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六好消息与坏消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情报在作战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下层区艾米·尤利塞斯就有过因情报的缺位而被耍的团团转的惨痛教训,现在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而被他委以重任的科兹莫也没让他失望。

    仅仅是第二天,就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在一天的课程结束后,科兹莫回到寝室的第一句话就直入了正题,“你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

    “韦伯斯特去了……”金发的贵公子说到一半时才发现了不对,有些尴尬的看向犹大,然后叹了口气,“一般人不是都喜欢先听坏消息吗?”

    “但我不是一般人?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么。”艾米挑了挑眉,“其实无论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都无所谓,只是……这是你第一次探听情报,我想了想,先讨个喜当做开门红也不错。”

    讨个喜?开门红?

    科兹莫不是很能理解荣光者的意思,但……这种没营养的话,不理解也没关系。

    因此,他只是说道:“好消息是,联盟内部现在一团糟,各个派系都在倾轧,他们暂时不可能有大动作。”

    “看来,”年轻的荣光者用手指摩挲着下巴,“那封信上说的是真的也说不定。”

    “也有可能是障眼法,”科兹莫依然坚持他的观点,“尽管我确实从朋友那里得到了切实的情报,但这说不定也是韦伯斯特耍的小花招。”

    “从你朋友那里听来的情报?”艾米稍稍有些发愣,但旋即轻笑出声,“不,没什么,你继续。”

    情报系统可不是这么运作的啊……

    科兹莫。

    荣光者在心底苦笑,但也没打算浪费口舌去解释这些。

    ——没有必要。

    说到底,是才刚刚从训导院毕业才月余时间的训练生,指望他们真的运作一个组织未免有些太异想天开。

    这要就好,这样就足够了。

    “接下来是坏消息,”金发的贵公子定了定神,语气也随之低沉,“韦伯斯特在课程结束后,去找了加西亚讲师,希望他能协助他们进行团队合作对战的训练。”

    “加西亚怎么回的?”

    艾米问道,这则消息与他密切相关——“反犹大联盟”的具体人数尚不确切,但保守估计也有二三十人,若是他们结成队列对他进行围杀,在不暴露他那凌驾于二印级别持剑者之上的超凡体魄的前提下,还真有几分棘手。

    “他说‘有趣’。”科兹莫摇了摇头,“我个人感觉,他应该会掺上一手。”

    “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荣光者低垂眼睑——虽然无论从战斗经验还是战斗技艺来看,他能够完完全全的碾压这些新生的持剑之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会看轻大持剑者,尤其是有着称号的大持剑者,他们所经历的战斗只会比他更多,对战斗的驾驭只会比他更娴熟——若是由那位斩首者亲自带队训练,将最大程度的弥补他们经验上的短板,实战能力在短时间之内将会有巨大的飞跃,“看样子,这场对决不会太轻松。”

    “但韦伯斯特的行动还不止这些。”金发的贵公子稍稍缓了口气,而后说道,“在结束了与加西亚的对话后,他又去找了另外一个人。”

    “谁?”

    “怀曼。”

    这是个不出所料的答案,怀曼这个人存在问题,艾米·尤利塞斯早就有所猜测,只是因为双方身份上的悬殊差距,他才一直按兵不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没想到,在“反犹大联盟”这件事上这位负责本届持剑者的考核与录入工作的总考官似乎也有参与。

    还真是——

    阴魂不散啊。

    “对了,科兹莫。”对那位只有数面之缘的大持剑者,来历很成问题的荣光者抱有极大的警惕,“你对他,对那位怀曼大人了解多少?”

    “怀曼大人?”金发的贵公子于此稍作停顿,“他是清扫者大队的总负责人,是教团内部公认有资格角逐最强之名几位五印级别的大持剑者之一,现年四十来岁,却经历了这二十年来教团大大小小的数十场战役,其称号是‘老兵’,但因为其古怪的性情,也有不少人称呼他为疯子怀曼。”

    “来头这么大?”艾米皱了皱眉,这对他可不是一件好事。

    “嗯,不过也没什么好吃惊的,历年来有资格坐在总考官这个位子上的可没有等闲之辈,基本都有等同于枢机的权势地位。”作为真真正正自训导院中毕业的训练生,科兹莫在这些问题上显然知道的比荣光者多得多,“不过……也蛮让人意外的,直接由教团十二支持剑者大队中某一支大队的总负责人坐镇,还是第一次,以往选派的总教官都由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枢机、牧首出任。”

    “牵一发而动全身。”

    艾米低声说出这句传承自先民的箴言——如果嘉苏所言不虚,教团现在已经工作的重心放在了那个神秘的“天门计划”上,这一届持剑者考核之所以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变化,与此应该脱不了干系。

    “你刚刚说什么?”科兹莫问道。

    “不,没什么。”荣光者摇头,“我只是在想,韦伯斯特去见我们的总考官,到底有什么盘算,总不成是让他来做公证的?”

    他半是开玩笑的岔开了话题。

    “倒真有这个可能,”金发的贵公子摊开双手,“但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一位大持剑者的办公场所偷听——万一要是倒霉的涉及到机要,恐怕我也会步上斯派克的后尘。”

    那个胆子大到敢公然贩卖绝密情报的训导院毕业生,早在数日前就被宗教裁判所的人带走了,然后如一粒小石子沉入了大海,再没有任何的讯息传来。

    “没必要这么拼,”艾米·尤利塞斯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科兹莫的肩膀,“情报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必要事项。”

    他才不想说什么“你的安全比情报更重要”这类招揽人心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

    他甚至不想与这里的任何人建立联系。

    然而……

    他没有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