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五只是开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艾米所遭遇的异常,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任何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都清楚,能力鉴定的结果其实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重要——至少字啊对付犹大这一点上是如此。

    因为,在学员时期,所有人都被严令禁止使用自身的能力。

    或许有的人会在暗中偷偷摸摸的进行尝试,但这并不代表,那些位讲师,那些位在暗中观察着他们,考核着他们的人,会对他们明目张胆的使用自身能力进行械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哪怕用屁股想都知道,这绝对是一道红线。

    所以。

    没人打算对付犹大,至少聪明的人不会有这个打算。

    虽然他的能力废了,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发展潜力,可是……可是他的战力却是实打实的,即便没有能力,单凭普通人的身体都能够轻松斩杀绝大部分的妖魔——这是即便他们现在都没有把握做到的事,而早在圣痕反哺之前,单纯凭借技艺,犹大这家伙便做到了,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所战皆无不胜。

    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容小觑的人,哪怕作为敌人,哪怕作为仇人。

    但有时候报复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打败他,并不一定要予以**上的伤害,就复仇而论,精神的打击或许更为合适。

    毕竟——

    就战力而言,教团还真不缺一印二印级别的持剑者。

    除了少数天才,一般二印级别的持剑者根本就不是荣光之裔的对手,只有经受三次洗礼,加载三枚圣痕的大持剑者,拥有凌驾于绝大多数荣光者之上可怕实力的大持剑者才是教团真正看重的战力。

    他们现在的相互对抗,相互攻诋,只要不越过那一道大家心里都隐隐有底的红线,那就几乎不会有事。

    弱小的、自暴自弃的家伙,可没有资格成为拱卫主的利刃。

    于是

    他们将目标选在犹大身边的人,尤其是好下手的身边人。

    比如……

    汉森以及爱娜。

    正因为如此,艾米那边遭遇的仅仅是连插曲都算不上的小麻烦,而汉森和爱娜所遭遇的,就是真真正正的大麻烦。

    “你们打算干什么?”

    爱娜注视着面前的十多人,其中有部分她认识,也有部分她十分眼熟,但也有数个她根本就未曾谋面,但出于女人的直觉,以及那并不友善的氛围,她对面前这些人生出了几分警惕。

    “你不觉得这个训练场有些过荷了吗?”其中一人说道,“我们有这么多人,场地太小了根本施展不开,所以,只有请那么几个人出去了。”

    “不至于吧?明明还有很多闲置空间。”汉森很没有自觉的说道,以他的迟钝,根本没意识到对方的刻意找茬,只是很自然的说道,“如果你们也想要做肌肉训练的话,可以去那边,那边还有几台设备。”

    还很好心的给他们指了指方向。

    然后,不速之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尴尬难言的沉默。

    “算了,不管了。”最终打破沉默的是其中的一人,他自人群中迈步而出,“实话实说吧,我们就是来找茬的。”

    相当开门见山的说道,并作出了威胁“从今以后,不允许你们再踏入训练场一步。”

    “原因?”

    爱娜拉住了想上前理论的汉森——虽然原因怎么想都只有一个,但如此关键的事情还是有确认的必要。

    “因为看你们不顺眼,”有人囔囔道,“这理由足够了吧?”

    “因为艾米?”黑肤色的少女点出了问题的关键,“但为什么你们会选在这个时候动手?”

    矛盾虽然在很早的时候便已埋下了,可彼此相安无事这么长时间了,突然发作,完全不符合情理,必定存在一个诱因。

    “你没必要知道这个。”

    对方给出了答复,临场的对答自然不会如预先准备好的答案一般毫无破绽,至少,爱娜就此确定了,确定了对方在拒绝回答的同时,承认了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诱因的存在。

    是“这个”。

    但“这个”具体是什么,就有相当的必要进行调查,进行取证。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爱娜摇了摇头,一手按住了想要发作的汉森,而后说道,“我们走。”

    她没有选择进行反抗。

    因为毫无意义。

    她和汉森一对一或许能战胜对方任意一人,但粗略一看,对方至少集结了十来人,并且其中有相当部分是经历了试炼的b组成员。

    能在那铁与血的厮杀之中幸存下来,并成功觉醒圣痕,其中定然没有弱者。

    真要起了矛盾,他们百分百不会是对手。

    所以——

    何必自讨苦吃,就此别过,日后再找回场子不是更好?

    这件事终究需要犹大出面,他们这么多人之中,只有他有这个气魄将所有人压服,只有他有这个气魄与所有人为敌。

    但有一点很让她在意。

    那就是对方的依仗——敌对的人群之中既然有同为b组的生还者,那么想必对犹大的战力有所认知,可为什么……他们会表露的如此的有恃无恐?

    不怕被打上门去吗?

    就算不怕挨上一顿打,难道就不怕日后犹大进入中枢部门后的报复吗?

    为了一场事故中的意外死者做到这一步,强行归咎于一个不说毫不相干,却干系不大的人身上,已经够出格了,还愿意为此赌上日后前途的人,绝不应该有如此之多。

    是得到了谁?得到了哪个大人物的保证吗?

    现今。

    只能这么想了。

    爱娜暂时按下心中的躁动不安的思绪,她环视左右,将每一个人的面容都记在了脑海之中,而后朱唇微启:“那么——”

    “回见。”

    虽是简单的话语,但放在现在这个场合无异于挑衅。

    然而没有人因此发作。

    并非不愿,而是不能。

    说到底这里是现世迦南的持剑者训练班,说到底这里的每一个持剑者都是教团的重点培养对象,说到底现今他们所有人还在各个部门、战团的考核列表之中,所有人的表现都会被记录在案。

    就算立场相左,将同阵营的持剑者驱逐出训练场已经算是极限了。

    想要以多欺少的将对方狠狠的殴打一顿,就多少有那么点过火了。

    但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又有一种一拳打在空处的苦闷感,根本不能发泄他们内心之中的怒火。

    所以他们只是站着,如木偶、如雕塑一般的目送着他们的远去。

    ——之后的日子还远着。

    这只是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