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三演员业已就位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世界从来不会因一个人而停止旋转。

    呃——

    这话放在这里或许有失偏颇,但大抵上没错,只是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有待商榷。

    比如……世界真的会旋转?

    显然不可能。

    当然,细节上的错漏不过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小瑕疵,真正值得人深思的,是其中的道理,放在眼下这个情形也丝毫不会让人感到违和的道理。

    当艾米·尤利塞斯入梦之际,其他人可没有停止他们的行动。

    在缺乏天然光源的地下世界中,昼夜的差别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自身的生物钟所击败,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荣光者这般心怀鬼胎。

    当外界的夜色渐渐深沉之际,在教团的地下空间之中,依然有人在行动。

    斯派克正是其中之一。

    只是他所呆的地方既非是训练场,也不是图书馆,而是……办公室。

    他在全权负责此次招录工作的总考官怀曼那里,静静的等候着审判、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简单的来说,就是

    他犯事了。

    他被抓了。

    “你知道我来找你是干什么的吧?”

    斯派克直到现在还记得,在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回到寝室洗了个澡正准备睡下时,听见敲门声打开门后,看见怀曼那张满是岁月刻痕,还有不少蜿蜒密布的疤痕的面庞时是什么感受——大概,和见到了真正来自地狱的恶鬼没什么区别吧。

    是的,看到他时,少年就意识到了不好。

    在学员阶段,他们所有人都被严格禁止了对能力的开发和使用,而他……并没有遵守这个规则,利用能力的隐蔽特性,肆无忌惮的在生活中磨练和使用自身的能力,记录着一些有那么点侵犯他人**的事情。

    比如记录女生裙底的风光。

    比如让走光的一刻成为永恒的瞬间。

    有着完全记忆这一能力的少年,只要他想,他能够记住任何他所看到的画面,听到的声音,品尝到的味道,触摸到的感觉——在必要时,甚至可以反复回味、那不经意间看到的美好风光,反复重温那不经意间触及的那一抹少女的滑腻。

    只要有过一次,他就能享受千万次。

    这个能力对他,对信奉享乐主义的他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

    稍稍有点欠缺的是——

    这些美好之物,只能自己一个人独享。

    不能造福广大男性同胞,真是太可惜了——明明是那么广阔的市场。

    但好在,他作画水平不错,能够还原脑海中画面的六七成神髓,倒也多多少少在男性学员之中打开了那么一点销路。

    所以,当主考官怀曼找到他时,他才会如此的惶恐,如此的绝望。

    ——完蛋了。

    然后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带到了办公室。

    战战兢兢,神思不属的等待者,等待者审判的结果。

    一直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的是……卡修·瓦尔德讲师?

    “哦?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讲师看了他一眼,朝他流露出温和的笑容,“不打扰了,您这边先忙吧,我待会再过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退了出去,并掩上了门扉。

    “没有必要。”全权负责本次招录工作的主考官从桌上拿起一分材料,追了出去,但不知是没追到还是怎么着,又退了回来,“你在这边不要走动,等我把资料交给瓦尔德讲师,就会回来。”

    “好的。”

    斯派克自然应允,并就此等待。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一点消息都没有。

    ——斯派克站立不安。

    该怎么办好?该怎么办才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他手足无措。

    紧张,焦虑,彷徨——

    鬼使神差的,他挪动了僵硬的身体,鬼鬼祟祟,鬼鬼祟祟的摸到门边看了一眼。

    什么也没有。

    空落落的。

    于是长呼出一口气,绷紧的肌肉,被恐惧与不安支配的精神终于得以稍作舒缓,然后……

    一些小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没有人在。

    要不要趁机逃走?

    当然,这个念头也就在脑海中转悠转悠,真要付诸实践,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但不敢逃跑,并不代表他不敢做些无关紧要的小动作。

    噗通——

    噗通——

    在越发亢奋的精神之下,心脏开始隆隆作响,血液则如重汞奔流。

    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做些什么?

