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一敌军还有三十秒抵达战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什么比一场激烈的战斗更适合告别?

    当怀曼拍板之后,反犹大联盟与犹大的对决,便被理所当然的安排在了课程的最后一天,现世迦南郊区的训练场被临时的征用了,结束了步入岗位前最后月余空暇的学习时间的新生持剑者们,在各位讲师的组织下落座,等待着这场起码酝酿了半个月的终结之战的开幕。

    但,在看台上等待着对决开始的,可不仅是他们,还有来自各支大队,各个部门的考官,以及讲师。

    甚至地位尊崇的大持剑者们,还有一个专门的看台。

    怀曼、加西亚、卡修·瓦尔德……熟悉的或不熟悉的大持剑者们聚集在一起,这些教团里往日里难得见上一面的大人物们,在此刻扎堆出现,显然对这场代替了毕业表演的对决,抱有了较高的期待。

    “这个形式挺好的,”位于怀曼身侧的一名大持剑者说道,因为他并未负责本届持剑者的培训与监考,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以后可以作为传统流传下去,只是大规模的械斗,尤其是不禁能力的械斗,一定要做好相应的防范措施。”

    “已经麻烦医务班的同僚了,还请了几位拥有治疗方面能力的持剑者坐镇,”卡修·瓦尔德相当温和的笑了笑,随后给出了解释,“只要不是当场被塑能系的能力切掉脑袋或是挤压成肉沫,我们都有相当的把握能够抢救回来。”

    “你们……”发问的是另外一人,一名同样没有负责本届持剑者考核工作的大持剑者,“是指圣歌队?”

    “没错。”

    “那我们就放心了。”

    作为奋战在第一线的大持剑者,他们对卡修·瓦尔德以及他的圣歌队都非常的了解,十分清楚这一位在必要时可以创造怎样的奇迹。

    说不定……

    就连死而复生也真的可以办到。

    “不过话说回来,十三个人打一个人……”最初提问的那名大持剑者注视着训练场两旁被渐渐炒热的氛围,不由挑了挑眉,“胜负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难道说被挑战的那家伙的能力具备非常罕见的上级要素?”

    “这可是绝密资料,”怀曼摇头,“我有义务为学生保密——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很看好犹大那小子。”

    “那可真是可惜,”在他的一旁,斩首者加西亚与他针锋相对,“我看好的是韦伯斯特,他们的努力我可实实在在的看在了眼里。”

    “你还亲自参与了他们的训练是吧?”清扫者大队的最高负责人眯了眯眼睛。

    “没错,”加西亚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没有多少敬重之情,更确切的说,他对这个疯子既害怕又讨厌,“所以我很确定,他们将会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你们两个的对峙中似乎可以确定,这场战斗还算有点看头?”在场的十余位大持剑者中唯一的女性优雅的挑了挑眉,“不过说起来……这位犹大是不是前段时间那枚铁十字勋章的得主?”

    “史上最年轻的铁十字勋章得主,”达芬奇扶了扶单边眼镜的镜框后说道,“虽然我不是专职的战斗人员,但从试炼空间的表现来看,他的战斗力可非常的不简单——我甚至觉得,如果再给他点时间成长,在植入第二枚圣痕后,他甚至可以在持剑者阶段一对一的挑战高等妖魔。”

    “呼,即便是布莱克那家伙最器重的风语者米娅,似乎也做不到吧。”其中一人说道,却忽然止住了话锋,“算了,布莱克那家伙……混沌教派还真是在赫姆提卡干出了一场了不得的大事。”

    “说起赫姆提卡,”怀曼眯了眯眼,“我所看好的这个小家伙正出身于此,据说是整个训导院中唯一的幸存者。”

    “哦?那还真了不起,连布莱克和牧首这个级别的人物都会陨落,这小家伙还能活着,不管是运气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能从那样的地狱中生还,就是有潜力的象征。”在场的唯一女性大持剑者说道,“加西亚,这一次我站怀曼这一边了。”

    “随你,”斩首者冷哼一声,“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有潜力,有实力又如何,单纯凭借技艺与运气可翻不了天——你要知道,我这边可足足有十三个人,就算他们还仅仅停留在融合圣痕的初级阶段,也至少能使用十三次能力,至少有十三次或反败为胜或锁定胜局的机会,即便与他们对战的是你我这样的大持剑者,又有谁敢在对战之前、敢在确定他们的能力之前就妄言必胜?。”

    “说得好,”更多的人,显然更愿意相信逻辑的判断,“我站你。”

    以一对十三。

    哪怕是限制能力的使用,也是一件并不简单的事,更何况现在。

    那个叫犹大的小家伙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胜机。

    “那么你觉得谁会赢?”怀曼忽然将视线转向了卡修·瓦尔德,“是犹大还是韦伯斯特?”

    “我更倾向于韦伯斯特,”气质温和有书卷气的中年讲师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犹大既然敢应战,也必然有着相应的依仗,因此,他们应该能带给我们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这一点我倒是赞成瓦尔德,”达芬奇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尽管因为混沌的侵蚀,试炼空间的影像资料有相当一部分遭到了损毁,可从那些尚有留存的部分,我大概了解到了犹大的战力,该怎么说……因为我有相当大可能是最弱的大持剑者,所以在我看来,他在融合完圣痕之后,战力或许不会逊色于一般的大持剑者。”

    “达芬奇,还有瓦尔德,当两面派可一点没意思,”守护者大队,直隶于教皇厅的禁卫大队的负责人帕特里克半是开玩笑的说道,“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了一起,快点干净利落的表态吧,权当有点乐子。”

    “真拿你们没办法,”卡修叹了口气,“我投韦伯斯特一票。”

    “既然如此的话,”达芬奇犹豫了一会儿后,做出了抉择,“我还是和怀曼站在同一战线吧,这家伙看人怪准的。”

    “买定离手,不许悔改哈。”帕特里克说道,“还有谁要站队,趁现在,真的开局了就概不接受下注了。”

    仅仅是为了图个氛围,图点乐子,教团那些个位高权重的大持剑者纷纷选出了各自支持的对象。

    其中有九人支持韦伯斯特的反犹大联盟,有四人直接站在了犹大这一边,还剩下两人未参与投票。

    九比四,赔率近乎三比一。

    抛开怀曼个人的号召力姑且不论,位于教团持剑者体系最顶层的大持剑者们的看法,其实出奇的一致。

    人数的多少,能力的多寡,直接决定了双方谁将占据更大的胜率。

    并不是说人数少的一方没有可能获胜,只是……几乎不具备获胜的可能——因为,能力在荣光者、持剑者乃至高等妖魔、黑暗众卿的战斗之中,或许使用的频率不会很高,但起到的作用,却是压倒性的。

    于是——

    理所当然的,他们更加看好韦伯斯特,更加看好人数众多的反犹大联盟。

    这就是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