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八溯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找到一个人不难。

    难的是如何让一个人开口。

    艾米·尤利塞斯从来不是和平主义者,向来不介意使用暴力。

    但现在不合适。

    威胁、拷问——

    对待同僚,哪怕是注定形同陌路,注定分道扬辘的同僚,也不应该使用暴力胁迫的手段,这同样是底线,是一条不容僭越的红线。

    虽然仅仅只是猜测,但年轻的荣光者不打算以身试法。

    那太蠢。

    然而,更加温和的手段……

    又太耗时了。

    他没那个功夫和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虚与委蛇。

    不过……幸好对面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愚蠢上那么一点——只是看到他的,便开始大喊大叫,囔囔着一些谁也听不明白,更无所谓听不听得明白的话语,然后……还没等他有所回应,便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气势汹汹的朝他发动了攻击

    软弱且无力。

    连躲闪都没有必要,荣光者伸手接住了他挥出的拳头,接着用力一拧,在两个小跟班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他撂倒在地。

    “放开我。”

    布伦特——似乎叫这名的家伙依然无所畏惧的朝他大喊大叫,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看不清形势,还是别有所恃。

    但无论是哪种,其实都并不重要。

    肉已经到砧板上了。

    想从他手上逃走,可没有那么容易。

    没有更进一步的暴力,艾米·尤利塞斯只是看着他,只是目无表情的看着他。

    “安静——”

    他说,湛蓝的眸子之中毫无情感的波动,有若实质的杀机直接凿穿了少年的心防——恐惧、惊惶、悔恨……注视那双翠色瞳仁中映照出的浑浊色彩,荣光者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

    冷暴力。

    这是艾米选择的手段。

    简单、粗暴、却有效。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伤害他,没有威胁他,只是让他感知到了杀气,感知到了死亡。

    或许对真正经历过地狱的战士来说,这只是连开胃菜都算不上的前戏,但用来恐吓一个从未经历过世事的公子哥,绝对绰绰有余。

    至少,眼前这个曾不可一世的少年已成为了被恐惧支配的傀儡。

    “我问,”年轻的荣光者不打算在一个连自己的意志都无法主宰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他简单明了的说道,“你答——听明白了吗?”

    那个叫劳伦斯还是叫什么的公子哥只是啜泣,发出呜呜的,连女人都不如的啜泣声。

    看样子他被吓得不清。

    也对,像他这种没经历过战斗,甚至可能没有真正见过血的家伙,面对荣光者那自多次死亡中砥砺出的刻骨杀意,被吓傻简直再正常不过。

    但现在艾米所需要的不是傻子,他需要的是情报,是能够派上用场的情报。

    于是,年轻的荣光者相当友善的拍了拍对方的脸颊,以异常温和的口吻说道:“醒醒吧,朋友,我没有恶意,真的没有。”

    这他倒是没说谎,他是真的没有恶意,他的敌人不是他。

    “呃……”面容还算端正的少年愣了愣,有些慌张的挥舞着手爪,“不要杀我——求求你了,不要、不要杀我。”

    惶恐之情溢于言表。

    还真是丑陋、还真是狼狈——

    艾米冷眼旁观,只是再一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善意”的提醒道:“放心,我们可是同僚,我怎么会伤害你?当然,既然是同僚,彼此互相帮助完全是应有之情,你说是不是?”

    微笑。

    和善的微笑。

    但那双湛蓝的眸子之中,却依旧看不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起伏,有一种无机质的冰冷。

    “阿阿啊——”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的少年张了张嘴,惨叫声才刚刚发出,就在那和善的目光中戛然而止,“是、是的——我们是同僚——同僚。”

    他小鸡啄米似得点着头。

    “这样就对了,”年轻的荣光者友善的将他从地上扶起,还顺道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既然我们是同僚,那么你、那么您应该不会拒绝帮我一个小忙吧。”

    “嗯——啊。”

    不知是叫做劳伦斯还是路西斯的少年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艾米权当他默认了他的提议,如变脸一般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告诉我,你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消、消息?”

    一脸惶恐,一脸莫名。

    “关于我的消息,”荣光者叹了口气,径直挑明了问题,“是从谁那里得到的。”

    “消、消息——”少年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但随后,脸上被深深的怨毒所取代,“是斯派克,是斯派克那家伙——就是他!”

    说到气愤处,他已全然摆脱了恐惧的支配,手舞足蹈的样子像极了戏台上的小丑。

    “他在哪?”

    斯派克是谁,和面前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恩怨情仇,艾米既不关心,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在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是谁?

    与他有什么利害冲突。

    不弄清楚这个,他于心难安。

    “在b区三栋一单元203号,或者是训练场东南角的休息室。”被愤怒与憎恶所驱使的少年说道,他巴不得自己能提供的情报越详细越好,一想起这个卖给他错误情报的家伙,他就气的要磨牙,只是碍于身边有荣光者在,只能将自己的愤恨往肚子里吞,“他基本上只会在这两个地方停留,前者是他的寝室,而后者则是他进行交易的场所。”

    “我知道了。”艾米点头,记下了这两个情报,而后皱眉,“但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他顿了顿,问出了关键:“你如何确认情报的真实可靠?”

    “呃……”

    公子哥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不无尴尬的说出了令荣光者始料未及的话语:“当时没有多想……只是想到,这么贵的东西,应该不会是假的。”

    “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艾米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算是对眼前这家伙彻底看透了——这种人都能挺过圣痕的融合?都能成为持剑者?真是对持剑之人这个称呼的最大否定、最大嘲讽。

    “我记得……他提供的好像是一份报告,”小心的打量着荣光者的神态,少年吞吞吐吐的说道,“里面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能力参数,因为完全看不懂,所以才有那么点印象。”

    “能力参数,能力报告?”艾米挑眉,从少年的描述中他大概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核对。

    毕竟,这件事说大虽然也不大,说小却绝对不小。

    ——绝密资料的泄露。

    怎么想都不是一介学员能兜得住的,那家伙的背后,一定还有什么家伙在行动着,在觊觎着。

    而那家伙——

    必定身居高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