    一边在门缝中露出半个脑袋探头探脑,一边动着某些不该动的小心思。

    很好,还没回来。

    有着完全记忆能力的斯派克,通过自回放怀曼离去时的情境,确定了一个细节——从离开,到脚步声消失,那厚牛皮靴与地板的碰撞声足足传出了五十四声!

    也就是说……留给他反应的时间非常充裕。

    可以一试。

    斯派克的胆子本身就不小,不然也不会违背规章制度胡乱使用能力,更不会为了取材而大半夜跑去偷窥女性宿舍,贩卖那些游走在被封禁边缘的小黄……不,艺术品。

    但与这次的铤而走险相比,以前那些犯禁反而不算什么了。

    被逮到百分之百会死!

    而且死的相当难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紧张感,刺激感却令他空气的亢奋起来。

    呼吸渐渐粗重——

    眸光反而渐渐明亮。

    “干了。”

    他说,然后付诸了行动。

    ——小心、小心、再小心。

    蹑手蹑脚的,斯派克逼近了办公桌,然后……屏住呼吸。

    “噗通”、“噗通”、“噗通”——

    世界一片静谧,能听到的只有心脏那稍显急促的跳动声。

    “完美。”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目光移至了办公桌,更确切的说,是摊在桌面的文件上。

    ——绝密。

    瞳仁微微收缩,斯派克下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视线下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名字,一个并不陌生,一个近段时间耳朵都听出了茧子的名字。

    “犹大。”

    下面是他的相关信息。

    地区:赫姆提卡

    能力:加速(暂定名)

    参数:

    评定语:

    1.圣痕融合度极低,“圣灵之血”呈块状分布,初步推断,融合进度低于百分之十,后续潜力极差,不具备二次洗礼的先决条件。

    2.能力极不稳定,推断极限负荷在零点五秒以内,能力发动超过零点三秒有极大概率会诱发能力暴走。

    3.能力表现因该生在第一次测验之时便发生了事故,数据不足,无法判断。

    4.评级:未计入现有评级体系,属残缺品。

    5.综上述所述,该生与圣痕的相性极低,无法稳定、有效、安全的运用能力,缺乏更进一步的上升空间,如具备相应能力,可转入后方文职体系发挥作用,若不具备此方面素质,推荐归入清扫者大队,予以相应的磨练。

    他顺着被标注为绝密的报告书一路读了下去,跳过一系列复杂的让人看着眼睛都要花的参数,在最后面的评语处微微愣了愣神。

    随后嘴角咧出一个弧度。

    “真是太棒了。”

    这么说着,他将视线从记录着犹大的材料上移开。

    办公桌上的材料当然不止这么一份,但摊开的,能够看到的只有这一份。

    那么……就此放弃?

    虽然多少有些不甘心,但斯派克知道,继续下去有害无益。

    想要看到更多的资料,想要了解其他人的能力分析报告,就必须要翻动桌上的文件——而与偷看不同,想要翻动文件不被发现……

    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而若是被发现了,尤其是翻动文件后被发现了,或许连解释的余地都不会有,直接以偷窃机要文件直接论罪押入信理部,接受惨无人道的拷问。

    那才是真正的玩大发了。

    理智在这一刻终于压下了蠢蠢欲动的冲动,斯派克小心谨慎的向后退去,回到了原来所在的位置,不动声色的呼出口浊气,战战兢兢的一动也不敢动。

    这就有些过了。

    低低的叹了口气,少年通过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节奏。

    然后。

    面容渐渐平静,呼吸渐渐平缓,紧张的精神稍稍有所和缓。

    连他自己都要为自己的表现鼓掌。

    而就在这时——

    “不错,”

    ——骤然紧绷!

    冬日里的一声惊雷,耳畔乍然传来了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

    什、什么时候来的!

