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八重归原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发疯的公牛牵着到处乱跑是怎样的感觉?

    是上蹿下跳的感觉。

    嗯……说的不是噗通噗通跳着的心脏,而是大脑,而是……整个人……

    坦白的说,这种感觉糟糕透了,而更糟糕的是……

    脚下坚实的大地给了艾米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然而,环视一周后,他却没有发现科兹莫的踪迹。

    被分开了啊。

    已经确定的事实。

    他、科兹莫、考伯克三人,在眼前这头怪物的行动下,再一次的分散在了这间神庙的各块区域,不知何时才能再一次碰头,或许……再也不能。

    他握了握拳,指甲掐入肉中,借由痛苦暂时驱散脑海中的眩晕感。

    失策了。

    怪物那轮翻滚的目标并不是杀死他,而是将他们——将他与科兹莫分散。

    在通过翻滚逼迫金发的贵公子先一步脱离这片区域之后,它没有丝毫的停留,携裹着他跨越了这块区域的边界,传送至了另外一片区域,一块只有他与它的区域。

    被拆散了。

    被以如此简单的方式拆散了。

    还真是犯了相当愚蠢的错误啊。

    他从地上捡起教团标配的宽刃厚脊重剑,晃了晃还有几分头晕目眩的脑袋,然后和它拉开距离。

    汉森的巨大化是一项存在时间限制的能力,即便眼前这来历不明的怪物能够完美的驾驭这份得自圣痕的强悍能力,也绝没有可能更易一项能力的本质——换而言之,它迟早会解开这个难缠的巨人化状态,迟早会恢复成那个一米九几的金发大汉,也迟早会陷入能力发动后的虚弱期。

    而这,正是他的机会,杀死它的机会。

    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艾米在一旁持剑而立。

    他……在等待。

    兔起鹘落的战斗虽然短暂,却至少也过去了四五十秒,甚至有数分钟也说不定,怎么看也该到极限了吧?

    荣光者已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但并没有派上用场。

    他所迎来的不是一场一对一的英勇决斗,而是一次可耻的逃跑。

    或许是时限将至,又或许是有着其他的盘算,怪物化身的巨人在与他微妙的对视了数秒之后,再一次的打起滚来。

    不过……这一次的方向……与之前恰好相反?

    艾米微微愣神,然后错失了再一次抓住它的机会,只能出神的望着它消失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

    “还真是……错漏百出。”

    他如此评判着刚刚那场战斗——一场本该四打一的保卫战,硬生生的被整成了眼下这个局面,他……难逃其咎。

    一开始,如果他不是那么急的逼迫汉森表态,或许就不会激化局势,令那个憨厚老实的大汉陷入疯狂。

    而在之后,如果他能制定一个基本的战术,进行团队合作,那怪物再强大,以一敌多之下也必定进退失据,不要说反过来将他们三人拆散,就连能不能从他们的包围中逃出去,都是未知之数。

    但这还不是他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在仓促到来的战斗中,人的思维没那么清晰、完善再正常不过,出现错漏也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可做事情颠三倒四,完全没有哪怕一点逻辑性、计划性,这就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了。

    一开始想要与科兹莫联手将怪物围杀,见势不妙就打算逃跑,然后又冲上去吸引它的注意力,然后又开始了逃跑,整个过程犹犹豫豫,没有一点该有的决断,可以说局势之所以会糜烂到这一步,完全要归因于他。

    “所以,要给我负起责来啊。”

    半是无奈的长吁一口气,艾米从地上坐起。

    现在不是懊恼,不是忏悔,更不是自责的时候——他必须肩负起他的责任,从之前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为与怪物的下一次遭遇做好准备。

    第一时间停滞时间,然后斩杀它?

    这是最保险的措施,但杀了它之后,他该如何应对之后出现的、更强、更可怕的敌人,又该如何讨伐那位曾经毁灭过潘地曼尼南的魔王?

    几乎不存在胜算。

    荣光者眯了眯眼,眼下只是进入神庙区遭遇的第一个敌人,就陷入了这般苦战,要是再多来几个……

    等等?多来几个?

    杀死爱娜、劳瑞、汉森的是同一只怪物,而他和科兹莫通过随机传送的特质几乎踏遍了各个区域,可到头来也没有碰上哪怕一只妖魔。

    也就是说……神庙区很有可能只存在一只怪物,只存在那一只杀死了爱娜、劳瑞、汉森的怪物,具备与人类相若的智慧,且能够完美驾驭多种能力的怪物。

    发动时间停滞杀死它是一件性价比非常高的事,有智慧的生命与无知性的妖魔在威胁程度上有着天壤之别,在借由劳瑞或是汉森的形体发动钢化或巨人化前,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给予这只怪物致命一击。

    但问题是,真的值得吗?

    按照突破潘地曼尼南、通过内心的试炼、击杀团队中的堕落之人这种层层推进的关系来看,神庙区之后会不会还有着封印区?封印区中是不是还会有其它的敌人?

    依然如无名者之雾一般尚不明朗。

    然而,仔细寻思起来,不以最快速度停滞时间,予以致命一击,面对能够根据情况选择、切换各种能力,并具备极强的战斗本能、战斗意识的怪物,他,或者是他们,真的有胜算吗?

    考伯克的能力是自愈,在团队作战中基本没办法进行配合。

    而科兹莫的操纵重力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怪物进行干涉,可他在今天已经多次发动了能力,对体力、精力都造成了极大的损耗,短时间很难恢复战力。

    最后,他自己。

    因为先前喝下过一瓶精力药剂,现在依然处于疲劳期,战斗起来虽然无碍,可再对时间进行干涉多少就显得有些有心无力——除非他将第二瓶精力药剂灌下,借助药力催发身体的潜能,才能暂时回归巅峰,才有击杀它的可能。

    只是,这样做,又短视至极。

    药力的累积直接会摧垮他的身体,没有十天半个月别想调理好——而在这里又哪来的十天半个月?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时间可供耽搁,可供浪费。

    这是牺牲未来的可能来保障眼前的利益。

    但不这样做的话。

    艾米的眉头不禁深深锁起:不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连未来都不会有。

    是现在重要还是未来重要?

    答案当然是现在,连现在都没有的人谈何未来。

    但真正做出这个决定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至少直到现在他都没办法下定决心。

    难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年轻的荣光者再次叹息,走一步看一步说着好听,可实际上不就是做事缺乏计划性的另一种说法?

    而他,就在刚刚,还吃了在战斗中举棋不定、颠三倒四的大亏。

    “至少要确定一根准绳。”

    眸光微微垂落,艾米说道:“过了那根线,就没必要犹豫了,直接发动时间停滞将它杀死,免得到时候因为错判而犯下更大的错误。”

    他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接下来……

    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了。

    年轻的荣光者握了握拳,然后面前的空间忽然泛起一阵阵漪涟,金发贵公子的形貌渐渐清晰,最后分毫不差的显现在了他的面前。

    “科兹莫?”

    “犹大。”

    这是场两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偶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