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一苏醒,以及世界的真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咕噜”、“咕噜”、“咕噜”……

    艾米·尤利塞斯吐出一连串的气泡,然后开始了上浮。

    “呼——”

    艰难的推开头顶那并不厚实的舱门,他大半个身子浮出水面,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渍,更来不及穿上衣服,就这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虚弱。

    异常的虚弱。

    年轻的荣光者环视一周,他现在身处在一间满是休眠仓的地下室中,休眠仓?尽管觉得这个自脑海中蹦出来的词有点奇怪,但姑且这么称呼吧。

    “编号b213苏醒确认。”

    自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站在那里的是一位一身白色修女服的年轻修女,她此刻正低下头,在手上的纸板上记录着什么,大约两三秒后,可能是察觉到了他的注视,抬起头,以深蓝色的眸子望向他:“您好,b213,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艾米问道。

    但没有得到答复,修女只是晃了晃手上的笔杆子,给出了公式化的回答:“抱歉,解答您的疑惑不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好吧,”艾米没有强求,“那谁能够给我答案?”

    年轻漂亮的修女小姐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呃……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荣光者不是不识趣的人,立马岔开了这个不合时宜的话题,“这样的话,能帮我拿条毛巾,拿套衣物来吗?”

    “请稍等。”

    修女小姐没有让他的等待持续太长时间,大约过了三十秒,她从另一个房间取出了一条擦水用的毛巾,以及一套崭新的衣物。

    “能不能麻烦您回避一下?”一般人或许会在异性,尤其是漂亮的异性面前束手束脚,但艾米倒没有太多的不好意思,简单直接的说明了情况,“我换一身衣物。”

    “抱歉,”修女小姐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平静,“我的职责是监视你。”

    “监视我……”艾米心头一跳,但没有发作,只是指了指自己,“为什么?”

    “为了防止污染的发生,我们必须监视每一个人——还活着,还有望苏醒的每一个人。”这不是需要保密的事项,因此面前的修女没有做太多的隐瞒,“以防被混沌侵蚀的信仰不坚定混入教团。”

    “被混沌侵蚀?”

    年轻的荣光者追问道,如果是防止奸细混入,这倒说得清,但被混沌侵蚀……就多少有点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教团的总部,是秩序的腹地。

    就算是高等妖魔,在这大概也就能翻起一个不大的浪花。

    除非、除非……

    他生出一个不太妙的念头,然后看向不远处的修女,期望能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但修女小姐对此没有做出解释。

    大致摸清了她脾性的艾米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相当坦然的从休眠仓中站起,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换上一套红黑相间的持剑者制服。

    他注意到,肩膀上有一道杠,那象征的是一印,经受过一次施洗。

    “接下来我该去哪里?”荣光者整理了一番衣襟后,半是开玩笑的说道,“这个应该不需要保密吧?”

    “嗯,”简单的应了一声,修女小姐转身,“跟我来。”

    “其他人没必要看着吗?”

    跟上她的脚步,艾米问道——之前大致扫了一眼,还有大约十来个休眠仓没有开启过,里面甚至依稀能看得清他们在水下的脸。

    “没有其他人了,”修女的脚步微不可查的停驻了一瞬,“你是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

    意思是其他人都死了吗?

    荣光者低垂眼睑,喜怒不形于色。

    跟着前面这位修女小姐,一路通过数道门禁,经过一系列的检测后来到了一台占地约有一百来个平方,一眼都看不下去的巨大机器前。

    “脑波检测仪,”似乎察觉了他的惊讶,修女简单的说明了一番,“这是最新款的——能够完美的检测出你的精神状态,哪怕只是最浅层的污染,都瞒不过它。”

    她按下机器上的一个按键,在蒸汽喷涌出,吐出一张板床。

    顿了顿,她说:“现在,躺上去。”

    与其说是说,不如说是命令。

    艾米自然照做,任由修女用皮带将他捆了个严实,然后整个人没入了这台被称为脑波检测仪的机器之中。

    因为眼睛被蒙住了,所以没有太多感觉,只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碰了他的思维、他的精神,然后不等他为自己会不会暴露而担心受怕之际,久违的光芒终于透过黑色的眼罩映入了眼帘。

    “感觉如何?”修女小姐问道。

    “还行吧,”艾米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些,“结果如何?”

