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二奉陪到底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战斗技艺,尽管被很多人吹嘘的神乎其神,但加西亚知道,由人类所开创、独属于人类的技巧有其极限。

    人类可以凭借自身的智慧与意志战胜妖魔,在高等妖魔。

    持剑者、荣光者之所以能够成为人类固守秩序疆域的尖兵,并非在于他们的战斗技艺有多么精深,也不仅仅在于对能力的运用有多么纯熟,最重要的是,超凡的体魄带来了菲比寻常的力量与速度,让他们能跟得上妖魔、高等妖魔的动作,让他们有了与被混沌侵染、自黑暗孕育而出的怪物相抗衡的基础。

    然而,在这一刻,实训课教官固有的观念被打破了。

    他第一次见到了,所谓的技艺极限。

    那是预知。

    那是先兆。

    能够全方位无死角的读取敌人的每一次攻击,能够通过细微的变化直接预判出围攻者的战术意图,坦白的说,无论用战斗经验再如何老道,战术思维再怎么清晰,他都不认为有人能凭借单纯的战斗技艺,再现出像现在这样仿佛直接读取了对手的思维一般的完美预判。

    是能力。

    毫无疑问是能力,是比他的野性直觉更强大也更准确的能力,在持剑者之中非常罕见的被动常驻型能力。

    以一敌十,游刃有余。

    哪怕是向来自傲的斩首者,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他当时的退缩,现在看来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单以战斗技巧而论,他不会是面前这个少年的对手。

    “犹大么……”

    低声说出少年的名字,加西亚抬起头,视线再一次的聚焦在战局上。

    在实训课上设置自由对战。

    他的本意是通过一对一的对战,来磨练新生持剑者的战斗技艺,但现在看来……却成了这帮家伙合理解决个人恩怨的场所。

    这种感觉多少有些微妙,但不差。

    至少他认为,没有什么能比一场实实在在的战斗,更刺激他们,更刺激这群小家伙们了。

    尤其当战斗的水准如此之高的时候。

    毫不客气的说——

    犹大的战斗,几如一场艺术。

    每一分力道的使用都恰到好处,每一次对局势的判断都精准无误,这是一场教科书般精彩的指导战。

    是的,指导战,两边的差距实在太过悬殊,战斗的胜负已完全没有了悬念,看上去就像是大人在指导孩子,就像是师傅在指导弟子,教导他们该如何厮杀、如何战斗。

    作为敌人,那些参与围攻者做的做得不够好。

    没有任何章法,也不讲究任何战术,只是简单粗暴的一拥而上,仿佛单凭借着人数的优势便能赢取战斗的胜利一样,天真幼稚的简直可笑。

    一面倒。

    人数,非但没有成为犹大的阻碍,反而成了他的助力。

    组织上的散漫,以及战斗配合上的混乱,让这场围杀简直成了经典的反面案例,犹大的每一次踏步、每一次错身、每一次挥剑,就会有一个甚至不止一个敌人倒下。

    无论是被未开锋的铁木大剑直接扇飞,还是被简单粗暴的一剑捶到脑门上,虽然有铁制头盔的保护,持剑者的身体素质也逐渐超迈凡俗,可这并不意味着持剑者感受不到疼痛,光是听见他们倒地不起后若有若无的哀嚎声,以及不知何时停止了演练的围观者们传出的倒吸冷气声,加西亚便可以想象得到,眼前这一幕到底给了他们、给这帮没见过真正战斗残酷性的新丁们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不是每一个持剑者都有机会在人工天界创造出的试炼世界中进行厮杀,也不是每一个预备役持剑者都能挺过与妖魔的初见杀,能够在模仿至深之夜的环境中生存数日之久的终归是少数,而能够打通隐藏世界观,有资格向充当试炼世界最终防御体系的贪婪魔王发起挑战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

    至少,在装备部最初的预估中,那位被复刻的贪婪魔王充当的只是背景,他们根本就没指望有人能够发现这个彩蛋,更没有预料到有人能够杀死那位在整个秩序疆域都有着赫赫凶名的魔王大人——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有设计通关动画,整个试炼空间的流程到此戛然而止。

    可谓蠢爆了。

    但比那些技术人员更蠢的是眼前这已倒了一地的废物们,他们大多来自没有参与试炼的a组,根本就意识不到横亘在他们与犹大之间的鸿沟。

    ——完完全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如果是真正的战斗,真正的厮杀的话,想必他们已经全军覆没。

    而现在……

    至少他们还能捂住自己的伤口在那里发出细弱的哀嚎声。

    “十三秒,”实训课的教官,斩首者加西亚扫了在地上躺尸的人一眼,“整整十七个人,连十三秒都没撑过,我是该称赞你们了?还是该称赞你们了?”

    以冰冷、不带感情的声音说出不像称赞的话语。

    然后话锋直转——

    “所以说废物就是废物,”对这帮刚刚获得力量,对力量没有哪怕一点敬畏的小兔崽子们,他没有丝毫的客气,径直开骂,“一群游兵散勇,一群窝囊废,告诉我,你们的战术在哪里?你们的配合在哪里?你们的眼睛在哪里?”

    但作为实训课的教官,他还是相当负责的指出了他们在这场战斗中犯下的那些不该犯的错误。

    “没有一点战术配合,没有一点集体意识,只是一味的猪突猛进,眼中只有敌人的存在,而根本没用考虑过如何与队友配合,如何封杀敌人的走位,如何创造出以多打少——注意,是真正的以多打少的良机。”人数的优势在他们身上根本没有显现,错乱的步调予以了犹大利用的机会,被轻而易举的各个击破,“当然,你们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样,而是……根本就没长眼睛。”

    “什么时候该打?什么时候该退?你们没有任何意识!”加西亚说道,“选择敌人很重要,打不过的时候还强上——怎么?你们是不是觉得这里是实训课,有我这个讲师在,身上防护措施妥当,对方也没装备铁剑,砍不死人,所以可以放心莽,大胆莽,就是输了也没关系?”

    “愚蠢!”

    “战斗不是儿戏,而是力量、智慧与意志的较量,以你们现在这种心态去战斗,去厮杀,能活过第一场的没有几个战斗!”

    “现实不是游戏。”

    “所以——”

    “给我站起来,孬种们!”

    “如果是必须战斗的敌人,如果是必须击败的敌人,就拿出你们的勇气来,拿出你们的决心来,拿出你们的意志来,拿出你们的智慧来——拼尽你们所拥有的一切,耗尽最后一分气力,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也要将他击败!”

    他大声喊道,洪亮的嗓门盖过了新生持剑者们传出的嘈杂之音,也盖过了呼啸的风雪。

    然后,一时无语。

    世界一片安宁,一片寂静。

    直到

    属于犹大的声音传来。

    “如果你们执意如此,”轻松击败了所有敌对者的少年以可以听出强烈自信的声音说道,将手中扭曲变形的铁木大剑随手丢在了地上,在冻土的冰层上砸出一连串金铁交加的铿锵之音——

    “我奉陪到此。”

    于此,话音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