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九不复从前的轨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运气这次似乎站在了他这一边。

    艾米眯了眯眼,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金发贵公子。

    ——科兹莫。

    然后,他注意到,对方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小半步,与他保持着相当微妙的距离。

    “怎么了?”荣光者大致能猜到他这么做的缘由,对他的小心谨慎也十分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借以开一个小小的,无伤大雅的玩笑,“我难道就这么可怕吗?”

    “当然不,”金发的贵公子说道,“可我现在并不能确定你就是犹大。”

    相当在理的话。

    可惜……

    他还真就不是犹大,只是一个假借着犹大之名行事的伪装者,只是……真相归真相,说当然不能这么说。

    只是摊了摊手,问道:“那么你想如何确认?需不需要我发动能力自证清白?”

    他在这里耍了个心机。

    圣痕觉醒所带给他的能力,他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无论是考伯克还是科兹莫都不可能知道他到底持有怎样的能力——呃……人工智能应该不能算人吧?

    也就是说,如果他回答需要的话。

    那么有相当大的可能,他,或者说它,会是怪物的新形象。

    “没必要。”

    然而金发的贵公子巧妙的规避了这个陷阱:“只要和你串一下问题,身份就能明朗,没必要那么复杂。”

    “好吧,”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荣光者的预料,他相当坦然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以低沉而平缓的声音说道,“请随意。”

    尽管不是最佳的回答,但并没有露出破绽,一切还不好下定论。

    “第一个问题,”科兹莫顿了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遭遇时发生了什么吗?”

    “这个……”

    这个问题颇为刁钻。

    艾米咬着嘴唇没往下说——他当然没忘记当时的场景,但他不确定黄衣之王残留的旧日之影对时空、对记忆的扭曲有没有令这场遭遇面目全非。

    因此,他只能捡那些不那么容易变化的大方向来说:“我们当时是敌人,你试图对我动手,你试图杀了我——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我倒是由衷的希望你能够忘记这一件事,”科兹莫笑了笑,脸上戒备的神情也随之消散了不少,“但现在看来,没指望了。”

    “我要是今天忘记了这件事,你大概会再砍我一次吧。”荣光者耸耸肩,“好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闲扯上,既然你和我走到了一起,那么孤身一人的考伯克随时都可能陷入危险之中,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快行动。”

    “绳子你还有吗?”

    金发的少年不无尴尬的亮了凉手腕,本应环绕着草环的手腕处已空无一物。

    “我这里还有半根断的,”艾米大致比划了一下长度,可能还不到一米长,聊胜于无吧,“行李箱里本来还有不少的,可惜……战斗中我实在无暇多顾。”

    遗失了。

    不仅仅是艾草绳,还有数量可观的药剂和道具,以及……水和食物。

    统统没有了。

    不得不说,是足以令荣光者肉痛的大损失。

    好在精力药剂他一直随身携带着,不然本就渺茫的希望更是会点滴不剩。

    “只能这样办了,”科兹莫叹了口气,接过荣光者递来的小半根绳子,绑好,然后在边界的线上停下脚步,回头,“要不……这一次你走在前面?”

    “怎么了?”艾米皱了皱眉。

    “稍稍有点累了,”依然保持着贵公子一般的从容气度的少年摇了摇头,给出了解释,“刚刚发动了太多次能力,有点吃不消。”

    “吃不消?”年轻的荣光者愣了愣,随后反应了过来,直接点明了问题的实质,“你是在害怕,害怕再一次遭遇那个怪物。”

    “我不是它的对手,”科兹莫并未因此而窘迫,他以相当坦然的态度说道,“——但我相信你,无论再如何危急的情况,你都有机会全身而退。”

    “我大概理解了你的意思,不过既然如此的话,”艾米眯了眯眼,说出了意料之外的话语,“你就更应该走在前面——在前面探路的危险虽然不小,可那时至少你的后背值得托付,至少你能有那么一条任何时候都通畅的退路。”

    “而殿后则不然,后背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安全。”他摇了摇头,“尽管作为起始点,如果你没有从另一片区域撤回,它是直接被锁死的,然而它依然可以作为终点,引导来自另一区域的存在莅临。”

    这位不速之客可能是考伯克,但更大的可能是那个能够变换形貌的怪物——如果是前者自然算得上意外之喜,可若是后者……或许用飞来横祸来比喻比较合适?

    “你吃得消吗?”

    意料之外的回答令金发的少年不由沉默,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与那怪物的战斗应该也损耗了你不少的体力吧?要不要我们轮换着来?”

    “不用担心我,我没问题,”艾米摆手,他对这个问题并不上心,“那个怪物虽然棘手,可也就是那回事,体力上的损耗虽然有,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就算它现在出现在我面前,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大不了再战上一场就是——说不定我们两人合力,还有机会将他斩杀,彻底消弭这个隐患。”

    “你还真是自信啊。”科兹莫注视着他,眼神中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颜色,随后眼帘微微垂落,遮掩了这抹异色,“不过,你确定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年轻的荣光者随意的扫了他一眼,半是提醒半是催促的说道,“时间有限——可别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

    “还有,”他晃了晃手上的艾草绳,“请务必相信我。”

    “好吧。”

    两人的谈话就此告一段落。

    金发的贵公子转身,然后……跨越了边界。

    他来到了一片新的区域。

    以阴翳的眸光随意扫视一周,原本虽然称不上阳光但足够爽朗的面容立刻被黑压压的一片阴霾笼罩。

    “犹大——”

    阴霾之下,他说,以复杂难明的语调重复着这个名字:“哼,犹大。”

    嘴角勾勒起一个不那么友善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