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无从得知的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将时间的指针稍稍向前回拨。

    “咳咳——”

    在满地的灰尘中轻咳几声后,科兹莫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而后环视四周。

    空无一人。

    “果然,和犹大失散了。”

    他以肯定的口吻说道,这对他来说不是多难接受的事情——当巨大化的怪物如战车一般隆隆滚来之时,除了脱离当时那片区域以外,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而现在,他必须吞咽下自己酿造的苦酒。

    “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在神庙中找了一根石柱坐下,连续多次激活本就没完全稳定下来的圣痕强行发动能力,对体力与精力的损耗是破坏性的,直到现在他都晃晃悠悠的没法站稳,脚下的步伐都是虚的,“犹大那边在短时间内没法指望,而考伯克那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指望的上的对象。”

    他对眼下的局势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就目前来看,犹大无疑是最安全的一个,经过先前那场战斗,那个能够夺取他人外貌与能力的怪物必然不会轻易对这根难啃的骨头下手——依靠它现在所持有、所表露的三个能力,想要战胜那个强大到仿佛永远都游刃有余的家伙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微乎及微。

    如果犹大还有什么底牌,被反杀的概率非常之大。

    而这时候……那头怪物会有怎样的考量,自然一目了然。

    会对他,会对他们下手。

    考伯克的能力应该是自愈,这一点从他被怪物贯穿了胸脯都能像一个没事人活蹦乱跳上不难看出。

    而他的能力是重力操纵——亲身体会过数次的怪物,想必不会弄错。

    只有杀死他们、从他们身上夺取能力,进一步的强化自身,它才有可能杀死那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展露自己能力的犹大,才有可能赢取胜利。

    不。

    在短暂的沉默后,他否决了自己的推论。

    “主要目标应该是我才对。”

    他明确了这一点——自愈能力的获得能够显著提高它的容错率,但对必须要更换面孔才能使用面孔原主能力的怪物来说,可操作的余地与价值却不是那么大,而反观能自如对重力进行干涉的他,一来是气力衰竭好下手,二来则是他的能力无论用来进攻还是守御都非常方便,非常具备开发价值。

    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想了想,他扶着石柱从地上站起。

    不宜久留。

    作为本地的主人,怪物就算不能对空间的随机传送进行干涉,也掌握了能在一定程度上判明他们位置的方法。

    不然,这很难解释它为什么能先一步发现爱娜,并杀死了劳瑞,然后……又接近了汉森?

    这绝不是巧合。

    至少,他绝对不能把这当作巧合来看。

    离开——尽快离开这。

    他心中有了决断,并立刻付诸了实践。

    脚下的步伐尽管依然有些虚浮,可好歹不至于阻碍行动,金发的贵公子拖拽着沉重的身体,向对面的“门”走去。

    然后……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犹大?”

    他惊呼出声,随后小心的后撤了一个身位。

    “是我,”冰蓝的眸光扫视而来,而后停驻在他身上,好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微微翘起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运气挺不错的,我们又见面了。”

    “嗯,又见面了。”

    “你知道的,”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他立刻切入了正题,“那个怪物可以自如的变换自己的形貌——抱歉,不是我怀疑你,但我有必要问你几个问题。”

    “请说。”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请求,换做是他,同样会这么做。

    “我们第一次是怎么相遇的,”犹大说道,湛蓝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请务必描述的详细一点。”

    “当时我们是敌人,”科兹莫有点不太好意思,他当时做的确实不地道,“你受了不轻的伤,而我,则是想要占这个便宜的人。”

    “第二个问题,”犹大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我们是如何化敌为友的?”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金发的贵公子叹了口气,“大概是你原谅了我吧……大概?不过话说回来,你应该没有把我当做敌人吧?”

    “回答的很好,”一边这么说着,他一边问出了第三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名字是?”

    “科兹莫——”

    科兹莫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而后微微挑眉,将手搭在了剑柄之上:“你这两个问题问的水平有点低啊,犹大。”

    随时做好了拔剑的准备。

    “因为,”犹大抬了起头,脸皮如同融化的蜡一般蠕动、淌落,“我并不是他。”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

    科兹莫转身就逃!

    但太迟了。

    犹大这张面孔褪去的同时,属于爱娜的面目就此浮现。

    ——相位移动。

    轻轻松松的出现在了他的正前方,彻底阻截了他逃脱的希望。

    “你似乎很惊讶,”肌肉健硕的少女抬起手中的大剑,用剑尖抵住少年的下巴,脸上浮现出满是恶意的笑容,“对我杀了你口中的那位犹大这一事实?”

    她挑了挑眉头。

    “不,你没有。”科兹莫直视着她那双相当拟人化的眸子,以相当平缓的语调作答,“如果你真的杀死了他,就不会问我刚刚那些问题了。”

    那几个问题……是对他情报的搜集,更是用来迷惑犹大的烟雾弹。

    至于为什么能模仿犹大的外貌,则是一个蠢得不能再蠢的蠢问题。

    ——它隐瞒了它能力的本质。

    它所夺取的能力在发动的时候确实有本体的限制,可这并不代表,它伪装成一个人的样子,必须要将那个人杀死。

    事实上——

    如果不奢求尽善尽美,只需要看一眼,它就能模仿个**成像。

    “真是个聪明的家伙,”怪物并没有急着杀死他,没有急着杀死这只落入它编织的罗网中的猎物,“可惜……你还不够聪明。”

    在被封印的数千年间,它一直被锁死在这间神庙之中。

    空无一人。

    一无所有。

    普通的妖魔或是高等妖魔或许不会产生什么特别的情绪,可在情感方面已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的它看来,这无疑是比死还可怕的折磨。

    它想要找一个人说说话,哪怕不一定要是人,一只猫,一只狗,哪怕一只完全不存在知性的妖魔——这些都可以,只要让它不再孤单。

    长久的囚禁、折磨几使它疯狂。

    即便明知道不应该和敌人多费口舌,可它还是贪婪的想要抓住这次机会,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倾述一番。

    “所以,”它微微停顿,“接下来,我会以你的外貌接近他,接近那个男人,夺取他的信任,然后杀死他,挣脱那可憎的所罗门设下的封印,再一次的回归那满是物欲与荣华的应许之地。”

    “不,你做不到的。”

    “为什么?”怪物冷笑,“是什么给了你这份没有任何来由的自信?那个叫犹大的家伙?我承认,他确实强的不像人类,但也仅此而已了,在杀死了你、夺取了你的能力之后,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在各种形态之间的切换速度都将大幅度的提升,届时我将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什么为什么。”

    科兹莫看着他,没有给出解释,更不会愚蠢到提醒自己的敌人,只是以淡漠的口吻叙述道:“你的败亡,不需要理由。”

    在下一刻,他发动了能力,对重力再一次进行了干涉。

    这一次选择的是……

    以他为中心,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能力在一瞬间强化到了极限,并跨越了极限,然后……身体中的一根弦……

    断了。

    一切的一切在这微不足道的一瞬间划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他死了。

    连死亡的到来都没有意识到的,死了。

    ——没有闭上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