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三等待胜利的号角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宽刃厚脊的十字重剑最终没有落下。

    “好了,到此为止了。”

    声音自矮个子少年身后传来,荣光者终于介入了战局:“这场赌博,我输不起——所以,考伯克,能不能请你放下手中的剑?”

    良久的沉默。

    “我知道了。”考伯克给出了回答,他不是不想趁这个机会杀死眼前这头伪装成科兹莫的怪物,而是……他十分清楚的知道,犹大不是会在关键时刻犹豫的人,如果真的罔顾了他的警告,抵在他脖子上的剑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剜落,“但……请务必小心,他非常的危险。”

    “嗯。”

    艾米低低的应了一声,在这个复杂的情境之下,他并不方便表态——当然,除了表态外,他能做的事情其实还有不少,比如。

    “我记得怪物不会流血,要不……现在试试?”

    他问道,不容置疑。

    考伯克最后那句话启发了他,尽管不能排除怪物具备伪装造血系统的能力,但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办法,有尝试的价值。

    “我没问题。”矮个子的少年欣然应允,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手上的剑,“不过我可不放心这个披着科兹莫外貌的怪物,由你来采血,或许更合适。”

    荣光者没有说话,他以行动代替了言语。

    反手抽出绑在腰侧的短剑,轻轻的在考伯克的侧颈肉上划开一个小口。

    殷红的鲜血渗出。

    问题不大。

    好歹也是从惨烈战场搏杀而出的战士,艾米对血液相当熟悉且敏感,在有心探查的情况下不存在误判的可能,这的确是血液,新鲜的、刚刚渗出的血液。

    于是,他将眸光转向科兹莫。

    “该你了。”

    他说,湛蓝的眸子如同死水一般平静。

    然后……是再一次的、更加漫长的沉默。

    “真拿你没办法,”在长久的对峙后,科兹莫轻轻叹了口气,而后——

    能、力、发、动!

    重力的系数被改写了。

    以科兹莫为中心,斥力生成。

    “怎么可能?”哪怕在第一时间,考伯克便刺出了那早有准备的一剑,然而……轰然而至的巨力却在一瞬间令他的攻击发生了偏转,然后更是脑袋一歪,整个人连带着手上的重剑一同倒飞出去。

    同样中招的还有艾米。

    即便荣光者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期,却也没想到操纵重力的能力会在怪物的手上玩出花来,一个站立不稳,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向后倒退出去十数步才稳住下盘。

    但怪物没有追击。

    他,更准确的说是它依然站立在原地,脸颊苍白,气喘吁吁。

    ——看起来损耗不小。

    艾米·尤利塞斯眯了眯眼,不等脚下彻底站稳,便再一次的冲杀而出。

    趁现在!

    十米在战斗中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至少对身体素质受限的荣光之裔来说,并非可以转瞬跨越的距离,而正是那或许仅仅有一到两秒的时间差,给了科兹莫、给了那头擅长变化形貌的怪物反应的时间。

    能力发动——

    没有任何犹豫,它发动了重力操纵。

    系数再一次被改变了。

    于是,在攻击来临前,怪物脱离了大地的束缚。

    ——它,飞了起来。

    然后,在踏入了那片被改变了重力系数的区域后,荣光者的身体也不禁向上拔升。

    但他没有继续停留,更没有任由自己在对方能力的控制下升空,进入一个没办法借力,更没办法移动的“死区”。

    他选择了后退。

    没有战斗的必要——

    “它的体力并非无穷无尽,”转身看了眼身后的矮个子少年,艾米轻轻吐出了一口浊气,而后解释道,“现在只是强弩之末,它撑不了多久。”

    这是事实。

    能力的发动并非毫无代价,尽管机理不明,但根据能力的不同,对体力、精力乃至寿命都可能造成损耗,这一点无论对荣光之裔,持剑者、高等妖魔来说都是一样,即便是被神化的天选之人也不能例外。

    它,必定有着它的极限。

    从刚刚的一系列表现来看,它的虚弱不似伪装——况且,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刻,也没必要进行所谓的伪装。

    所以,只需等待就好。

    唯一让他忧虑的,反倒是……它为什么不逃?

    以二对一,不仅体力、精力都在先前遭到了大幅度损耗,甚至连身体所承受的压迫都已隐隐抵达了极限。

    即便一直维系着浮空不向下坠,也只是在慢性死亡罢了。

    之所以不趁现在这个机会脱离这片区域,是打算在此处决一死战,还是已经没有这份气力操纵重力,在空中进行移动?

