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九于此静候世界的终结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

    ——还活着?

    考伯克摇晃着昏沉的仿佛被灌下了一千杯龙舌兰的头脑,艰难的睁开双眼。

    紊乱的视界在好一会儿后才趋近于稳定,他定了定神,下意识的环视一周,而后目光停驻在了不远处的少年身上。

    “犹大……”

    他发出喑哑破漏如漏风鼓风机一般的声音——连他自己在出声的时候都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但好在,成功的吸引了荣光者的注意力。

    “你好点了吗?”艾米投以关切的目光,“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矮个子的少年摇了摇头。

    “有些头晕,说不出话来,差不多就这样——”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略显微妙的停顿,“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没。”

    荣光者给出了一个他预料之外的答案:“要说有的话,大概也就是被我狠狠的揍了几拳,然后折断了四肢。”

    他流露出一个有那么些尴尬的笑容。

    “呃……”考伯克尝试着活动自己的身体,发现果然如犹大所说的那样,他的身体如同散了架一样,动弹不能,“不是不能理解。”

    他尝试性的挣扎了几下,便完全放弃了,也不要求犹大解开他的束缚,帮他矫正被折断的骨骼,只是注视着面前少年:“我记得,我不是被玛门,被那个怪物……给侵入了身体?”

    那种淤泥浸入皮肤的,深入脑髓的恶心感——

    至今无法忘怀。

    “我也不是很清楚。”对此,艾米只是摊了摊手,“或许是诅咒,或是别的什么吧——你也别太介意,反正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

    考伯克瞪大了眼睛。

    “没错,那位贪婪的魔王已被我讨取。”荣光者顿了顿,“它死了——死的不能再死,我非常确定。”

    一边说着,他一边帮倒地不起的少年矫正骨骼。

    “希望如此。”考伯克发动了自身的能力,断裂的骨骼重新生长在了一起——他摇晃着身子,艰难的从地上站起,略显呆滞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脸色苍白的像一个将死之人,“但现在……你有什么想法吗?”

    贪婪的魔王已死,继续留在此处似乎已没有了意义。

    那么……该做些什么?

    矮个子少年的心中没有答案。

    “没。”艾米相当坦然的说道,“魔王玛门已死——我们远征的目标可以说已经完成了,大家的牺牲没有白费。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想,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单就是神庙之外的堕落之灵,若只是依靠我们两个人,没有任何突破的可能。”

    考伯克抿了抿嘴,没有回话。

    他知道,犹大所说的,是事实,残酷而又血淋淋的真实。

    “我们已经被困死在了这座神庙之中,”尽管说着糟糕到极点的消息,荣光者却相当的乐观豁达,根本看不到一个身临绝境之人身上应有的负面情感,“水源、食物的获取都成了摆在我们面前最急迫、最迫切的问题,而更糟的是,我们缺乏解决这场危机的办法。”

    “办法,总是找出来的。”考伯克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这和我们最初苏醒时的情境非常的相似,只要努力,总会有收获,总会有办法,不是吗?”

    艾米注视着他,就这么注视着他,好半天没有说话。

    我说错了什么吗?

    矮个子的少年在荣光者毫不掩饰的注视下,不由生出了少许的心虚,但在心中的不安进一步扩大之际,对方终于开口。

    “你能这样想,”艾米没有移开目光,只是这么说道,“最好不过。”

    “什么意思?”

    考伯克不是特别迟钝的人,听出了荣光者话中的未尽之意。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艾米不打算将黄衣之王的存在告知于他,一来是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二来则是……曾支配旧日世界的上古邪神,普通人即便知道的再多,也于事无补,“只是有些担心你——毕竟,那可是玛门。”

    半真半假的,他给出了解释。

    “嗯……”

    考伯克并没有怀疑,曾感受过身体被侵入的不寒而栗感的少年,对那位魔王的神秘消失始终无法介怀,以至于他对自己竟然也会生起防范之心:“犹大,你手头上还有艾草绳吗?把我绑上吧。”

    “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荣光者皱起眉头,贪婪的魔王虽然是足以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强横存在,可一个复刻的投影怎么想也不可能与旧日之影争锋——后者所带来的绝望与恐怖,甚至超出了人类历史所能记载的范畴,只是……这些事可不方便和考伯克明说,他只能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相信你。”

    “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矮个子的少年以相当认真的口吻说道,“听着,犹大,我不想辜负你的信任——更不想让我们所有人的牺牲都白费,所以,如果我最后成为受其控制、摆布的傀儡,请务必杀死我。”

    荣光者沉默。

    “你的母亲,还有妹妹……”好一会儿后,艾米才予以回应,“只有你活下来,活着成为持剑之人,才能治好你母亲的重病,才能给予你妹妹最好的成长环境,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你们家的窘迫。”

    “所以我会努力——”考伯克握了握拳,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在失败之前,我不会死,不是吗?”

    “没错。”

    ——你必将失败。

    这种话,这种扫兴的话,这种残忍的话,荣光者怎么忍心说出口。

    凡人……是无法杵逆神祇的。

    这无关意志。

    单单是位格上的差距便决定了,蝼蚁的反抗,注定微不足道。

    这就是现实。

    “坦白的说……我一点把握都没有。”考伯克的声音非常平静,平静到仿佛在说的是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事情,“如果我没有挺过这一关,麻烦你替我照顾好那盆月光草——这是妹妹给我准备的临别礼物,如果连它都不能照顾好,我这个做哥哥的,岂不是太失败了?”

    “我会照顾好你的妹妹的。”

    艾米大概猜到了考伯克的心思,直接给出了承诺——不是以犹大这个身份做出的承诺,而是作为尤利塞斯所给出的承诺。

    矮个子的少年愣了愣,无力的笑了笑:“你这人,还真是……”

    他没把话说完,因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你的妹妹叫什么名字?”荣光者既然给出了承诺,就一定会去践行,“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会去……拉姆斯登?是叫这名字吧?我会去那里看看。”

    “安娜。”考伯克说道,随后半是开玩笑的拍了拍友人的肩,“我可是警告你,我的妹妹挺可爱的,你可别丧心病狂的对她下手。”

    “你想多了。”艾米干脆利落的予以回应,“我对你的妹妹不感兴趣。”

    “什么!你竟然会对我的妹妹不感兴趣——”矮个子的少年说道,而后话锋一转,“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么?不过……还真是谢谢了。”

    “没什么好谢的,”荣光者摆了摆手,“只是我应该做的。”

    “我的老师曾经教育过我,”想起那位改变了他一生的导师,考伯克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事是别人应该做的——我深以为然。”

    “确实,没有任何事情是别人应该做的。”艾米咀嚼着这具朴实无华的话语,而后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感谢你教会我这个道理,所以,这是我的谢礼。”

    “真是的——”考伯克不禁哑然失笑,“咱俩在这瞎客气什么?活脱脱的两个傻帽。”

    “也是,”艾米附议,“蠢透了。”

    两人相视而笑。

    在笑声停歇后,矮个子的少年伸出了手:“我的安全可就交给你了,在我失败之前,你可千万不要让我死啊。”

    “放心,”荣光者拍着胸脯保证道,“在那之前,你不会有事的——”

    话音戛然而止。

    随后——

    万事万物褪去了它们的颜色,无数景色变成了纯粹的,扭曲、抽象的线条。

    ——世界骤然昏暗。

    艾米·尤利塞斯于黑暗之中睁开了眼,吐出了几个……泡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