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四错误的对手II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在另一边——

    韦伯斯特同样,不,应该是更加的苦恼。

    “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对手啊。”

    掩上书页,他清亮的黑色眸子中并没有太多情绪上的起伏。

    这只是他的感叹而已,联盟的艰难早在最初——早在犹大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训练生之列时,他便有所预料。

    作为先觉者联盟的建立者,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试炼的艰难,而能在如此艰难的试炼之中顽强的生存到最后,将所有人的力量汇至一处,拧成一根绳子,并向隐于世界后的贪婪之魔王发起挑战——其勇气、意志、决心、智慧乃至力量都不容小觑,是更在他之上的天才级人物。

    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与之为敌。

    然而……

    已经没有退路了。

    矛盾与冲突的种子在犹大出现前便已埋下,通过某些渠道,他获知了这次试炼因遭受混沌侵蚀而不得不强行截断,越是晚退出的人受到的侵蚀越严重,越需要花费时间进行观察、进行检测、进行恢复。

    犹大在试炼中无疑奋战到了最后一刻,因此他所遭受的侵蚀无疑是最严重的,于是在漫长的等待后,他建立了反犹大联盟。

    联盟是本体,反犹大只是一项夺人眼球,吸引其他人加入的属性。

    或者说噱头。

    然后联盟发展的势头一如他所料,凭借他先前在试炼空间中建立的声望,凭借着犹大那狼藉的声名,他所建立的联盟,他为日后自己打下的班底如野火烧过后的野草、如雪山上滚落的雪球一般从无到有、从有到多迅速扩张开来。

    一下子便击败了所有的竞争者,居于这届持剑者权势的最顶端。

    但——

    犹大回来了,他,从混沌的侵蚀中,活着回来了。

    这对韦伯斯特,对整个联盟来说,绝对称不上是好消息。

    糟糕透顶。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便意识到了,在以“反犹大”为名迅速聚拢声势的同时,他也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承担相应的苦果。

    犹大的强势,活跃时间刚好与之错开的韦伯斯特并未亲眼得见,但从先觉者联盟其它人——尤其是瑞加娜的论述与规劝中,他大概能够看到一个无论是意志、智慧还是力量都在规格外的超群之人。

    与这样的人为敌,他没有把握,没有丝毫的把握。

    因为——

    他不是一个人。

    恶名,不仅能毁掉一个人,同样能造就一个人,更何况,那位能统和整个b组的试炼者,带领他们杀向异空间,向高高在上的魔王举起屠刀的家伙,所拥有可绝不是单纯的恶名。

    他同样是英雄,与魔王鏖战的英雄。

    并肩作战而生出的情谊与倾慕,达成传奇伟业所营造出的声势——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建立一个不逊色于他,甚至更甚于他的联盟。

    韦伯斯特有这样的觉悟。

    甚至,做好了两个势力长久对抗的准备。

    为了削减他的声威,他一开始就利用了马库斯,利用了那个光头的傻大个,利用了他与加西亚讲师的微妙关系,希望能够借大名鼎鼎的斩首者之手,对犹大的威名、对犹大的风头进行削弱,但没想到……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那位言语粗鄙,并且向来护短的讲师,不知为何没有选择发难。

    而犹大,也并没有显露出组建势力的打算。

    事情似乎到此为止了。

    反犹大联盟尽管是以“反犹大”为目的,为口号建立的,但就算再如何短视的人,也不会傻到不做任何准备去挑衅犹大。

    而他,而他这个联盟的创始人,联盟的真正主导者,在这时候,也乐得装傻。

    直到消息的传来——

    “犹大废了。”

    这个消息如同导火索一般,瞬间引爆了双方的矛盾。

    躁动不安的人心,即便是他这个创始人,即便是他这个主导者,也无法压下,如果不想让整个联盟因人心的浮动而分崩瓦解,他必须有所行动。

    屁股决定脑袋。

    他的利益决定了他的出发点,决定了他的行动。

    于是拟定计划,于是执行计划。

    避开犹大本人,从犹大的朋友处下手,以打压为主,绝不付诸暴力。

    这是韦伯斯特原先的计划。

    只是……计划终归是需要人执行的,而只要有人执行,就必然会生出变数——联盟的组织架构,联盟的性质决定了,他对联盟中的人缺乏影响力,缺乏管束力。

    有人过线了。

    侮辱人格,这是无论何时都不会被上层允许的事情。

    而且,这必将彻底的触怒犹大。

    早在实训课到来之前,早在他知道这件事时,他就预见到了,犹大反击的到来。

    一如他所料,不,应该是更甚于他的预料。

    尽管从他人的描述中,他已确定那位名为犹大的少年,拥有非同小可的力量,但他并没有想到,他所持有的力量会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可怕。

    十七人。

    十三秒。

    无论哪个数字都足够让人胆战心惊,而当两个数字被联系到一起时,更是让人忍不住怀疑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的真实性。

    这……这真是一印级别的持剑者能够做得到的?

    怕是大持剑者也不过如此吧。

    第一次,韦伯斯特生出了强烈的自我怀疑,怀疑自己当初为了一时的胜势,而招惹到这么不可揣度的敌人,是否正确。

    然而怀疑才刚刚生出,便被他以强硬的决心掐断了。

    已经——

    无可挽回了。

    作为反犹大联盟的首脑的他,必须承担起这个身份应该承担的责任,必须……与这个强悍到可怕的敌人战过一场。

    他们所唯一拥有的优势仅仅是人数,以及他……他这个新生持剑者中目前唯一完成了与圣痕融合的存在。

    只要倾尽全力,并非没有胜算。

    所以——

    他摊开手上的信纸,拿起搁在桌上的羽毛笔,隽永的字迹于此铭刻,然后,将写好的文书用信封装好,并在其上写下“犹大亲启”字样。

    接下来……

    韦伯斯特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腕,黑色的眸子却是罕见的明亮了起来。

    ——拳头收握。

    “全力以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