    眼睛不自觉的瞪大,他有些想要转过身来,又害怕他脸上的惊慌被对方收入眼底,因此,直到最后他依然一动不动,如木讷的、任人摆布的人偶一般一动不动。

    “表现的不错,”不知何时,那个用单马尾将身后长发扎起的中年男子已从他身后走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可以从轻发落。”

    从轻发落?

    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短句,让斯派克回忆起了,他被叫到这里的缘由。

    ——是来受处罚的!

    偷窥女性宿舍、滥用能力、传播不健康的刊物。

    无论是哪一条罪状都足够让他被狠狠的批评教育一番,甚至因此关上几天禁闭也说不定。

    若是在之前,他或许会担惊受怕的等待着审判。

    但现在,怀揣着更大秘密的他,对曾经畏之如虎的那些罪状,那些处罚,丝毫不以为意。

    当然,还是要装出表面上的惶恐。

    “偷窥女性宿舍,传播不健康刊物。”一如他所料,这位负责本次招录工作的主考官大人接连列举着他的罪状,“你们训导院的学院长如果了解到了你的现状,恐怕会被你给活活气死。”

    “非常抱歉……”斯派克流露出非常愧疚的神色,这一套他玩的非常溜,早在训导院时期,那位垂垂老矣的学院长就这样被他骗的晕头转向的,“我只是一时好奇,一时觉得好玩,下次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他是认真的。

    至少在现世迦南,他不会再生出这样的想法。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教团总部不比训导院,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更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更有价值的商品。

    “希望如此。”怀曼盯着他的眸子,好一会儿后才点点头,“本来应该要关上半个月的禁闭,但看在你是初犯,且态度良好,表现良好的份上,仅仅予以警告、记过处分——但你要谨记,宽容与反省的机会我只给你一次,请务必珍惜。”

    “万分感谢。”

    雷声大雨点小么?

    初看之下还以为会是什么厉害人物,没想到与训导院那个老东西没多少不同。

    斯派克没有将心底的不屑表露出来,依旧毕恭毕敬的深鞠一躬,只是在低头的瞬间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个弧度。

    “好了,”被加西亚称为疯子的怀曼,在这一次却显得格外的温柔,没有对面前的少年有丝毫的刁难,只是平静的注视着他,仿佛已将他的未来看透了一般的,平静的注视着他,“你可以走了。”

    斯派克转身,而后离去。

    “路总是人自己走的,”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摸了摸自己那张满是岁月刻痕的沧桑面容,目送着少年的离去,“所以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他低低的叹了口气,将桌上标注着绝密的资料收拢。

    “能力鉴定——”

    以绝对可以隶属于嗤笑范畴的口吻说道:“这种东西怎么能鉴定出一个人的真正本质?不过是世俗衡量的标准而已,不足为信。”

    像是扫垃圾一般将材料塞进桌子的抽屉里。

    “不过有一件事倒没有说错,比起信理部,清扫者大队才应该是他真正的归处。”

    早在他从浮空舰艇上走下时,早在他在降落坪上时,他便已经注意到了这家伙,注意到了与所有训导院毕业生都与众不同的少年。

    犹大。

    来自赫姆提卡。

    来自……那个近百年来,秩序与混沌厮杀最为惨烈的战场。

    可是解释不通。

    即便如此也无法解释,他身上那浓郁到有若实质的死亡气息,就算是有着“老兵”称号的他,与之相比也远远不如。

    到底是屠戮了多少生命才能有着如此令人震怖的死亡气息?

    这大概是个未知数。

    因为怀曼不觉得,单单依靠杀人,或是屠戮妖魔,便能累积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死亡气息。

    那是完全不同的量级,那是……质的改变。

    简直就像真正经历过了死亡一般,简直就像亲身经历过了地狱一般。

    这不正常。

    几乎可以确定,名为犹大的身上藏有秘密,藏有一个超乎想象的秘密。

    “会是什么呢?”

    目光闪烁间,怀曼低声自语:“演员业已就位,接下来,期待孩子们的表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