    “是健康的蓝色,”修女小姐给出了答案,看得出来,她很惊讶,“说实话,在我的工作中很少见到如此清澈、纯粹的蓝色,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你们、我们都会接触不少混沌的残留物,色相都多少有些浑浊——但你不同,你的色相……非常非常的干净漂亮。”

    “谢谢夸奖。”姑且当做夸奖吧,尽管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好了,我们这边的检测已经做完了。”修女小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你已经证明了你的纯洁性,接下来,我将带你去见达芬奇大人。”

    “达芬奇?”

    艾米听过这个名字,从考伯克口中还是汉森口中?具体的细节有点记不太清了,但反正是和这次实验密切相关的人。

    “装备部的部长,”修女小姐用推崇的口吻说道,“你刚刚所使用的那台脑波检测仪,正是他的发明。”

    “很厉害。”

    荣光者由衷的发出感慨,尽管使用起来会有一种微妙的被冒犯感,但如果这台机器真的如修女所说的那样能识别最浅层的精神污染,那么确实是一件相当伟大的发明。

    ——至少,就现在这个时代,这个秩序与混沌纠缠不清、暧昧不明的时代而言,是这样的。

    “毕竟是达芬奇。”

    理所当然的口吻,这个问题被简单的一带而过,艾米也没有找到机会继续套话,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话的穿过数道关卡,登上了升降架。

    “轰隆”、“轰隆”、“轰隆”……

    伴随着令人难以安心的金属碰撞、摩擦声,升降架一路向上爬升,并最终定格在了某一个象征着具体层数的字符之上。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

    “跟上我。”修女小姐率先步出升降架,往前大约走了二三十米,通过两位大持剑者的检查后,在一扇朱红色的门前停下脚步,做了个请的动作,“——b213,达芬奇大人已久候多时。”

    艾米没有多说,只是推开门,步入了一间……实验室?

    各式各样的实验器具几乎晃花了他的眼,但当那位带着单边眼镜,肩膀上趴着一只猫的中年绅士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便收敛了发散开的思维。

    “达芬奇大人?”

    “叫我达芬奇就好,”中年绅士耸了耸肩,“事实上,我不是那么喜欢打官腔。”

    “那……达芬奇先生?”

    艾米既不打算无视他的亲近之意,也不希望彻底打乱这层上下级的尊卑关系,因此,使用了先生的称谓。

    “你好,犹大。”教团装备部的部长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虽然算不上闻名已久,但你在试炼中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

    “呃……”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不用着急,先坐好。”达芬奇将面前的少年按在座位上后,自己也找了张牛皮椅子坐下,“首先……我要告诉你,你之前的经历,你同伴的死亡都并非真实。”

    “怎么可能……”荣光者装出惊讶的样子,“我是亲眼看到……”

    “眼睛有时候会欺骗你,耳朵也是一样,”中年绅士摊了摊手,“眼睛、耳朵、鼻子,它们采集的信息说到底都要传输到大脑中去——而如果我能欺骗大脑,向它输送虚假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信号,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可以构筑一个完全虚假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

    “没错,你很聪明,很有悟性。”达芬奇流露出鼓励的神色,而后说道,“你们的试炼,那座死寂之城正是经由我们虚构出的模拟世界……当然,其中涉及到的技术手段远比我刚刚说的要复杂的多,但原理大抵如是。”

    “那那些死去的人呢?”艾米问道,这是他关系的问题,“还有消失的人。”

    “消失的人没有消失,他们只是圣痕觉醒,开始步入相对安定的改造期,从那个幻境中被踢出来了,”装备部的部长顿了顿,“至于死去的人,这就有点复杂了……他们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能够觉醒,剩下三分之一无法与自身的圣痕匹配,已经失去了成为持剑者的资格,而最后的三分之一……则永远无法再醒过来。”

    “原来如此,那这个试炼有什么意义呢?”

    话刚刚说出口,年轻的荣光者便意识到了,他的话……他的问题……有些僭越了。

    但好在达芬奇或许正如他所自称的那样,并不喜欢打官腔,对政治上的事情也不甚敏感,很是自然的说道:“意义的话……主要是提升持剑者觉醒的成功率,并进一步降低死亡率,从这一次比照实验的结果来看,结果无疑是成功的——b组的成功率、存活率要远高于a组,可惜……”

    话音到此为止,他并没有说出到底在可惜什么。

    只是看着他,以单边眼镜看着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后叹了口气:“犹大……这一次你做不错,非常的不错——有没有兴趣知道真相,关于这次试炼的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