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二错漏的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为什么要告诉我。”

    艾米不无谨慎的问道——真相,哪怕是一次注定废弃,哪怕是一次业已失败的实验的真相,说起来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机密,他现在这个身份的来历虽然清白,但在教团的权力体系中显然还不到能接触这个隐秘的等级。

    先民有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在馅饼砸在他头顶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若狂的追问,而是反思其中可能存在的陷阱,并且意识到了……刚刚她下意识进行的提问,其实放在一个自训导院中毕业的训练生身上已多少显得有些异常。

    但幸运的是,达芬奇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这位中年绅士流露出苦恼的神色,他挠了挠头:“这么说吧,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出于对你的感谢。”

    “不、不,”艾米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微薄之事,哪里值得您感谢?”

    似乎表现的有些太过了,暗地里,他不禁这么评判着自己刚才的即兴演出。

    “那是你没有意识到你做了些什么,”装备部的部长哑然失笑,“毫不客气的说,你就是英雄,你就是将数百人从混沌侵蚀中拯救的英雄。”

    “混沌侵蚀?”年轻的荣光者这次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达芬奇先生……您会不会认错人了,在那座死寂之城中,我好像并没有做出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

    “不,你做出了。”中年绅士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带领着他们杀入了玛门所在的世界,这就是你最大的贡献。”

    “您的意思是杀死玛门?”

    杀死玛门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潘地曼尼南只是一个虚假的世界,而构筑在其上的贪婪地狱,同样也只是差分机中的一段数据——杀死它,对位于差分机外部的人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

    “恰恰相反,”达芬奇给出了理由,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理由,“你的贡献不在杀死了什么怪物,而在……集结、统合那些刚觉醒圣痕,或即将觉醒圣痕的持剑之人,并带领着他们亲赴死地。”

    “抱歉,我还是不太能理解您的意思?”艾米感觉隐隐抓住了什么。

    “所以就有必要和你从头说起,”装备部的部长说道,颠了颠手上的小玩意——那是一个黑色的铁十字,其上铭刻满了炼金术的铭文,“不过在那之前,有必要先对你表示恭喜。”

    “恭喜?”

    “恭喜你成为教团近千年历史中唯一一个尚未成为持剑者就拿到了铁十字勋章的英雄。”达芬奇怕了拍他的肩,将这个铁十字饰品放入了他的手中,“收下吧,这玩意的含金量还挺足的,只有很少人才有机会在持剑者阶段一窥它的真容——当然,你手头上这个是我特别加了料的。”

    “加了料的?”

    艾米一边摩挲着它,一边下意识的望向其上添加的复杂铭文。

    “聊胜于无吧,”达芬奇对他的这件作品显然不如何满意,但终归是出自他之手,必要的解释还是必要的,“主要附加了几个小小的却有些实用的功能——第一是储能,可以储存空气中游离的秩序之力,第二则是照明,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通过特定的口令激活这个功能,一定程度上能替代火把、提灯,第三则是爆裂,在面对真正的强敌时,你能通过内置在其内的特定指令引爆其储蓄的所有秩序之力,威力嘛……满状态之下,哪怕是高等妖魔也有可能会因此而受创。”

    “真了不起。”

    荣光者由衷的发出感叹,小小的十字能被赋予如此多的功用,真是非常非常的了不起,无怪乎他能在成为教团装备部的部长。

    “只是随手做的小东西,”中年绅士对此倒没有特别在意,他摊了摊手,“本来是要举办一个授勋仪式的,但我嫌麻烦就没弄,这些小功能以及我接下来说出的真相算是对你的补偿,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补偿。”

    艾米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恭谨的坐姿,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在开始之前,我首先要问。”达芬奇换了一个相对舒服一点的坐姿,让肩膀上的猫咪跳到了大腿之上,用手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对于先前的那场试炼,你都知道些什么。”

    “那是一个幻境,”年轻的荣光者组织着措辞,“一个并不简单的幻境。”

    “某种程度倒没有错。”教团装备部的部长摇了摇头,“我这边就从头开始吧——这场试炼,至少是你们的试炼,其实并不简单,用上了人工天……算了,你只需要知道用上了我们装备部最先进的实验成果就好了,希望通过战胜有形的敌人来塑造自身的自信心,帮助预备役的持剑者们更好的适应圣痕的力量。”

    “实验一开始成效非常不错,通过比较a、b两组的实验数据,我们可以发现,a组的不仅在觉醒率上低于b组,在存活率上更是完败。但事情的发展从来不会如此的顺利——意外如期而至。”

    “旧日支配者,”他顿了顿,“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当然听说过,还正面怼过。

    艾米与那曾经支配过被混沌笼罩的旧日世界的上古之神缘分不浅,但这并不意味着作为犹大的他,能够知道这些禁忌的知识。

    所以他只是摇头。

    “那是世界曾经的统治者最为终极的邪恶,混沌大源的直接化身,人类绝对不能遭遇之敌。”中年绅士简单的解释道,并借此引出了接下来的话题,“基本上可以被视作整个秩序疆域最强大、最疯狂、最可怕也是最为无解的力量——而在你我的脚下,在教团的现世迦南之下,正沉眠着一位旧日的支配者。”

    “您就不怕我是混沌打入教团的棋子?”

