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六好久不见……以及初次见面I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尽管能力的具体参数并没有公布,但艾米大概也能猜到结果。

    能力暴走。

    不纯熟的能力运用。

    极低的契合度。

    如果教团会根据能力的强弱、适用范围、实用性给每个人的能力进行定级,那么以他在测试中的表现,有很大的可能会被列入最低一级。

    而这无疑,将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尤其是进入信理部的计划,产生极其严重的影响。

    过往的功绩、个人的能力——

    这些固然重要,但作为一名持剑者,衡量他价值的标杆始终都是自身的战力。

    毕竟,持剑之人本身就是教团手中的剑。

    如果连高强度的战斗都无法承受,那么要这把剑还有什么用?

    所以……

    必须要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证明自己的价值。

    但现在更重要的是——

    找到他的宿舍。

    是的,是一间四人的宿舍。

    持剑者虽然从训练生时期起就一直被作为战士培养,但当他们成功融入圣痕,觉醒了自身的能力,掌控了超凡之力后,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简单的被视为战士,他们将会渐渐获得能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荣誉与地位,而现在,一间干净整洁的宿舍只是一个开始——一个值得畅想的开始。

    花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好自己的宿舍,用引导员发给他的钥匙,打开了宿舍的大门。

    机械表的指针标注在三点一十二分,宿舍内理所当然的没有人。

    这个点,其他人应该都在做适应性训练,或是听课吧。

    年轻的荣光者扫视一周后,将视线从另外两张明显有人的床榻上移开,将自己的手提箱搁好,横躺在剩下两张床铺中采光稍好的一张上,稍作休憩。

    床铺并不软,但胜在安心。

    轻轻闭上了眼,冷峻的面容也不禁变得柔和起来。

    他睡着了。

    短暂接触时光长河,并对它施加影响,不仅损害了他的身体,更让他的精神遭受了重创,这一觉他一直睡到了晚上七点,才在门把手的转动声中醒来。

    然后起身。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哟,”心情愉快的他,罕见的加上了发语词,“是汉森啊。”

    “犹大!”打开宿舍门扉的金发大汉愣了愣神,随后犹如蒸汽机车一般朝他呼啸而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还好,只是一场试炼而已。”艾米对此理解不能,但一个大男人抓住他又哭又闹,他其实还……有那么点开心?但感觉归感觉,嘴上怎么说却又是另一码事,“又不是生离死别的,真的没必要这么激动。”

    然而,汉森的下一句话、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不由愣住。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说,双膝跪下。

    豆大的泪珠顺着那张粗犷的面容滑落,声声泪下。

    “他这是……”

    如果说先前还勉强能用友人阔别重逢的感动来解释的话,现在一个大男人哭成这幅模样无论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于是,他将目光转向了门外的另外一人。

    “他很内疚,”科兹莫——金发的贵公子耸了耸肩,“他一直认为,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他一时冲动而向你动手,或许你和考伯克就不会死。”

    “我,”艾米指了指自己,“和考伯克?”

    “嗯……因为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加上劳瑞没能挺过与圣痕的融合,我们其实不是那么乐观。”科兹莫说道,脸上也浮现出笑容,“不过,回来就好。”

    “是啊,回来就好。”年轻的荣光者顿了顿,重复道,“回来就好。”

    ——可惜有些人,或许永远也没办法回来了。

    他的脑海中不禁掠过了考伯克的身影,以及他曾许下的承诺,于是打开搁在床边的简易手提箱,从中取出了一盆月光草,一盆快要枯死的月光草。

    “其实……没必要如此。”艾米将盆栽放好,看向了依旧痛哭流涕的大汉,“没必要将死亡想的那么糟糕。”

    在那场试炼中,死亡不仅不是真实的死亡,更是脱离幻境的有效手段。而如果遭受到了黄衣之王的侵蚀,那这里的“死亡”还是一种解脱、一种恩赐。

    “听上去似乎有隐情?”科兹莫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嗯。”

    艾米点点头,却没有多说,既然教团没有选择将混沌侵蚀这件事公开,这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多嘴而挑起事端。

    “好啦,犹大都说了这里头有隐情了,别哭了,继续哭下去,只会惹人发笑。”金发的贵公子拉起跪在地上老半天没起来的大汉,转而看向他,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叹息,而后说道,“犹大——”

    “嗯?”下意识的发语词。

    “做好心理准备,”科兹莫说道,“你现在的名声不太好。”

    “名声不太好?”艾米挑了挑眉,“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场试炼,所有人在苏醒后都被这样告知。”科兹莫摇了摇头,“而其中又有相当部分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魔王玛门原本就不是一个必须攻略的对象——所以,有部分人将那些因你而‘死’,并且再没有醒来过的人的死,尽数归咎到了你的身上。”

    “听上去……”艾米抿了抿嘴,“挺糟心的。”

    “糟心还是小事,”金发的贵公子再次叹息,他看着他,相当认真的说道,“有些人在知道你还活着后,恐怕会将这种对立付诸行动。”

    “这样啊,”点了点头,荣光者并不在意那些人的敌视,“那就让他们来吧。”

    “你心里有数就好。”科兹莫摇摇头,“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有个心理准备总好过突然就接触到这些糟心的事。”

    “也是。”艾米认同的说道。

    自始至终,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谈起那场试炼的最后,没有谈起……考伯克。

    但耿直的汉森不同,完全没有意识到二人默契的金发大汉忍不住问道:“犹大,考伯克呢?他还活着吧——他一定也还活着吧。”

    艾米沉默。

    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更不想回答。

    只是在此时,看着金发大汉那双晶莹中满是希冀的大眼睛,他深刻的意识到,他已然无法继续逃避下去。

    因此——

    “他死了。”

    他说道,干脆利索的否决了对方的念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