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七断裂的绳II(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膨胀形体,化身巨人。

    这就是汉森的巨大化——巨大化之后的巨人大概有二三十米高,虽然不具备诸如刀枪不入、超高速再生之类的特殊能力,但他那堪称庞大的形体以及随之伴生的强悍力量、厚实脂肪都足以让任何不具备广域打击能力的敌人新生绝望。

    但受限也非常明显。

    也不知是能力本身的局限,还是圣痕觉醒尚不稳定,在之前的对练中,汉森只能保持巨大化五到十秒,完全没办法支撑一场对等级别的战斗。

    可现在驾驭这份力量的不是那个金发的笨蛋,而是……一只怪物,实打实的怪物。

    它的巨大化只能持续十秒?

    艾米不敢肯定,但心中隐约生出不那么乐观的想法。

    只是——

    现在没时间多想,也没时间去懊恼,既然犯了错,人就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后退!”

    年轻的荣光者不得不松开手,看着眼前的顶着汉森外貌的怪物如苍天大树拔地而起一般猛地窜高,看着卡在它肌肉组织中的大剑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成了刺入巨人手掌中的一根刚刚冒头的小牙签。

    于是,只能后退,拉着科兹莫一同后退。

    若是在场的只有他一人,他不介意试一试这怪物巨人化的极限时长,但既然还有同伴生还,就没必要做这最糟糕的打算。

    艾米心生退意。

    诚然,这会将孤身一人的考伯克置身于险境,可这同样是他所能想到的最优解——两个人结伴的话,依然可以依靠随机传送不会分隔整体的特质不断探索这间封印着魔王玛门的神庙,依然有机会先怪物一步找到考伯克,重整队伍,重整旗鼓,重新将战斗的主动权纳入囊中。

    然而,一切没有那么容易。

    显然他不是意识到这一点的唯一一人,怪物同样不打算放掉好不容易才进到嘴边的肥肉,几乎在巨人化完成的一刻,便抢先发动了攻击。

    只是挥手,如拍苍蝇、打蚊子一般的挥手。

    轰隆!

    如于雨夜骤然响起的惊雷,大气猛地传出一声闷响,而后——

    气浪翻腾,五指覆压而下!

    “走。”

    带着科兹莫一个翻滚避开几乎将人掀飞的气浪,年轻的荣光者简单明了的说道,也不回头看上哪怕一眼,起身就向离他们最近的“边界”跑去。

    但巨大化的怪物速度比他们更快。

    仅仅是一步跨出,他们的头顶便仿佛笼罩下一片黑压压的阴云,体型的优势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它太大了,单单是落下的脚掌,就足以将他们踩死。

    好在大身材同样有大身材的烦恼,在获得碾压一级的可怕力量的同时,怪物的攻击意图、动作同样变得非常显眼,非常容易预判。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击又落空了。

    一脚踩在了空处。

    但艾米紧绷的面容未曾有丝毫的舒缓,因为,他看见了,看见了那接近穹顶的巨人做出了一个微微前倾的姿势。

    等等……

    神色乍变,荣光者一把推开身边的金发贵公子。

    “你的能力——”

    “分开跑!”

    简单的向科兹莫吩咐一句,意识到怪物打算的少年根本没有时间详细解释,立刻爆发了自己所能爆发的最快速度,向左前方疾驰而去。

    快、更快!

    在死亡危机的逼迫之下,他的速度比先前快了何止数筹!

    只是,这对二三十米高的巨人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多踏了半步,随后,巨大的、呼啸而来的肉山占据了荣光者的整个视野。

    只能赌了。

    抿了抿嘴唇,作为资深赌徒的艾米并未喝下仅有的一瓶精力药剂,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迎来了命运的审判。

    轰隆——

    尘土飞扬。

    巨人倒下了,没有奇迹,没有意外,荣光者……没有逃掉。

    但同样没有死掉。

    在令人窒息的汗臭味中,艾米艰难的顶开头上的“天幕”,以最快的动作向星星点点的光源处行进。

    ——重力操纵。

    在关键的时刻,科兹莫对重力进行了干涉,让巨人变得又轻又飘,将倒地所造成的冲击降至了最低。

    他连伤都没受,只是稍稍狼狈了一点。

    嗯,一点点。

    这么安慰着自己,荣光者艰难的挤出了肉山。

    然后……

    迎面就是一巴掌落下。

    如果不是心头突发警兆,他这一下就要被按死在这!

