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一两场对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斩首者加西亚。

    哪怕在清扫者大队中,他的名声也一向不好。

    性情暴虐,言语粗鄙,攻击性强,并且极其护短。

    更重要的是,他很强。

    四印级别的大持剑者几乎稳站了教团强者序列的第二梯次,而他,哪怕在四印级别中都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野性直觉、神速领域、圣灵觉醒、电能喷涌——

    四大能力虽达不到相辅相成的地步,却也足够以它们为核心形成灵活多变的多重战术。

    能力的巧妙搭配再加上个人的勇武,在他真正计较的事情上,很少有人能让他让步。

    但并不意味着没有。

    至少眼前这位,绝对是其中之一。

    那是一位看上去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男性,霜白的长发被很是随意的用马尾扎在了身后,一张并不如何沧桑的脸上却刻满了岁月留下的印痕。

    并没有散发出什么惊人的强者气场,也不存在什么平淡无奇的就像一个普通人,他仅仅是站在那里,身如松柏,画风极其不妥的叼着一根苦艾草,玩世不恭的站在那里。

    然而……加西亚在看到他的同一时间,面部肌肉微微痉挛。

    在教团内部,在持剑者中,走到凡人之路尽头,有资格角逐最强之名的人虽然不少,却也绝对不多,陨落在赫姆提卡的布莱克绝对称得上其中之一,但与面前的这家伙相比,又多有不如。

    他的名字是怀曼,尽管很多人将他称作老兵怀曼,但更多的人将他称作疯子,疯子怀曼。

    但这还不是令他如此忌惮的原因,真正的原因不仅在他那强横的实力以及偏执到近乎疯狂的性格,更在于他是清扫者大队的队长,是他的……顶头上司。

    “为什么不动手。”

    霜白长发的男人问道,他的声音不大,很是低沉平缓,他的身材也并不怎么怎么魁梧,至少与他,与加西亚相较,可笑的就像一个体格才刚开始长开的小不点,可在气势上却完全压垮了那位素以粗鄙、凶悍闻名的斩首者。

    如同豺狼遇到了雄狮。

    加西亚久违的感受到了生命遭受致命威胁的战栗,感受到了全身血液奔涌激流的亢奋。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经受第五次施洗前,彻底整合自身能力,打开枷锁前,他没有哪怕半分的胜算。

    于是,他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一拍头顶的大光头,狰狞的面容露出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队长大人,我听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你确定?”怀曼嘴角勾勒出一个普通的,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拉尔夫那小子是你的侄子吧——你不打算为他做些什么吗?比如报仇什么的?”

    拉尔夫——

    那个被人一拳揍进医务室,让他相当没面子的小混蛋。

    加西亚脸色的表情微微一顿,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吃了苍蝇又吐不出来的那种难受苦闷,但只是一瞬间,很快他的脸上便重新摊上了笑容:“再怎么也要给您卖一个面子不是?”

    怀曼,这位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是本届持剑者的总考官,也是全权负责者,不要说他,就连卡修·瓦尔德这般人物在这里都要受他节制,所以这个理由是充分且恰当的。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那我可要多谢你了,”怀曼脸上的笑意更甚,如刀锋般锐利的双眼给人一种令人浑身毛发顿直的危险感,“我记得你在今天的课程上似乎有专门叫他上前来发言,怎么?你当时难道不是打算趁这个机会找他茬,然后……教训他一顿?”

    “还真是关心那个小家伙,”有着斩首者称号的加西亚自然不会是只会一味逃避的软蛋,在意识到无法隐瞒之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直接了当的问道“你当时在附近?”

    “或许吧,”怀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告诉我,是什么让你放弃了动手的打算。”

    “是——”

    一时语塞,身材高大魁梧的光头大汉沉默。

    但斟酌再三,他还是开了口。

    “是直觉”

    这是近乎不讲道理的回答,若是常人,大概会感到难以置信,但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对此却并不意外,只是了然的点点头,没有再看他哪怕一眼,就此转身离去。

    注视着他的背影,加西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愠恼,但没有多说。

    说——说些什么呢?

    尽管知道那个名为犹大,被怀曼关注着的少年一定有问题,但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得出口!

    他可是加西亚,斩首者加西亚!

    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一印级别的持剑者吓到了?开什么玩笑!

    目送着那个疯子的离开,身材高大魁梧的几如巨人的大持剑者发出一声冷哼,随后转身离去——也正因此,他没有看到,怀曼忽的停下了脚步。

    “有何贵干?”

    用马尾将霜白长发扎在身后的男人抬起头,以审慎的目光注视着拦住他去路的,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笑容的卡修·瓦尔德。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军事理论课的讲师朝他微微躬身,面色渐渐凝重:“这件事对我非常重要——还请您高抬贵手。”

    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教团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持剑者之中有资格角逐最强称号的怀曼侧过身避开卡修·瓦尔德的行礼,眸光闪烁:“如果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自无不可。”

    “劳烦您了。”卡修·瓦尔德——有着编织者名号的大持剑者说道,“还请您帮我调查一个孩子。”

    “犹大……?”略显疑惑的语气。

    “不,并不是。”性格温和的中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而后给出了回答,“是科兹莫。”

    “那个孩子,我知道的。”被加西亚称为疯子的男人脸上浮现出合理的温润笑容,“这一批新生之中,有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小家伙,他和他走的很近。”

    “犹大是吧。”这个名字,卡修·瓦尔德明显也有所耳闻,“确实是一个相当有潜力的家伙。”

    “没有这么简单,圣歌队的编织者,至上的神灵。”怀曼说道,眼中隐隐流露出危险乃至于疯狂的光芒,“他……与所有人都不一样,一般的人绝对没办法令我们大名鼎鼎的斩首者感到畏惧,感到震怖。”

    “加西亚?”卡修·瓦尔德捋了捋右侧垂落的碎发,“他可不像是会被吓到的人。”

    “但比起人,他在直觉领域更接近于野兽。”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嘴角微微翘起,“而野兽……往往能察觉一些人类所无法察觉到的东西。”

    他顿了顿:“比如血腥味,也比如——”

    “死亡。”

    最终,勾勒出一个狰狞而嗜血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