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四再见,以及……再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比预想的要轻松不少。

    在荣光者先前那轮搏杀中失去一只眼睛的巨人,威胁性相较之前有了大幅度下降,不仅攻击的轨迹变得更加容易预判,在锁定及追迹上更是存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破绽,攻击虽然猛烈,却几乎没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

    只能说声势惊人。

    而现在,更是连声势都没有了。

    它倒下了。

    在艾米的注视下,十数米、乃至数十米高的巨人归于了尘土。

    然而年轻的荣光者并未因此而掉以轻心,巨人的倒下只是一个错觉,事实上这非但不是象征着一切的结束,反而标志着危机的再次临近。

    科兹莫的操纵重力、汉森的巨大化——

    这两项能力在短时间内铁定无法恢复到可以使用的程度,可眼前这只怪物,所吞噬的能力又何止这两种?

    爱娜的相位移动,劳瑞的钢化,他们接下来必须要做好面对他们以及他们能力的准备。

    艾米轻轻叹了口气。

    “来了,”他说,在第一时间握紧了寻回的十字大剑,并摆出了招架的姿态,“是劳瑞。”

    对于这个死在怪物手中的少年,荣光者其实并不熟悉,只大概知道通过激活圣痕赋予他的能力,他能将身体的强度提升到与钢铁无异,并极大的钝化痛觉,加速自愈,虽然单单这样说起来无甚出奇,可真正面对起来却相当的棘手。

    因为——

    他没有短板,至少没有明显的短板。

    钢化的皮肤足以阻挡大部分刀剑的劈砍,超强的自愈力让他能够无视绝大多数伤口,钝化痛觉更是可以令他成为无所畏惧的战斗狂人,而最妙的则是……充当这项能力发动代价的,并非体力,而是理性。

    换而言之,是可以常驻的能力,唯一限制它的,只有圣痕的承载能力。

    不能做到真正的永动。

    只是……在高强度的战斗中,一个曜日时与一整天又有什么区别?

    被动的防御解决不了问题。

    而主动出击又没办法击破那钢铁化的身躯,予以它真正的伤害。

    “麻烦了。”

    低声自语着,荣光者抬起头,迎面对上了变换成劳瑞外貌的怪物:“但抱歉——此处禁止通行。”

    两把教团的制式长剑互咬,两道冰冷的视线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言语。

    嘶吼着的刀剑就是最好的言语,彼此的意志与决心碰撞在一起。

    然后——

    角力!

    艾米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头假借他人形貌的怪物——他的身体素质虽然被限制在了普通人的范畴,可无论速度、力量、耐力……他都达到了人类单纯依靠训练所能达到的一个极限,一个仅在理论上能够达到的极限。

    劳瑞的钢化虽然没有短板,但却也不是全方位的补强。

    至少,他的力量并未得到太多的强化。

    于是……在荣光者的压迫下,身子一个踉跄,只能被动的后退一步让出空间,但即便如此,也险些无法站住。

    到底谁是妖魔啊!

    怪物放弃了与面前这个难缠至极的家伙继续战斗的打算,维持钢化对体力的损耗虽然比起巨大化要小得多,可与这个名为犹大的家伙纠缠却殊为不智。

    它现在已经被击破了科兹莫、汉森两具化身,剩下的劳瑞、爱娜,无论是其中的哪一具都损失不起。

    它……毕竟被封印、被囚禁、被折磨了数千年,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

    真要显露出真身——

    几乎有高达七成的可能会被杀死,会被面前这个少年毫不留情的杀死。

    所以,它选择了让步。

    它撤开了剑锋,迈开了步子,任由那宽刃厚脊的重剑斩在身上,斩进肉里。

    没有血液溅射而出。

    也不曾听闻苦闷的低吟。

    如果不是有砍中什么东西特有的钝感,艾米甚至会以为,他这一剑所砍中的只是一个虚假的幻影。

    但终归是伤到了它。

    创口自左肩一直延伸至小腹,伤可见骨,触目惊心。

    只是……取得了如此战果的荣光者,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可言。

    ——被甩开了。

    不做任何格挡,不做任何规避带来的不仅仅是伤口,更是打破僵局、突破封锁的机会。

    一步之遥。

    真真正正的一步之遥。

    就这么一错身的时间,怪物已突至了考伯克身旁,十字重剑挥舞而出。

    “危险!”