    好险。

    艾米长长的呼因此出一口气,倒没有因此而慌乱,在第一时间跳上怪物的掌背,顺手拔出剑柄以下大半都没入其中的大剑,然后顺着手臂一路疾行,在怪物来得及做出应对前横跨过三五米的距离,跳上它的后背,在视界中搜寻着仅存同伴的踪迹。

    “向前跑。”

    登高远眺的荣光者很快发现了科兹莫的所在——此刻他的状态可远远称不上好,连续多次发动并不稳定的能力已耗尽了他的体力,满头大汗的半跪在地上,一时之间竟然无法从地上站起。

    “先别管我——”

    他放弃了与他汇合的打算,至少是暂时放弃了。

    因为实在是太过危险。

    对抗巨大化的怪物,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的机动性,而现在科兹莫的体力明显不能支持他进行高强度的活动,两人一起行动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怪物一网打尽,还不如由他在这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让他先脱离这个随时可能遭到攻击的危险区。

    至于如何保持两人不分散的问题。

    很简单。

    只要待在“边界”旁不随意走动就好。

    大致理清了思路,将精神重新收束,艾米将目光转向了巨人的头颅处——他对大体型的妖魔一向都比较苦手,但既然怪物完美的模仿了人类的形体,那对准脖子、眼睛下手应该不会有问题。

    这样想着,荣光者开始了行动。

    巨大化的怪物虽然体型堪称庞大,可用来当做战场又未免有些太小家子气了,他一个冲刺踩在了巨人那柔软的细颈肉上,恰到好处的一个翻滚躲开了自侧后方呼啸而来的巴掌,然后蹿入了由头发丝编织而成的金色丛林。

    嗯……别说,味道够呛的。

    在这座死寂之城中,水是不折不扣的战略资源,别说是汉森,就连他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清理个人卫生。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

    该开工了。

    他深呼一口气,双手拄剑,鼓起全身气力,而后向下插去!

    “噗呲——”

    钢铁没入皮肉的声音,只是……一如所料,未有哪怕一滴血液从中淌出。

    耳畔传来的只有巨人那掺杂着痛苦的怒吼。

    有效。

    但还不够有效。

    艾米从他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中确定了本次的战果,然后从怪物的脖子上一跃而下,几乎在落地的同时,“啪”“啪”两声脆响震的他耳膜发痛。

    “只能选择眼睛了么?”

    双脚传来踏实的触感,荣光者抬头,看向那披着汉森外表的怪物那满是胡须的大下巴:“应该不会动口吧……应该?”

    连续两个应该道出了他的心声。

    然而这不能成为退却的理由。

    艾米猛地一个冲刺,而后下意识的就是一个翻滚,避开了从天而降的断头台,然后反手就是一剑刺出,看也不看刺到了哪里,也不留给敌人任何的反应时间,直接拖拽着教团的制式大剑,向着眼睛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近了、近了、更近了——

    可惜……

    到此为止了。

    巨大化的怪物并没有被痛苦支配,也没有继续徒劳的用挥动手掌的方式来攻击他,只是双臂撑地,微微发力,做了一个起身的前置动作。

    于是,荣光者的视线骤然开阔,敞亮起来。

    ——他失败了。

    剑尖已连鼻尖都无法够着,更别说眼睛。

    确定了这一点后,艾米意识到他已经失去了重创这个怪物的最好机会,抬头看了眼那张离他越来越远的巨大脸庞,而后抽身而退。

    “准备——”

    他朝科兹莫说道——金发的贵公子此刻已稍稍缓过一口气,离脱离这片区域的“边界”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

    是走是留,都可以自行选择。

    真正危险的是他,尽管数十米的距离在他全力奔驰之下不过需要数秒的时间,但在真正的战斗中,不要说数秒……就连零点几秒都充满了变数。

    永远不要把你的敌人当傻瓜。

    身后这只可以将人类模仿的惟妙惟肖的怪物虽然不知道本体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它非常非常聪明,甚至比绝大多数人都聪明,在这个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它必然会出手干预。

    只是……荣光者没有猜到它会选择如此无赖的方式。

    打滚——

    如同一辆隆隆作响的巨大战车迎面驶来,又如同一道遮天蔽日的巨浪呼啸而来,双方在体量上的巨大差距直接决定了这场碰撞的最终结果。

    嗯,如果真的会碰撞的话。

    艾米决定从心。

    从脖颈处的间隙穿插而过不失为一个绝妙的选择,然而……怪物对此早有准备,双手直接在脑后环抱,肘关节如同战车上那刻意打制的金属尖刺一般对准了脖颈下那被填充的差不多的空隙——虽然不是没有机会从中穿过,但对方只要在滚动的时候稍稍变换角度,他连逃都没地方逃。

    非常危险。

    不划算。

    尤其在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

    比方说……

    头发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