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两堂课II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与位于外城区的训练场那恶劣到普通人几乎无法立足的环境不同,沐浴在主光辉之下的加菲尔德大教堂,温暖、安静、圣歌缭绕,一片祥和。

    同样,与实训课的讲师斩首者加西亚不同,军事理论课的讲师编织者卡修·瓦尔德是一位相当温和的年长者。

    他大约三十岁出头,有着一头柔顺的栗色碎发,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的方框眼镜,本就俊秀的面庞在时光的沉淀下越发的温润,翡翠色的瞳仁如一泓清泉般清澈见底、滋润人心,无论何时何地总是穿着一套匀称得体的燕尾服,对待任何人脸上都始终洋溢着温和、得体的笑容。

    若是要在教团范围内票选一位最受欢迎的大持剑者,他不说一定能稳拔头筹,但至少能在前三中稳居一席之地。

    并且男女通吃。

    这就是他的魅力,而这份人格上的魅力没有局限于为人处世方面,在教学与授课领域表现的也同样突出。

    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学习对象有着何等特殊的身份、地位与来历,他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教导成合格的人才。

    这一次自然不会例外。

    在短短的数次课程后,他便无可争议的成为了在这批新生的持剑者中最具人气的讲师,不要说加西亚,就算是剩下的讲师们一起加起来,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而他,今天带来的课题是——

    “战争中的多兵种协同作战。”

    别看标题很大,很空,很泛,但实际上都是些很简单的知识理论,以及必要的信念传承、灌输。

    比如——

    “同学们,在了解未来战争中多兵种如何协同作战之前,我们首先要有一个概念,那就是什么是战争。”卡修·瓦尔德敲了敲手边的小黑板,视线在讲台下方巡视一圈后说出了答案,“战争是暴力的最高结晶,是超出了个人、群体限制的终极暴力手段,也是人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赖以生存的必要手段。”

    “它无关乎善恶,也没有无辜。”极富知性气息的大持剑者脸上明明挂着招牌式的温和笑容,说出的却是残酷无比的话语,“在秩序与混沌的残酷战场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是天秤上的筹码,是随时可以被丢出去进行兑子的小卒子,但没必要因此动摇了内心的信仰。”

    “因为——”他稍作停顿,“在我们的身后,是我们的族类,是我们的亲人,哪怕是为了他们,我们也必须死战不退,必须敢于牺牲。”

    “因为——”他再一次的以此为楔子展开话题,“我们,乃至教团,乃至人类,乃至整个秩序世界,都已没有了退路,都已经……输、不、起、了!”

    他的声音并不洪亮,却足够振聋发聩。

    他的口吻并不狂热,却足够煽动人心。

    然而,艾米·尤利塞斯却并没有被这一套说辞所打动,他只是小心的隐藏好自己的小心思,然后冷眼旁观。

    说是信念的传承也好,说是意志的继承也罢,甚至当成是洗脑也无所谓,年轻的荣光者对这些漂亮话不感兴趣。

    持剑者是教团手中的剑,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教团都绝不容许这把剑被他人染指。

    这一点毋庸置喙。

    集体荣誉感的塑造是必要的。

    卡修·瓦尔德解决的,是加西亚所提到过的,却没有解决的……为什么而战的问题。

    人要为了什么而战?

    作为一把剑,应该将刀锋指向何方?

    诚然,持剑者是战士,但伟力归于自身,把持着教团大半军事力量的他们,何尝又不是教团的统治阶层?他们势必不能成为只知战斗的蠢物,势必要拥有足够强大,足够坚韧,足够抵御权势侵蚀的精神意志。

    为什么而战?

    答案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教团而战。

    但为什么要为教团而战?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值得商榷的问题——而现在,卡修·瓦尔德正在引导他们,引导这批新生的持剑之人得出问题的答案。

    他们是在为谁而战?

    为教团吗?

    并不!

