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四暗涌的波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尽管在荣光者的眼中,教团为低级持剑者所准备的课程,其实和他在赫姆提卡学院中学习的知识大同小异,顶多在侧重点上有所偏颇,但不可否认,重新温习一遍,尤其是重新温习一遍战斗方面的基础课程,对完全凭借直感战斗的他,有非常大的裨益,甚至说补全了短板也不为过。

    当然,对艾米最有价值的,还是教团的藏书。

    作为黑暗千年最大的赢家,教团拥有或许是秩序疆域内最大的图书馆,虽然以他的权限只能进入第一层的公共借阅区,接触不到那些真正珍贵、甚至可能蕴含着力量的原典,可对于一个历史的狂热爱好者来说,没有什么比琳琅满目的历史卷宗,更有诱惑力了。

    唯一让人可惜或者遗憾的是,即便是教团,所收录所抄写的书籍中,对更早于先古列王时代的那个充满了神话与传说,先民尚在地上的古老时代,依旧语焉不详。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说不上心是不可能的,但也没太往心里去。

    从面前已知的情报来看,先民的隐没不是偶然,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有相当高的可能是被他们或者某些别有用心的存在抹消了。

    想依靠古籍追溯,不过是心存侥幸罢了。

    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看看书总没有错——抱着这样的态度,他成为了图书馆的常客,几乎每隔个两三天就要往那边跑上一次,有时会借阅历史典籍,有时会借阅教会经典,甚至还有时会带两本政治经济学著作回家,久而久之,管理图书的修女小姐也渐渐知道了这一届持剑者中出了个怪家伙,也渐渐和他熟稔了起来。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百无聊赖中稍稍有些想念那个有几分英俊却出乎预料的平易近人的帅小伙。

    说起来

    ——他,今天没有来还书。

    无所事事的修女小姐并没有为这个只是眼熟的少年浪费太多的神思,这个念头的生起不过是无聊时不经意掠过脑海的念想,只不过是片刻后便被她抛在了脑后,淹没在这无时无刻不在泛起的杂思之中。

    然而,人和人是不同的。

    对于图书馆的修女小姐可以一带而过的事情,对于艾米·尤利塞斯而言,却并非皱皱眉头就能解决的烦恼。

    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三名连眼熟都称不上的持剑者,应该是与他同期的学员。

    “嗨,犹大——”

    以轻佻的声音,为首者和他打着招呼——当然,与其说是在打招呼,不如说是在挑衅,年轻的荣光者还不至于连这都无法分清。

    “让开。”

    也正因此,艾米没给他们留任何余地,冰冷的近乎不近人情。

    “哈,真是可笑,”为首者发出一阵冷笑,没有后退哪怕一步,反而携裹着五人一道向前,“你还以为这里是那个所谓的试炼空间,你还以为你是被上门那些位大人关注着的天才吗?真是愚蠢透顶的可怜虫!”

    什么意思?

    意味不明的话语让荣光之裔不禁挑了挑眉头,但……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

    因此,他只是重复道:“让开。”

    “再给你一次思量的机会,”拦住他去路的为首者说道,“这是我布伦特仅存的善意,如果你胆敢拒绝……”

    没等他把话说完,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稍稍迟了一会儿,眩晕的视界才有所平缓,才意识到了他的现状。

    ——被摔了出去。

    干净利落的。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攥紧了拳心,牙齿咬得嘎嘎作响,“真是不识好歹!”

    看来不教训教训这个失败者,他还真不将他放在眼里。

    于是,气急败坏的,他回到了两名同行者身旁,目光在往来的人潮中巡视了一圈又一圈。

    “他人了?”

    以阴狠的目光瞪下他的两名同行者,作为杰里迈亚城训导院院长之子,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更何况……现如今的他与之前已今非昔比,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持剑之人,已经是与凡人跻身于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的身份尊崇之人。

    现如今却、却——

    被一个永远止步于一印,连自身能力都无法掌握的废物给羞辱了?

    这简直是!

    给脸不要脸!

    满腔怒火无处宣泄的他只能看向与他一同来自杰里迈亚的两个跟班,抓住其中一个离的比较近的,平时就看不太顺眼的家伙的衣领,将他从地上举起,凑近面前:“告诉我——告诉我那家伙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

    “留你何用!”

    他重重的把手上的废物往地上一摔,在近半个月的融合期中,圣痕已逐渐开始反哺**,让包括他在内的新生持剑者们渐渐拥有超凡体魄。

    因此,这一摔的声势可不小,吸引了不少往来者的目光。

    “你呢——”

    然而,杰里迈亚城的大少爷还不满意,将目光移向了另一人。

    “他走了。”

    剩下那人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就这么走了。”

    对这位仗着自己父亲宠溺而在训导院作威作福的大少爷多少有那么点了解的他,自然而然的隐去了其中的部分细节。

    果不其然,布伦特脸上的怒色稍霁。

    这才像话。

    犹大虽然是个没多少潜质的废物,可也好歹是一印级别持剑者中第一流的人物,在他的眼中,大概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作为对手,才有令他出手的资格。

    至于另外两个蠢货,根本就是不入眼的垃圾。

    这样想着,他的心情不禁有了那么点愉悦,也理所当然的不会注意到身边那两个根本无法入他眼的废物的表情。

    那是无奈,那是怨毒,更是讥讽。

    没错,犹大的确没看我们一眼,但他同样没有看倒飞出去的你哪怕一眼。

    这就是被隐瞒的细节。

    ——他不在乎,不在乎我们,更不在乎你,更不在乎你这个废物。

    之所以会抛飞你,仅仅是因为——

    你,恰好挡在了路上。

    这便是真相。

    一点也不残酷却很真实的真相。

    事实也正是如此,于艾米·尤利塞斯而言,今天的这一幕,不过是他于现世迦南平静生活中掀起的一道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漪涟。

    以至于他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平静日常之下暗涌的波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