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五将胜负置于天秤之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趣。”

    荣光者读完了手中的来信,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视线在端坐在床位上的三人身上一掠而过,将信搁在了桌上。

    “信上有写什么?”

    瑞加娜,这位信使小姐问道,她无论与“反犹大联盟”那边的韦伯斯特还是犹大都搭得上话,对二人真正的矛盾心知肚明。

    也正因为此,她才清楚的知道,韦伯斯特不可能与犹大真的分出生死,也不会对犹大死咬着不放,尤其在犹大展示过他那非同凡响的超绝武力后,更是如此。

    不过是单纯的利益冲突。

    没必要继续扩大矛盾。

    “很有趣,”艾米·尤利塞斯评论道,“看得出来,他似乎并不想和我闹得太僵,一面用了压低了身段,向我、向汉森、向爱娜表达了歉意,而另一边……他也没有和我和解的打算,语气强硬的表达了对我个人在试炼空间中枉顾他人生命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并提议——”

    微微停顿之后,他说道:“与我来进行一场无关生死的对等对决。”

    “无关生死?对等?”对决之前那复杂的前缀令科兹莫愣了愣神,随后问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对等指的是实力上的对等,他打算集结联盟中的所有人来与我战斗。”荣光者用低沉而平缓的声音说道,“而无关生死的意思则是,这场对决只分胜负不分生死——在胜负分清之前,联盟不会再找我,找我们的麻烦,而在胜负分清之后,无论谁胜谁负,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这条件未免太过宽松了吧,”科兹莫皱了皱眉,“这样看来,无论谁胜谁负,最终获益的都是我们——我感觉有些不太对。”

    “韦伯斯特与你们并不存在真正的矛盾,”瑞加娜叹了口气,她不止一次感觉,夹在两人中间很难做人,“很多时候其实没必要如此多疑。”

    “很难说这到底是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年轻的荣光者说道,“如果韦伯斯特真如瑞加娜所说的那样,谋求的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个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从没有如此简单、轻易就给予一个素不相识,并且曾经针对过我的人信任,必要的审慎,是可以理解的。”

    他不偏不倚的分析着现状。

    “就目前来看,他邀请我进行对决,并许诺这些条件无外乎两种可能——要么是他的许诺发自真心,他不打算和我们撕破脸皮,希望能以一个相对和缓的方式化解这场矛盾;要么则是,这封信、这些释放出的善意都只是他欺诈的手段,他只是借此来使麻痹我们,借此来使我们掉以轻心。”

    而后发出了问询:“你们更倾向于哪种可能?”

    荣光者看向寝室内的三人,视线在科兹莫、瑞加娜、汉森三人之上微微停驻。

    等待着他们给出答复。

    “我还是坚持第二种,但不排除第一种的可能。”科兹莫说道,“理由其实很简单——我们,与‘反犹大联盟’不同。”

    这是事实,与人数众多的联盟不同,聚集在犹大身边的总共就是他们几个,爱娜与汉森事情发生一次已经够多了。

    “与他不同,”金发的少女扫了身旁的少年一眼,而后说道,“我倾向于第一种可能,当然,我也认同犹大你的看法,不能掉以轻心,要时刻保持警惕,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她为韦伯斯特说话,并非基于他们是朋友,而是基于情理、基于逻辑的分析。

    联盟元气大伤。

    ——并非说笑,而是事实,实训课上犹大那于眨眼功夫横扫十数人的威势大家有目共睹,“反犹大联盟”中那些本就无所谓仇恨的墙头草们立马倒戈,而强硬派则在与犹大在实训课的那轮交锋中损失惨重,不是没有人一边舔抵着伤口,一边暗暗发狠,但那样的人终归太少太少,整个联盟一片人心惶惶。

    在这种情况下,韦伯斯特的工作重心肯定在维持内部的稳定上,哪会有时间、有功夫再耍什么小心思。

    “答应是肯定要答应没错,”在两人表态后,荣光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种合则两利的条件,没必要回绝,问题的真正关键是答应他的提议之后,我们该怎么做?”

    “放松,显然是不能放松的,至于警惕——”他的声音微微拉长,“虽然保持警惕肯定没错,但这太空太虚太泛,几乎没有实质的意义。”

    “我们真正欠缺的,其实不是警惕心,而是一套情报系统。”荣光者在最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至少,我希望能够知道‘反犹大联盟’的动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

    “——所以。”

    他看向了对面的金发贵公子,问道:“我能信任你吗?科兹莫。”

    “这是我的荣幸。”

    科兹莫以手抚胸,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多少有几分玩笑意味的说道:“也算有个将功折过的机会。”

    显然,他对自己曾对犹大与汉森出过手仍耿耿于怀。

    尽管他们对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在意,但他,作为加害者的他……做不到——他有必要为他们做些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对他过去犯下的错误稍作弥补,才能让他的内心获得少许的安宁。

    艾米对科兹莫内心深处的起伏波澜并非一无所知,好歹也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了十来天,大抵也能猜到他的赎罪心态。

    所以,他才会向他发出请求。

    论能力,曾参与先觉者联盟创建工作的瑞加娜绝不比他差,论亲疏,爱娜绝对比他更值得信任,之所以选择他,既因为他的才能确实值得肯定,也因为年轻的荣光者并不希望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再背负着向同伴挥动过屠刀的枷锁。

    他能应下,没有出乎艾米的所料,但……荣光者还是多少感觉到了安心——既为他的选择,也为这份默契。

    “那么……”

    艾米说道,一锤定音:

    “——拜托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