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一越发紧迫的形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差两百字,先发再改,凑全勤,待会刷新下就好

    怀曼有问题。

    即便确定了这一点又能如何?他所要解决的,终归是当下这个层面的问题,最为迫切,也是最为现实的问题。

    那就是“反犹大联盟”。

    注视着遍体鳞伤的汉森,年轻的荣光者罕见的被激起了怒火,然而,越是这样,他反倒越是冷静,语气也越是冰寒。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科兹莫、爱娜以及汉森,除了瑞加娜和尼尔外,其他人都在。

    他记得,他应当提醒过汉森,提醒过这个有点傻乎乎但人却绝对不坏的大汉,不要被人激怒,宁愿挨打都不要与人动手。

    但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却给了他一个血淋淋的巴掌。

    有点痛。

    “是‘反犹大联盟’的人干的。”

    科兹莫揉了揉额头,目光来回的在荣光者与爱娜之间徘徊,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又似乎有所顾忌,但最后……在他来得及决断之前,爱娜接过了话题。

    “都是因为我,”黑肤色的少女说道,声音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一般的异乎寻常的平静,“汉森是为了我才与他们动起手来的,才被他们打成这样的——非常抱歉,我没拉住他。”

    与其说她是在说明情况,不如说是在为汉森开脱。

    不过艾米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本来就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他只是想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好在,不等他追问,爱娜就给出了解释。

    “我似乎没有和大家说过,我的肤色并非天生,而是后天造成的,是即便圣水都没能愈合的伤疤。”皮肤黝黑的少女表现的相当坦然,至少在这一刻,她撕开了长久以来一直没能愈合的创口,“那是烧伤——我差一点被一个混蛋强抱的证明,也是我屈辱以及仇恨的见证。”

    荣光者注视着她,注视着面前这个能将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创口展现给他们的女孩,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她的内心也如女孩子一般柔弱而又坚强。

    “这件事情,即便在我家乡的训导院也很少有人知道。”爱娜说道,语气低沉、平缓,“但很少并不意味着没有人知道,我曾经的几个最要好的朋友也听说我说过这段往事,她们也是知情者。”

    所以?

    艾米想要追问,却又不敢追问。

    “但其中一个人选择了背叛,嫉妒将她整个人扭曲。”满身肌肉的少女深深吸入一口气,而后呼出,“在训导院的结业测验上,我排在第三,她排在第四,我将本该属于她的名额,挤占了——为了报复我,她将我的过往在训导院中肆意传播,弄得人尽皆知,而汉森正是看到了有人在刻意散播这些传闻,才会如此的鲁莽,如此的冒失闯入敌人的陷阱之中。”

    “这已经过线了。”

    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但可悲的是,并非所有人都知道考核的存在,并非所有人都有明确的同伴意识、同僚意识,更多的人总是会在暴力以及施虐带来的虚假强大中迷失自我,成为一个根本无法自觉的失败者。

    “但这事不能、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荣光者做出了表态,“既然他们已经踩过了那根红线,那么我们也有必要予以相应的回击。”

    激进自然有激进的应对方式,既然已经被欺负到头上了,艾米可不打算继续做缩头乌龟。

    “你打算怎么做?”科兹莫问道。

    “还记得加西亚的实训课吗?”年轻的荣光者反问道,不等他回答,便给出了解释,“在那堂课上,有我们进行自由对战的环节,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那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但那有一个问题。”科兹莫不禁皱起眉头,“自由对战,是完全自由的对战,你如果选择在那个时候动手,很可能到时候要面临的是十来二十个的敌人。”

    “这只是细枝末节,”艾米·尤利塞斯摊了摊手,“对我来说,无论他们是十个还是二十个,其实都没多大的差别——我只是想借此表明一个态度,告诉他们,告诉那帮残渣们——什么叫适可为止!”

    “如果是别人说这么狂妄的话,我铁定不会信。”金发的贵公子沉默良久,“但如果是你的话,我既愿意相信,也不得不相信。”

    荣光者的战绩,都是实打实的拼杀出来的,只要与他一道战斗过,就不会怀疑他那超乎常识的强大。

    “但有人不信有什么办法?”年轻的荣光者被最后这句逗笑了,同样是半开玩笑的说道,但其中隐含的威胁却毋庸置疑,“我也只能用拳头教会他们什么是适可为止,用武力告诉他们,这里应该听谁的话。”

    他扬了扬自己的拳头。

    “会不会太激进了?”科兹莫问道。

    “激进也没有办法。”艾米·尤利塞斯答道,“有时候,面对得寸进尺的人,必须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分寸,什么是绝对不能触及的禁区。”

    “如果他们仍然执迷不悟?”金发的贵公子显然并不完全赞同他的看法,“我可不认为武力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但不可否认,可以解决绝大部分问题,即使不能解决问题本身,也可以解决问题的制造者。”荣光者相当认真的回答道,一字一顿,“如果他们不服气,那就打到他们服气,相信我,我的耐心一向很好。”

    “注意分寸。”在最后,科兹莫只能如此提示道。

    怀曼有问题。

    即便确定了这一点又能如何?他所要解决的,终归是当下这个层面的问题,最为迫切,也是最为现实的问题。

    那就是“反犹大联盟”。

    注视着遍体鳞伤的汉森,年轻的荣光者罕见的被激起了怒火,然而,越是这样,他反倒越是冷静,语气也越是冰寒。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科兹莫、爱娜以及汉森,除了瑞加娜和尼尔外,其他人都在。

    他记得,他应当提醒过汉森,提醒过这个有点傻乎乎但人却绝对不坏的大汉,不要被人激怒,宁愿挨打都不要与人动手。

    但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却给了他一个血淋淋的巴掌。

    有点痛。

    “是‘反犹大联盟’的人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