    哪怕明知道出言提醒已然来不及,艾米还是下意识的发出了示警——但出乎预料的被招架下了,矮个子的少年格挡下了怪物挥出的一记顺劈,而后不进反退,以决绝的态度向神情略有错愕的怪物发起了反击。

    就是现在——

    两方都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彷徨,朝着对方的要害挥出了绝杀的一击。

    规格相同的十字大剑没有在空中碰撞,两人也没有刻意进行躲闪,硬碰硬、实打实的吃下了各自的必杀。

    “嗤——”

    钝刀切肉,考伯克的一剑贯穿了怪物的胸膛。

    “噗嗤!”

    血色绽放,怪物一剑削下了考伯克的肩胛骨。

    时间仿佛于这一刻停滞,乍然受创的两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有粗重的呼吸声能够证明他们依然活着。

    艾米不知道原因,但这并不妨碍他动手。

    这从来不是一对一的公平决斗,而是……你死我活的厮杀。

    于是——

    没有任何不应有的怜悯,荣光者一剑砍下。

    斩落了那颗熟悉却又陌生的头颅。

    劳瑞死了。

    就算没有弱点,就算钢化强化了他的自愈能力,就算他感知不到痛苦——当头颅被斩落的那一刻,战斗便宣告结束。

    无头的躯体会动?

    或许吧,但已不成威胁。

    艾米·尤利塞斯注视着面前倒下的身体,轻轻叹了口气,看向面前这位失去了一只手臂的矮个子少年:“只差一点,死的就是你。”

    是的,如果不是在最后时刻考伯克偏开了头,他的脑瓜子就要像西瓜一样被劈成两半。

    而那顶着劳瑞外貌的怪物,也能够夺取他的能力,创造新的化身。

    但一切没有如果。

    这场豪赌的胜利者是考伯克。

    “差的可不止一点,”矮个子的少年耸耸肩,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断臂,然后按在了被怪物砍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截面上,发动了能力。

    考伯克的能力是自愈。

    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任何强化,他所拥有的,只是超越常识的自愈能力。

    手臂被砍掉可以生长出,心脏被搅碎可以再生出,对绝大多数人致命的伤势,往往只能让他感受到疼痛——想要杀死他,或许唯有将他的脑袋砍下吧?

    即便如此,艾米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像冬天冒头的竹笋一般再次长出。

    毕竟——

    在没尝试过之前,哪怕再如何违反常理,一切仍是未知。

    比如……眼前就有一个最好的例子。

    ——爱娜。

    视线的余光捕捉到那张并不陌生的面容,荣光者转身看向那具本应存在于此的无头尸体,然而理所当然的一无所获。

    “你还有几条命。”

    艾米的语言如同他的眸光一般冰冷:“或者说……我还需要杀你几次?”

    他没有贸然发起攻击。

    爱娜的能力是相位移动,以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他冲过去的同时,它——那个夺取了少女形貌以及能力的怪物,便能彻底潜入相位空间,如同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矮个子少年的身后,对能力发动后处于虚弱状态的他,发起突袭。

    考伯克能不能招架的住?

    荣光者无从知晓。

    但他不能去赌,去赌这个危险的可能。

    “你猜?”怪物脸上流露出俏皮的笑容,可惜的是,爱娜的容貌虽然精致,可那比男性更为健硕的肌肉,却无法令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失神,“或许是一次,或许是两次……”

    “但总之——”

    它微微停顿,而后朝考伯克伸出了手:“杀死他是够了。”

    在艾米下意识的抽出注意力回身望去的同时,怪物发动了得自爱娜的能力。

    ——相位移动。

    于是,层层空间被跨越了。

    以少女姿态显现的怪物,出现在了这片区域的边缘地带。

    然后——

    “再见。”

    它回身一笑,朝触发空间传送的屏障伸出了手。

    但时间在这一刻停滞、凝固。

    它伸出的手、它脸上的笑容也随之被冻结。

    如同一道不存在的幽影一般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荣光者的身影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再见。”

    以低沉的口吻复述着它刚刚说的话语,宽刃厚脊的重剑破碎了时空。

    于此——

    在惊诧、错愕的眼神之中,时光轮转,万物复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