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七未完的尾音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掷骰子?

    并不……贪婪一词虽然常会与赌徒联系在一起,但玛门不喜欢甚至讨厌赌博——原因其实非常的简单,因为,正如有光便会有影,有输也自然会有赢,贪婪如它,在无法保证每一次都能得到幸运女神垂青的情况下,敬而远之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但现在,它却没有选择的机会。

    只能被动的接受命运的审判。

    它讨厌这种感觉,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它是失败者,第一次失败,早在第一次失败时——所罗门,或者说那个自称所罗门的家伙剥夺了它所拥有的一切,现在就算眼前这个少年选择了最坏的那个结果,也不过是回归了原点。

    除了生命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既然如此,既然结局无论如何都不会更糟糕,那么……

    为什么不行险一搏?

    黑色的雾气翻涌,位列四方魔王之列的玛门终于定下了决心。

    “我其实并没有选择的机会,不是吗?”

    以相当拟人化的声音,它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选择相信你,人总是要学会相互信任的。”

    这是无可奈何之下的抉择。

    如果可以的话,直接大鱼吃小鱼就好了,谁愿意玩相互信任的幼稚游戏。

    “那么,可以说了吧。”艾米·尤利塞斯其实并不在意眼前的怪物说了些什么,他所需要的只是它的一个表态,一个令话题得以延续下去的引子,“你所谓的秘密,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事先申明,”年轻的荣光者还伸出一根手指,相当坏心眼的附加上了条件,“如果你提供的素材不能令我满意的话,那么预定的报酬就‘撕拉’一声就没有了。”

    “会让你满意的。”

    曾经毁灭了潘地曼尼南的魔王以低沉而有力的声音说道:“因为,你即将知晓的或许是人类世界最大的隐秘。”

    “最大的隐秘?”

    艾米表面上装出了惊讶的样子,内心却对此嗤之以鼻。

    身为赫姆提卡的大祭司,哪怕并未传承那关于世界真实的禁忌知识,他也有足够的权限去调阅那些尘封在地下图书馆中的古卷,尽管因为时间有限,他真正完整翻阅的并不多,但……关于火种、关于秩序疆域内的隐秘,他了解的却比绝大多数人要多得多。

    有什么够格称得上人类世界最大的隐秘?

    火种的起源?先民的来历?

    还是……秩序疆域之外那片匍匐、蠕动的黑暗混沌中的潜藏之物?

    他不认为这些困扰了人类数千年之久的隐秘,会从一只妖魔,一只存在于虚假世界中的妖魔口中得到答案。

    当然,一码事归一码事,情报的搜集依然有必要。

    但荣光者所没想到的是,玛门所抖落的真相,竟然会是如此的……耸人听闻。

    “王——”

    刻意拉长的语调:“并非人类。”

    “你说什么?”简短的话语仿佛具备某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一般,令艾米的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你——再说一遍。”

    然而,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答复。

    心中掠过不妙念头的荣光之裔猛地看向那位贪婪魔王本应存在的方位,可是不等他找到那团漆黑的、扭曲的、不定形的烟雾,身后便传来了考伯克的惊呼声以及长剑斩破大气的呼啸声。

    可是,他回身后看到的画面却不怎么能让人安心。

    矮个子少年的干净利落的一剑径直将这团烟雾一分为二,但紧接着,仿佛被分开的大海重新归于一处,它、或者说它们在避让开攻击后再一次的融为了一体,化作了一团粘稠的仿佛能滴下水来的云雾,对准来不及变招的考伯克当头罩下。

    已避无可避。

    而更糟的是,这个时间、这个距离,除非艾米能再一次停滞时间,不然……救无可救!

    但那显然不可能。

    最后一瓶精力药剂在刚刚已经用掉,现在他之所以能站在这里,能先后击杀玛门的数个化身,而不是发动完能力之后就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很大程度就在于亢奋精神、恢复精力的药效,还没彻底消除——但即便如此,指望他再一次的发动能力,停滞时间,无疑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

    要么死,要么在能力发动、生效之前就会陷入反噬。

    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等待与徘徊之上,几乎在发现了那位失去了形体的贪婪魔王的异动的同一时间,他如一道离弦的利箭一般朝考伯克——朝那个矮个子的少年疾驰而去。

    只是……终归是迟了。

    考伯克最终没有逃脱厄运,有若活物、更准确的说,是本来就是活物的黑色烟雾如同一只八爪的章鱼一般松开了它的触须,然后顺着嘴巴,顺着鼻孔,顺着眼睛,顺着耳朵,以极快的速度渗入了他的躯壳。

    ——尤利塞斯姗姗来迟。

    手中宽刃厚脊的制式大剑却始终无法挥下。

    他下不了手。

    在结果明朗之前。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都不会做,恰恰相反,在这段时间中,他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比如——

    “抱歉。”

    他深深吸了口气,而后呼出,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拳挥出,将矮个子的少年击倒在地。

    然后,发出一声意味难明的叹息,湛蓝的眸子彻底冰冷了下去——他简单、粗暴、更毫不留情的折断了倒地不起的少年的四肢。

    如果艾草绳还有剩的话他倒不介意里里外外的再绑上一圈,但可惜的是,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绳子,在先前的战斗中已遗落在了不知道哪里,再想找出来虽不至于千难万难,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考伯克的自愈能力非常强大,却同样有着自己的弱点,若得不到他人的帮助,对骨折、骨骼错位这类伤势完全束手无策,盲目发动能力甚至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比如……骨骼错误的生长在一起,成为一个畸形人也说不定。

    所以——

    考伯克已经失去了威胁。

    没必要杀了他。

    荣光者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被折断四肢的少年——局势的突然恶化他必须要负起责任,如果不是他的贪心与大意,根本不会被那位魔王找寻到空隙,更不会令他的同伴身陷险境。

    只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不够小心、谨慎——这是他对自己的自省。

    贪婪,有节制的贪婪,在艾米看来是必要的,是人类进步、是文明发展的源动力之一。

    没必要因此自怨自艾,将一切的恶果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那不是圣人。

    是神经。

    摇了摇头,年轻的荣光者不再做无谓的思考。

    他将目光转向倒在地上至今没有声息的考伯克,等待着结果。

    但意外再一次发生了——矮个子的少年忽然浑身痉挛起来,一根根青筋如触须一般在血肉之下蜿蜒,然后……他睁开了眼,只有眼白的昏黄眸子茫然的环视一周,而后停驻在了艾米的身上。

    一切还没有结束……

    隐隐约约,荣光者似乎听到了喑哑如虫鸣的低语声。

    不是玛门。

    这种仿佛夏日蝉声一般无数个声音重叠在一起,既如圣歌般庄严神圣又充满了亵渎感的声音,绝对不属于那位魔王。

    会是谁?

    那句话又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吗?

    还不等艾米将线索理顺,考伯克发出的惨叫声便打断了他的思考。

    “你、你们!”

    不,不是考伯克。

    是那位贪婪的魔王。

    荣光者纠正了最初的误判,小心的握住手中的剑,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然而,没派上用场。

    “到底是……到底是怎么招惹到那个存在的——”

    最后的尾音,被拉的老长,而后戛然而止。

    紧接着,少年的呼吸渐渐平稳。

    ——如同暴风雨过后的大海,一片风平浪静,一派祥和。

    结束了。

    玛门那凄厉的惨叫不似作假。

    只是……

    若要说结束,他还没那么天真。

    紧紧握紧拳心,艾米·尤利塞斯的眸子阴晴不定。

    然而最终,却只能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哈斯塔——”

    他说,眼睑低垂,看不到喜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