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二开始……以及结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战斗对艾米·尤利塞斯来说,并不陌生。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并不以生死为赌注的战斗——或者说竞技,年轻的荣光者还是第一次经历。

    只是,完全没有一般人理应有的激动。

    当礼仪用的号角吹响之际,他面色平淡,不急不缓从休息室中走出。

    没有穿戴防护用的道具。

    “这不是玩笑,”在他的对面,穿戴整齐的韦伯斯特说道,只是大半的面容都笼罩在防护盔之下,看不真切,“你应该对你的生命负责。”

    “谢谢。”荣光者平静的看着他,但反犹太联盟的领袖却觉得,他的目光并未驻留在他的身上,而是停留在了更上、更之后的地方,“但真的不必。”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韦伯斯特说道,“这是对我,对信赖我的人,以及——你的负责。”

    “好。”荣光者点头,移开目光,看向训练场正中的裁判,那是一位不认识的持剑者,或者大持剑者,“可以开始了吗?”

    主持本次对战的裁判没有说话,只是如雕像一般静默着。

    并非他不打算说话。

    而是作为基层的他,没有这个权限做这个决策。

    因为,这很有可能会牵扯到的是人命,是持剑者的生命——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只能等待上面,等待能承担起这个责任的人做决定。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的是,上面……同样也被荣光者的意外决定打乱了阵脚。

    “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专门供给大持剑者使用的看台上,有相当多的人皱起了眉头,“是打算以自己的生命威胁对手吗?这种盘外招,未免有些太下作了吧。”

    “不一定是心理战术,”达芬奇摇了摇头,“但我认同你们的观点,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他们的矛盾说到底只是一场误会,由我出面的话,很容易就可以解开——真要弄出人命了,冕下至少在几年之内不会允许同类活动的开办。”

    “我也赞同达芬奇的看法。”卡修·瓦尔德附和,“这是不必要的风险。”

    几乎所有大持剑者的看法都趋于一致,但“几乎”这个前缀恰恰说明了,并非所有的大持剑者都认为应该取消这场“危险”的对决。

    怀曼正是其中之一。

    作为全程负责本次考核的最高执行官,决定权掌握在他的手上。

    因此,哪怕大多数人都表达了反对,他也仍然能固执己见,他也仍然能力排众议下达最后的决定。

    “继续——”

    他说道,重新做回了座位之上,等待着这场对决的开始。

    而得到了上级背书的裁判,也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在用简明扼要的言语以及手势分别示意两方人马来到了场地的两头后,他猛地一挥比赛用的小彩旗,清澈洪亮的声音如平地的一声惊雷,直接将风雪的呼嚎声掩盖。

    “比赛——”

    “开始!”

    训练场的场地其实不小,保守估计也有两三千平,甚至四五千也有可能,作为十四人战斗的场所,其实非常的宽广辽阔。

    但太过空旷。

    没有任何可供藏身之处,也缺乏后撤的战略纵深。

    游击,不存在的。

    陷阱,同样不存在的。

    也就是说……只能战斗,只能一战到底,一战分胜负,战到一方彻底倒下,战到一方彻底精疲力竭。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选择。

    无需谋略,变数也少,甚至连索敌的步骤也省略了。

    尽管彼此相隔有数百米远,可这点距离对于荣光者、持剑者这种逐渐趋于超凡之人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全力奔跑的话,只需要数秒便能跨越。

    只是……没必要,完全没必要。

    这场对决,这场战斗,没有人想输,更没人觉得自己会输。

    于是——

    罕见的,两方明明没有交流,却不约而同的向赛场中央走去。

    在那里一分胜负。

    脚步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急切,双方的距离也伴随牛皮靴踩在雪花上的吱呀声越缩越短。

    当相隔不过五十米之际,韦伯斯特抢先发动了攻击。

    ——动手!

    没有言语,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连日高强度的战斗,让这群才刚刚脱离训练生范畴的新生持剑者们,拥有了极高的战术素养与默契。

    在最为合适的攻击距离之内,塑能系的持剑者已先一步发动了能力。

    闪电招来!

    火焰招来!

    于虚无中诞生能量,于虚无中塑造形体,闪电与火焰,冷风与暴雪中本不应该更不可能出现的两种事物在这一刻同时出现在了犹大的视界中。

    危险。

    但比起肉眼,更先一步意识到它们存在的,是直觉。

    荣光者来不及思考,本能已先一步做出了应对,几乎在电光火石的刹那,他那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便牵引他向前一个侧滑,灼热的火焰与蔚蓝的闪电几乎是擦着发丝从头顶划过,然后……被他甩在了身后。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持剑者的圣痕尽管有过载的风险,却绝不意味着他们在一场战斗之中只能使用一次能力,不等艾米·尤利塞斯稍稍喘过一口气,第二波攻势便接踵而至。

    这一次,动手的可不止是塑能系的两人。

    还有操纵系。

    教团对能力的五大领域的划分归根结底只是经验的总结,操纵系划分的非常笼统,其中既有可以操纵植物的能力,也有可以驾驭动物的能力,甚至将人类当做傀儡操作,对金属、对大气、对冰霜、对火焰的操作也能被归于这一大类之中,而加入第二轮攻势中的,是两位寒冰类的操纵能力者与一位大气类的操纵能力者。

    首先动手的是大气制御者。

    只见他双手一张,而后向内侧做出一个缓慢、艰难的拥抱,脸上随之浮现吃力、痛苦的神色。

    “喝啊啊啊啊——”

