝对称不上陌生的容貌却让战斗中的艾米微微错愕。

    劳瑞。

    他们发现的第一名死者。

    “果然,”错愕归错愕,动容归动容,荣光者的攻击没有丝毫停滞,甚至更快、更凌厉,“你能够完美的模仿你所杀死或见到的每一个人。”

    但——

    凶猛的攻势就此戛然而止。

    被挡住了。

    更准确的说,是被血肉之躯挡住了。

    “所谓的完美模仿,”一只手接下艾米势大力沉的斩击,宽刃厚脊的重剑切开了怪物的半个手掌,在雪白的掌骨之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划痕,“自然不会落下能力。”

    这么说着,它咧嘴一笑。

    配合着那被切开大半,却不见血液淌落的手掌,格外诡异。

    ——钢化。

    这是劳瑞所觉醒的圣痕所持有的能力,能力发动时能将身体组织的强度拔升到与钢铁无异的地步,并极大的钝化痛觉,加速自愈——只要不是被一剑砍下脑袋或是用重兵器在胸腔处打出一个窟窿,就能继续战斗下去,厮杀到死。

    当然,只是理论上。

    因为尚不稳定的缘故,劳瑞并未进行过更进一步的测试。

    只是……

    就现在来看,这个怪物对能力的驾驭反倒比原主要更加的纯熟——若是和劳瑞一样时灵时不灵,它怎么能、又怎么敢不做抵抗,用血肉之躯去抓取足以斩断钢铁的迎面一剑?还有……以爱娜的形貌使用相位移动的那几次,无论对时机的把控,还是落脚点的选择都堪称完美,即便是他,都没有把握能做到更好。

    这份战斗意识,绝对不是一只普通妖魔所能拥有的。

    就算是高等妖魔之中,能保有理性,能拥有这个级别的战斗意识、战斗本能的都少之又少,是只会在偶然中诞生的特例。

    它的身份并不简单。

    可那又怎样?这不是现在的他应该考虑的问题。

    因为——

    危机业已临近,獠牙业已显露。

    图穷匕见。

    怪物此刻的形貌再次开始溶解,肌肉组织再次解绑成一根根缠绕在一起的纤维状物质,然后……汉森那高大、粗犷的形象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而他,却无力阻止。

    尽管劳瑞钢化的能力业已随着形貌的变化而消散,但手中的大剑却被钳制在了它的手中,一时之间根本没法拔出。

    至于近身战……抱歉,当看到那有若活物的血色纤维时,他便一点不想与它打近身战——谁知道被那些一看就挺糟糕的东西缠上会发生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轻松愉快的正向体验。

    更何况,哪怕拳拳到肉,他也不认为能对这怪物造成多大的影响。

    对方并不是人,而是某种有着与人类相近外表的人偶,或是其它什么东西,既然没有血液,那么体内那些对人类至关重要的脏器想必也不会存在,钝器打击造成的伤害会非常有限,更遑论拳脚,与其冒未知的风险换取如此小额的收益,还真不如静观其变,看看他会耍什么花招。

    但当汉森的浮现于眼前之际,他的脸色却骤然起了变化。

    汉森的能力是……

    ——巨大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