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二坠入梦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艾米对发生在地上世界,与他密切相关的谈话一无所知。

    他此刻正在入梦。

    没有日月,没有星辰,空空落落的天空,是钢铁筑就的穹顶,这里没有诗与远方,有的只是冷冰冰的,属于金属。属于机械、属于文明的美感。

    这里是梦境,也是故乡。

    年轻的荣光者难得的泛起了一丝亲近感,但来不及展露笑颜,视线便停驻在突兀出现在面前的小小女孩身上。

    而后,他皱了皱眉,说出了她的名字:“嘉苏。”

    魔女嘉苏,一个迄今为止他仍然没办法看透的女孩,一个迄今为止仍然被谜团所笼罩的女孩,一个对他表露过恶意,也时常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善意的女孩,一个既有着魔女式的狡诈与残忍,又有着孩童式的天真与无邪的奇怪的家伙。

    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姑且能算雇佣者与被雇佣者。

    她是他的雇主。

    “让淑女久等可不是绅士所为——”身材娇小的女孩不满的嘟起了嘴,随后又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算了,绅士也不是什么好词。”

    “……”艾米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干巴巴的说道,“抱歉,有一些突发情况。”

    对眼下的情境,对嘉苏的突然出现,他没有丝毫的惊讶——原因很简单,他知道,他早就被告知了,这里是何方。

    是梦境,是嘉苏的梦境。

    通过无颜之月的假面,他不仅得以获得一套与犹大别无二致的虚假形貌,更可以借此连通嘉苏的梦境,然后达成情报上的交流。

    ——他可一点没忘,他来教团可不是真的来参加持剑者试炼的,而是为了照顾好他那令人操心的妹妹,为了探寻世界的真相,为了……完成嘉苏交代的任务,确定教团所谓的“天门计划”到底指代的是什么。

    所以,联系是必须的。

    而在地上之神奥古斯都的领域内,以任何方式进行联络都不存在所谓的绝对安全——甚至是他现在脸上这副由无颜之月变换出的虚假形貌,也无法真正遮蔽那位曾一手终结一个时代的老人的敏锐目光。

    同样,现在所使用的梦境连结,也有暴露的风险。

    只是可能性太低太低。

    除非那位被教团信仰的神圣,是一位喜欢偷窥别人睡觉的绅士,不然几乎没有可能会被察觉,会被发现。

    “也是,如果是你的话,不惹出点突发情况,还真说不过去。”嘉苏没有死揪着先前的问题不放,反倒相当惬意的在这片以钢铁筑就的大地之上散着步,东走走,西凑凑,如同孩子一般对周遭的事物保有旺盛好奇心,“说吧,你在那边遭遇了什么好玩的事?”

    “好玩?”艾米摇了摇头,“如果旧日支配者这种东西能被称作好玩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差不多也到了快坏掉了的地步。”

    “又一个旧日支配者?”身材娇小的女孩啧啧称奇,“你还真是走哪都会炸出深海级别的怪兽的主角体质——话说……哈斯塔怎么惹到你的?”

    “是祂的投影,”年轻的荣光者摇了摇头,“或者说化身。”

    然后将在教团那场试炼中发生的事情,挑重点的大致说了一遍。

    “然后呢?然后呢?就这么结束了?”嘉苏对他的故事相当感兴趣,一直叽叽喳喳的追问个不停,但显然,她对故事的结果非常不满意,“到最后你告诉我一切都是幻觉——你不觉得这个解释太牵强,太附会了吗?明明发生了那么多事,经历了那么多事,结果又回到了原点……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并不是回到了原点,”艾米说道,坦白的说,当发生在虚假试炼空间中的一切有了一个可以诉说的听众后,他的心态平缓了很多,也放松了很多,“无论这份经历还是这份情谊都不是虚假,当试炼结束后我们都有了各自的收获,也重新聚在了一起,继续着之前未完的旅程——这不是一个挺棒的结局吗?”

    虚幻和真实,从来都只有一线之隔。

    “是啊,”身材娇小的女孩叹了口气,“前提是你能回到现实。”

    “回到现实?”荣光者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你想想看啊,”嘉苏说道,“如果试炼因为某种原因没有被终止,你们所有人都被困在了那个没有希望的世界——这是一个何等悲哀的故事。”

    “确实,”艾米想象着那样的情境,不由打了个寒颤,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固执的坚信,“但只要人还活着,就会有希望不是?”

    “呵——”

    对于他的后半句话,来历莫测的女孩发出意味不明的发语词,随后轻笑出声。

    好一阵子之后才抬起头,说道:“希望如此。”

    “是啊,希望如此。”荣光者并未太过在意她那多少显得有些诡异的态度,“还活着不就是为了希望吗?如果连希望都没有了,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过绝望,太过阴暗了——至少我相信,至少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希望,还有未来。”

    “呼……”嘉苏长舒出一口气,摇了摇头,“你开心就好。”

    随后,她主动岔开了话题:“在那之后,有发生什么吗?”

    “那之后……”这话题略有些跳跃,艾米在短暂的沉吟之后下意识的问道,“哪之后?”

    “你们回归现实世界之后。”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当天晚上我们就在现实世界中聚了次,然后发现……虚幻与现实的界限,其实……很模糊。”模糊到太过真实的虚幻仿佛就是真实——年轻的荣光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反而谈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对了,关于玛门,关于教团与混沌教派的合作,关于潘多拉你知道些什么吗?”

    “当然——”

    女孩以刻意拖长的尾音作答:“不知道。”

    不等艾米提出接下来的问题,她便再一次开口,说出了更气人的话语:“虽然大概能够猜到,但我似乎没有告诉你的理由。”

    她趾高气扬,流露出小女孩儿独有的,那种快来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的表情。

    荣光者没有理会她。

    因为他估摸着,如果他真的求了她,恐怕得来的只有一句你求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以嘉苏那和小孩子一样的贪玩性子,别说,还真有可能。

    于是,当话题趋于冷却,生硬之际,他果断结束了今天的联络,和嘉苏,和这位梦境世界的主人告别,然后身影消失在了这片冰冷,空寂的大地。

    “又是孤单一人了。”

    若有所失的娇小女孩对着空无一物的世界叹息,偌大的世界之中,只有一人、一影相依为伴。

    时光仿佛就此停滞。

    嘉苏一个人坐在公园上的秋千上,孤零零的荡啊荡,荡啊荡……

    单调、重复的动作仿佛可以一直持续到永远、永远。

    她没有离开,也没办法离开。

    因为——

    这是她的梦境,也是她的……故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