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六予以恶徒最大的惩戒II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没有犹豫的必要。

    好一会儿后,荣光者才发现了自己思维上的盲点——说到底,他、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不惜穿过那扇通向地狱之门远征潘地曼尼南,才会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为负责攻坚的小队创造突入神庙的时机?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为了生存”所能囊括的,也没办法用“荣耀”“复仇”这类词汇一以概之。

    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

    无论他们来自哪座城市,也无论他们有没有觉醒自身的圣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

    杀了它!

    杀了一切的罪魁祸首,杀了这位贪婪的魔王。

    所以——

    不管它那是真的想死还是以退为进的手段,也任它花言巧语、巧舌如簧,它最终都难逃一死。

    他会亲自动手。

    只是……

    荣光者的嘴角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它还有利用价值,不是?

    “杀了你?”艾米表露出适度的惊讶,以及警醒,“如果你所谓的交易只是这个的话,我根本看不出你的诚意。”

    “何必跟它多置什么口舌?”考伯克自是无从知晓这其中的思量,甚至……对他们在精神世界中的交流都一无所知,只是通过少年的自语勉强能窥见一些鳞角,“还在这犹豫什么?还有什么犹豫的必要?哪怕仅仅是为了给爱娜、汉森、劳瑞他们一个交代,我们也必须要杀了它——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哪有这么简单,”荣光者摇了摇头,将交易的内容全盘托出,“就在刚刚,它找我交易了,希望我能够将它杀死。”

    “那就杀了它。”斩钉截铁的回答。

    “但如果杀了它恰恰是它想要的呢?”荣光者并没有在意一旁的玛门的偷听,甚至这些同样是说给它听的,“说不定所罗门王布置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封印就是它自身的存续?杀了它反而会给它解脱、解放?”

    “不然,”他顿了顿,“这解释不通,那怪物……为什么要求死。”

    “唔。”矮个子的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

    死亡从来都与美好绝缘。

    没有人想死,即便是被混沌意识支配的妖魔,也拥有最基本的求生意志——所以,玛门的那个交易请求……说不通。

    慢了一步,考伯克才想明白问题的关键。

    但艾米没有等待他的义务,他的视线、他的关注自始至终都没有从魔王玛门,从那团扭曲的、漆黑的、不定形的迷雾上挪开。

    “这个问题同样是我没法想通的,”荣光者以咄咄逼人的态度发起了提问,“你能给我答案吗?一个靠谱的、有说服力的答案。”

    “我如果说不能会怎样?”

    “不会怎么样?”年轻的荣光者微笑,露出八颗牙齿、宛若食肉动物一般凶猛的微笑,“只是有点好奇……像你这样的烟雾,是不是真的可以塞进瓶子里?”

    他颇为感兴趣的将它上下打量一番。

    而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算了,这么做似乎没有安全上的保障——或许往里面加一块火晶石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贪婪的魔王沉默,眼前的少年确实在三言两语间为它描绘出了一副地狱般的图卷。

    ——没必要去进一步触怒他。

    相当理智的,玛门做出了决断:“如果这是你的要求。”

    “我的要求是么……”艾米明知故问,“你指的是把你塞进瓶子,还是往你所在的瓶子里丢进一块火晶石?”

    “都不是。”恶魔之王没有理会他的玩笑话,“是我求死的原因。”

    相当微妙的停顿。

    “——生不如死。”

    “是因为所罗门?”荣光者当然不会就此相信它的话语,只是顺着它的话头将这场谈话延续下去,“他对你做了什么?”

    也只有那位智慧王、贤人王才能令一位曾经屹立于此世之巅的魔王生不如死。

    “如你所见。”贪婪的魔王说道,“他剥离了我体内二十三万一千两百三十六人的灵魂,然后将我封印在了这座神庙之中,看着那些本应属于我的一切不归我的掌控,看着它们随着时光的流逝一点一点减少——看着、看着、看着、永远只能看着,看得见,摸不着,让我无时无刻不陷入自我的摧残和折磨。”

    玛门,这位被被冠以贪婪之名的魔王,对应的自然是七大罪中的贪婪,它自然有着与之相配的贪婪本性。

    在真实的历史中,所罗门王没有杀死它,而是将它封印、囚禁在一间空无一物的神庙中,根本不是拿它的不死身没办法,而是单纯的想要对它、对这位毁灭了一座城市的魔王加以折磨。

    而对一名视财如命的守财奴来说,有什么会比夺取它的宝山,然后再加以封印更加的难受?又有什么能比让它只能空看着它的宝山被一点一点空耗更加难受?

    当然没有。

    也无怪乎它会想死。

    如果不是他先前定下了决心,或许还真会被这个不知真假的消息迷惑、蒙蔽,但既然杀心已经坚定,也就没有悔改的余地。

    于是,他点头:“我答应你了。”

    “你答应它了什么?”考伯克对精神世界中的通话一无所察,但联系起荣光者前后所说的话,不难理出一条逻辑线,“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了它的那套说辞吧?”

    “当然没有,”艾米平静的给出了答案,“我只是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顺便,魔王先生,该你兑现你的诺言了。”

    他在等待一个真相,等待一个答案。

    “我信不过你。”

    玛门以合乎情理的方式拒绝了他,然而可惜的是,荣光者在对待敌人时,尤其是比自己更弱小的敌人时,可不是能讲理的对象。

    “说什么废话呢,”干脆直接的拒绝,“我也信不过你。”

    气氛僵持了一小会儿,似是厌倦了这种无聊的试探,艾米将双方暧昧的关系彻底挑明:“既然我们之间没办法相互信任,那么就不要说那些没意义的鬼话了——你我其实都知道,你没得选择,所以,给个准数吧,是接受还是拒绝。”

    无论是接受还是拒绝,也不管是生存还是毁灭,其实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

    它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