    他们是在为了全人类,为了整个世界,更是为了自己而战!

    集体的荣誉感,集体的自豪感,集体的自觉性油然而生,连带着精神面貌也为之焕然一新,而更重要的是……谁能代表正确?谁能代表正义?

    只有背后握住刀子的人。

    只有教团。

    但就算如此,即便如此,艾米也不认为有干涉的必要,也只是冷眼旁观。

    因为,持剑者终归是教团的持剑者,从他们的诞生到晋升,无不与教团休戚相关,盲目质疑、盲目怀疑不仅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反倒会给他们未来的晋升、发展造成大量不必要的妨碍。

    况且,他也不打算针对教团。

    只是多少有些让他意外,这位性格温柔的讲师似乎并不打算将这堂课变成一堂思想政治教育课,在寥寥数句激发了学员们的热情后,他就此打住了话题,笑眯眯的看着气氛越来越高涨的课堂。

    一直到教堂再一次恢复了安静,他才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了课堂。

    “正如我先前所说的那样,战争,是暴力的终极阶段。”卡修·瓦尔德说道,“但你们恐怕并不清楚,也没有这个意识——自从黑暗降临以来,自从王都普罗米修斯被黑暗吞没以来,战争的烽火与硝烟从未停息。”

    “敌人——”拖长的话音,凌厉的目光一扫而过,“是整个世界。”

    “为了对抗这个世界,为了对抗这个黑暗日益侵蚀的世界,为了对抗这个不断重复着悲哀与绝望往事的世界。无论是我们教团,还是那些生来高贵的荣光之裔,乃至是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任何一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战斗,无时无刻不在抗争,无时无刻不在竭力生存。”

    “所以,你们必须时刻做好准备,时刻做好战争到来的准备——真要说起来,这堂军事理论课也是为此设立的。”卡修·瓦尔德的嘴角抿出一个轻柔的弧度,“现在,我有必要和你们谈一谈教团的多兵种作战体系。”

    “第一个要说的,是持剑者。”性情温柔的讲师挥了挥手中的教鞭,“不过在说这一个问题之前,我想了解下同学们的看法——同学们觉得在战争中,我们持剑者需要扮演什么角色?有谁来回答这个问题吗?”

    氛围稍显静默。

    但只持续了短短的数秒钟,很快,哗啦啦的便举起了一片手。

    “看来大家的学习热情很是高涨,”卡修·瓦尔德的目光在举手的学员之间巡视一周,而后点了点头,“现在,有请尼尔同学回答这个问题。”

    “是尖刀。”尼尔——银发的少女说道,一字一顿的说道,“凿穿敌人防线,击溃敌人斗志的尖刀。”

    “虽然有些片面,但大抵上没有错。”大持剑者温和一笑,示意少女坐下,“说持剑者是尖刀,其实有所夸大,在真正的战争中,尤其在正面作战中,持剑者扮演的角色是中坚,是正面承受压力而不至于崩溃的中坚——但战争是复杂多变的,也存在被打散成各个作战小组,帮助圣教军稳住局势的可能。”

    “因此,我对持剑者的定位是中坚兼多面手。”军事理论课的导师说道,“至于尼尔同学所说的尖刀,有些太过武断了,妖魔确实在大部分时候都浑浑噩噩缺乏知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永远如此——在广袤无垠的至深之夜中,存在着一类被我们冠以‘领主’称呼的高等妖魔。”

    “在力量上,它们与普通的高等妖魔没有多少区别,甚至普遍还会更弱一些,但在智慧上,以及统率力上却是千差万别——它们拥有真正的,近似于人的智慧,并且天然能通过自身的精神网络操纵处于它领域之内的,所有位格低于它的妖魔。”

    “而且,更关键的是,高等妖魔虽然有着高等这个一看就挺厉害的前缀,但在至深之夜中,它们的数量绝对不会少,而普通妖魔的数量更是会远远超出你们的预估,毫不客气的说,战斗一经爆发,无论有着多么精妙的战略,无论在行军上多么小心谨慎,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改变我们已经被包围的事实。”

    “那不是完蛋了?”