    犹豫了一阵,艾米不禁问道——旧日支配者的消息事关重大,哪怕泄露点滴,都可能引起教团内部的恐慌与震荡,这实在不像能说给他、说给一个刚刚加入教团没多年的新人听的隐秘。

    “你的精神色相是纯粹的、健康的蓝色。”达芬奇说道,“我相信我的机器,也相信创造了它的我——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呢?况且……这些秘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教团的上层之中都是公开的秘密。”

    但我不是教团的上层啊。

    荣光者又好气又好笑,只是还是装出一丝不苟的样子。

    “我相信以你在试炼中的表现来看,迟早都能跻身到这个阶层,而且,在那个幻境中,你或许已经和祂打过照面了也说不定,对你隐瞒不仅毫无意义,更可能会害了你。”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中年的绅士说道,而后微微愣神,用手杖敲了敲自己的头,不无尴尬的望向了他,“对不起,我刚刚说到哪里了?”

    “旧日支配者。”

    “没错,旧日支配者!”他拄了拄手杖,“这种人类完全无法理解的怪物能够以纯精神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潜伏在人类的梦境、或是意识之中——通过某种我们现今仍无法分析、理解的手段,它侵入了这场试炼之中,污染了那个虚假的世界,对相当一部分的试炼者施加了相当不妙的影响。”

    “有意义吗?”艾米问道,“还是祂打算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达芬奇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正如蚂蚁不能理解人的想法一般,人类根本无从理解那生于旧日宇宙的上古邪神,或许是打算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做些什么,又或者是出于单纯的毁灭与杀戮的**——祂的存在形式、认知方式、思维动因始终是模糊的、暧昧的、混沌的,仿佛一团永远在畸变、永远不可能看透的迷雾。”

    或许吧。

    荣光者抬了抬眉头——对此不置可否,赫姆提卡之下那可怕的怪物姑且不论,在幻境中所见的那位黄衣之王,却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有知性。

    这是化身和本体的区别?还是其中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因由?

    他不知道。

    所以不做评论。

    好在,他的沉默被当做了掩藏内心惊骇与错愕的手段,注视着他,注视着面前这位在试炼中有着远超预料完美表现的少年,教团装备部的部长不无欣赏的点点头。

    而后,他继续说道:

    “当然,也没必要因此感到挫败,旧日世界的主宰虽然强大,但我们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待宰羔羊——你的存在恰恰说明了这一点——祂撒播下混乱的种子,尚未来得及萌芽,便被扼杀了,被你——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我?”

    艾米指了指自己,直到现在他仍没弄明白,为什么这位即便在教团总部都有数的大人物会对他青睐有加。

    “就是你,”达芬奇肯定的点点头,“魔王玛门,它的存在与其说是试炼的一环,不如说充当的是一个背景板、一个防御机制,那些觉醒了圣痕的优秀者的消失与它没有哪怕一点关系,是成功觉醒后自然的脱出。”

    “你的意思是……”或许与早就有过与之类似的猜测有关,荣光者很容易接受了这一切,“它根本不是所谓的最终之敌。”

    “嗯。”中年的绅士扶了扶单边眼镜的镜框,“你的做法超出了我,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玛门本来是相当于背景故事一样的设定,给所有人塑造一个长远的目标,一个必须击败的假想敌,可我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真的有人能集结幻境中的绝大部分人,发起一场几乎必死的远征——更没有想到,这场近乎无谋的远征,反而令那位被封印于迦南之下的旧日支配者留下的后手失去了效力。”

    “它留下了什么后手?”艾米问道。

    他想起了考伯克——他的身上应该同样有那位黄衣之王留下的后手,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只是想来不会太好。

    “污染,混沌的侵蚀,噩梦的呢喃,心智的异化——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达芬奇的声音低沉而平缓,很容易让人生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错觉”,但艾米知道,这绝非可以一带而过的小事,无论是混沌侵蚀,还是噩梦呢喃,抑或是心智异化,都足以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令最为虔诚的信徒,堕落成彻头彻尾的怪物,而大规模的腐坏堕落,对于一向以正统性、纯洁性自居的教团,绝对是最为糟糕、最不乐见的事态之一。

    “但幸运的是,一切都被你扼杀在了尚未萌发之时。”他顿了顿,“所有人,所有在试炼中死去的人,都成功的脱离了幻境的束缚,赶在那无可挽回的恶堕到来前。”

    “所以——”

    “你是英雄,你拯救了所有人,这枚铁十字勋章,你当之无愧!”

    “他们,我是说那些被混沌寄生、侵蚀过的人……会如何?”短暂的沉默后,艾米忍不住问道,“还有……如果有人——有被混沌侵蚀过却没来得及脱出这场试炼的人,他最后会面临怎样的终局?”

    “浅层的混沌侵染并不难治愈,他们在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后还能再一次的进入战斗序列,”中年的绅士摇了摇头,“但若是未能及时进行干涉,精神与混沌逐渐同一化,那么……他将成为我们的敌人,不死不休、你死我活的敌人——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嗯,我会的。”

    这不是虚言,来自赫姆提卡城的荣光者,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该下狠手的时候,绝对不会有半分含糊。

    只是……他仍然不免为考伯克,为那个来自拉姆斯登的矮个子少年的终末而扼腕——如果……他当时能狠下心来杀死他,杀死可能为黄衣之王意识侵染的他,或许……能够救他。

    但世事没有如果,死亡先兆令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窥见未来,可他终归不是先知,终有疏漏的时刻。

    一切已然无可挽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