    荣光者希望是后者,但不管是他的理智,还是他的直觉都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

    在他的注视下,怪物以行动给出了答案。

    ——它开始了变化。

    仿佛消融的雪人,又仿佛融化的蜡像,它的形体逐渐软化,似有生命一般不断不断蠕动着、蜂拥着、一点一点拼凑着新形象的蓝图。

    而就在这时,被改变的重力场消失了,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坠向大地。

    但在坠地之前,形变业已完成,金发的大汉睁开双眼,平地里仿佛响起一声惊雷,原本就相较于普通人就颇为高大的形体在短短的刹那间隆起了数倍、乃至数十倍之多,一双大脚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大地之上。

    “散开——”

    汉森的巨大化确实是一个棘手的能力,聚集在一处不仅不能给它施加更大的压力,反而会令艾米施展不开手脚,因此,年轻的荣光者在看到怪物形态变化的一瞬间,便下达了命令:“不要冲动,我来。”

    他不打算重蹈覆辙,妥协、退让——根、本、没、有、必、要!

    对怪物所掌握的能力,他依旧知之甚少,先前能确定的只有它能获得它所杀死之人的相貌与能力,而现在或许要加上这么一条:它所具备的每一副外貌或许都象征着一条生命,都具备着与之对应的体力、精力、耐力与能力,如果不是这样,完全没法解释,为什么不久前还体力即将耗尽,转眼间就有体力发动巨人化——甚至,从这条情报中还能推导出一个相当不妙的可能。

    杀死它一次……是不是真的能将它杀死?

    ——等等、这个……

    隐隐想到了什么,但来不及细想下去,巨人已朝他发动了攻击。

    “轰隆!”

    依旧是浩大的声势,以及再好预判不过的动作,在近乎作弊一般的直觉引导之下,他直接从怪物按下手掌的五指缝隙间穿梭而过,几乎在巨大气浪掀起的同一时间,在它的手背上站稳,然后向上一路疾行。

    似是察觉到了荣光者的动作,巨人猛地晃动手臂,呼啸的狂风几乎将他吞没。

    但好在只是几乎……

    以剑拄地,刺入皮下的肌肉组织,他艰难的在如魔音灌脑一般的巨大风浪中站定,然后一个翻滚一个跳跃先一步脱离了接下来的攻击,爬上了巨人的肩膀。

    “你好啊——”

    以爽朗的口吻打着招呼,他将剑对准咽喉刺下。

    干净、利落、一剑没柄。

    理所当然的没有鲜血洒出,耳畔传来的只有巨人那吃痛的怒吼。

    “这一剑是给汉森的——”

    他说,然后在怪物反应过来前,一阵助跑纵身跃下。

    ——绑在手上的艾草绳收紧,接着固定在咽喉处的大剑,艾米如同一只在雨林中生养长大的人猿一般,从一侧荡到了另一侧,然后拔出了短剑暗血——好吧,还是相当有必要对这一说法进行矫正,暗血那种种特异的能力并未被具现在这个世界,它现在只是短剑,不是暗血。

    但它终归是一把剑,是一件凶器。

    “撕拉!”

    这既是在重力以及惯性作用下颈部嫩肉被撕开的声音,同样也是短剑没入血肉的声音。

    如同一枚钉子,钉上了墙面。

    就是现在——

    一只手抓住短剑的剑柄,而另一只手,则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枚火晶石。

    ——源于秩序火种辐射的能量结晶,天然与混沌敌对,即便是高等妖魔,也无法完全化解这份秩序之力,更何况……荣光者瞄准的是眼睛。

    那是人体最为柔弱、脆弱之处!

    至少是之一。

    然后……投掷!

    没有时间观察结果,荣光者松开了握剑的手,然后抓住那并不如何稳固的绳套,借势一荡,稳稳的落回了巨人的肩膀之上。

    一气呵成。

    直到此刻,艾米才有时间换上一口气。

    刚刚太紧张也太累,完完全全是在生死之间走钢丝,哪怕只是慢了微不足道的一毫秒、一微秒,生死胜负都可能就此更易。

    不过,现在更占上风的人,是他。

    听着耳畔传来的轰隆之声,感受着脚下“大地”的倾覆,荣光者嘴角勾勒出一个畅快的笑容。

    然后趁着怪物因苦痛而而双手捂目跪地之际,轻轻巧巧的脱离了战斗。

    虽然没有杀死它——他也没这个本事杀死它,杀死一头十来米乃至数十米高的巨人。

    但这一局,是他拿下了。

    失去一只眼睛的巨人,还能对他们造成多少威胁?还能维系巨大化多长时间?

    接下来……继续等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