    台下认真听课的学员中,有人忍不住说出了丧气话。

    “所以,才有多兵种配合的必要。”卡修·瓦尔德笑了笑,“人类之所以有别于世间万物,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原因便在于智慧,哪怕再如何不利的局势,只要是能够分析、理解透彻,那就有解决的办法。”

    “如何在至深之夜中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作战,无论是我们还是荣光者的骑士团都在找寻着办法,现如今不说硕果累累,但至少也算积攒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

    “而第一,就是炼金术、炼金装备的推广和普及。”

    “便携式提灯、抗侵蚀药剂、蒸汽大剑——前者解决了战场的照明问题,而抗侵蚀药剂则让远距离、长时间的作战成为了可能,至于最后的蒸汽大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它让凡人拥有了足以与荣光者、持剑者比肩的斩击强度——虽然仅仅是强度,仅仅是伤害力与破坏力,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事,至少给了凡人们一个机会,一个参与到正面战场的机会,一个斩杀妖魔,乃至高等妖魔的机会。”

    “第二,则是进行不同兵种的合作——持剑者、圣教军、圣歌队,现在教团所掌控的军事力量主要有这三类。持剑者自是无赘多言,圣教军主要吸纳凡人信徒,并对他们予以严苛的训练,使他们能够掌控军阵的基本变化,能够掌握蒸汽动力大剑的正确使用方法,并依靠精诚的合作以及数量上的优势形成对妖魔的局部碾压优势。至于圣歌队,则从虔信者中选拔,他们能以虔诚的祷告声与无处不在的主相沟通,从而成为至高之光在地上的代行者,借用那神圣的力量与权柄。”

    “第三,则是我现在在做的,为教团培养新血。”原本低沉平缓的语气骤然活泼了起来,他眨了眨眼,半是开玩笑的说道,“而你们……就是我的心血。”

    顿了顿,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好了,玩笑到此为止,圣教军和圣歌队我已经介绍过了,同学们有能猜出不同兵种间是如何进行合作的吗?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吗?很好——科兹莫同学请起立。”

    “持剑者是进攻的中坚,圣教军是防御的主力,而圣歌队是予以一锤定音的关键一点。”科兹莫起身,“持剑者得大队承担着最重的负担,负责抵御住妖魔们第一波、冲击力最强的攻势,而之后被打散的攻势则由圣教军进行消化、进行固守,最后,决定战斗胜负手的,是圣歌队。”

    金发的贵公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圣歌队所借用的,是主的力量与权柄。”

    “看来这位同学对圣歌队的了解非常深。”卡修·瓦尔德,这位一向以好脾气而闻名的讲师微微抬了抬眉头,随后带头鼓起了掌,“在最初预演的沙盘中,圣歌队的确充当着决定战场走向的胜负手,但随着数次实战,我们发现,战术的拟定完全没必要如此死板,僵硬,圣歌队在辅助领域的作用,丝毫不逊色于它的伤害力与破坏力。”

    “该如何灵活拟定战术,这是后续会讲到的内容,之后我们会有专题,专门对圣教军、圣歌队,以及它们的军队、它们的战术进行介绍、进行分析。”

    “至于现在——”

    他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而后挥了挥手。

    “下课。”

    ps:今天的状态很糟糕,卡文了,然后圈子里又发生了一件特别让人震惊也特别让人心寒的事,《他从地狱来》被人实名举报了,然后被迫完结,无论以作品还是作者而论,真的是非常非常令人痛心的结局,因为文虽然不是什么正能量的文,却也有一股任侠之气,而作者本人,更是奇幻分类公认的好人,然而现下却发生了这档子烂事,有相当大的可能性还是圈子里的人动的手,真是应了那句话,地狱空落落,魔鬼在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