    他发出气势十足的爆喝声,一边奔驰着行进的荣光者,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身边的大气变得和水、和液体一样的稠密,每一次的迈步,每一次的动作,都要花费比平常更多的时间与气力。

    动作,不可避免的变僵硬了,变迟缓了。

    但仅此而已的话,仅仅只是对动作施加少许的影响的话,第二波攻势也不过如此。

    所以,这仅仅是前兆,真正攻击到来前的前兆。

    两位操纵冰霜的持剑者在大气制御者先行对荣光者施加了影响后,开始对这漫天飞舞的冰雪进行干涉。

    其中一人操纵的对象是整个天象,如同小孩牵引着巨象,他以自身单薄乃至贫瘠的力量拖拽着冰雪,拖拽着风霜,携裹着整个天地的沛然巨力向荣光者投掷而来,在他身周生成了一片肆虐的暴风雪。

    另外一人只是单纯的影响了冰雪,漫天的冰雪在他的号令下随之起舞,数以千百计的雪花凝结成了落叶般的细利冰刀,然后……旋转着,呼啸着,宛若活物一般潜入了这片被终年不化的落雪尘封的大地,如蛇般蜿蜒前行。

    除此之外,两位塑能系的持剑者依然保持着他们绚丽的攻势,火箭、闪电箭、火球、闪电球……林林总总,本应不受拘束的能量被他们随心所欲的塑造成了各式各样的模样,点亮了半边的天幕。

    像这样无节制的挥霍着他们的能力,以他们目前的融合进度,最多也就能持续五到六秒,但……他们所争取的也就是这么几秒的时间。

    与其挨个上场,被各个击破,不如一鼓作气,将火力尽数压上,在进入白刃战阶段之前,便将胜利锁定。

    这是韦伯斯特的策略,同时也是加西亚教导他们的方法。

    就算你的技艺再如何惊人,就算你的经验再如何丰富,不给你施展的机会以及空间——就没有意义。

    扬长避短,恃强凌弱——

    这是战术上的胜利。

    惨遭集火的艾米·尤利塞斯的状态并不好,尽管早就预料到了开战之初会遭到对方的能力糊脸,但他没想到,韦伯斯特所组织的攻势竟会是如此的狂暴,如此的猛烈。

    大气的挤压迟缓了动作,气象改变招来的暴风雪模糊了视线,密密麻麻的闪电与火焰尽管没办法在暴风雪中锁定他,却极大的压缩了他活动的空间,而最后的杀手锏——那条突然从地上蹿起,并在空中炸裂成数以千百计的锋利冰刀的冰蛇,更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尽管反应及时,铁木大剑抡出了一个几近完美的防御圈,但仍不可避免的挂了彩。

    脸上、手上、身上、腿上——至少有几十处创口见了血,而更多的伤口连流血的机会都不会有,在这严酷的天气下惨遭冻结。

    痛?

    倒不至于,只是有些不开心。

    只差一点——

    若是他的反应再慢一点,说不定会在阴沟里翻船也说不定。

    脑海中掠过这样的念头,荣光者感受着大气与暴风雪所产生的负面影响逐渐衰弱,以及闪电与火焰组成的弹幕的消失,脸上自然而然的绽放出一个笑容。

    而后,迎来了第三轮攻击。

    那是——

    兽!

    变化系的能力,变化系的持剑者,四人。

    数十米长通体漆黑的巨蟒,起码有七八米高的白色巨虎,小房子大小的甲壳虫,以及同时拥有六只手臂,同时手持六把大剑的肌肉怪人。

    开动物园呐?

    在仓促的应战中,艾米来不及回想“动物园”到底指代的是什么,便陷入了这群变化系的持剑者的围攻之中。

    挥击、践踏、碾压!

    变化系的能力没有塑能系以及操纵系那般显著的光影效果,但所造成的破坏力却丝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因为——

    无论是力量,还是破坏力,身体异化。巨大化的他们都远胜于普通的持剑者。

    仅仅是摆尾就可能扫塌一片树木,仅仅是扑击就能撞倒一栋房屋,变化系虽然不仅仅局限于变身一种能力,但初期破坏力最大的,却无疑是这一类。

    而更令艾米糟心的是,形体的变大,也意味着防御的提高。

    他本来就对这类体型巨大的怪物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手上拿着的又是一把未开锋的训练用大剑,想要击破眼前这群大家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在,这些变化系持剑者们此刻的形态不适合协同作战。

    好在,绝大多数持剑者的能力,都要考虑过载。

    一般而言,一印级别的持剑者能保持变化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而新生的持剑者,圣痕尚未完全融合的持剑者,能保持三十秒已经顶天了。

    所以——

    他真正要做的,不过是坚持三十秒。

    而这……

    对于早在赫姆提卡时期,凭借直觉就能强行和高等妖魔与黑暗众卿强行五五开的艾米·尤利塞斯来说,再简单不过。

    甚至没有喘气,那些个凶悍的有些过了头的巨兽,就在追逐之中失去了最后一分气力,气息奄奄的瘫倒在地上,然后……身体越来越小。

    已经彻底丧失战斗力了。

    不再看他们一眼,年轻的荣光者将眸光转向了还剩下的人,转向了剩下的九人。

    其中有五人已经发动过能力了,气息稍显虚弱,至于剩下四人……所持有的应该是强化系的能力,但不排除特异系的存在。

    必须多加警惕。

    不,反倒没必要多加警惕。

    荣光者停下迈出去的步伐,转身看向了裁判,指了指在雪地上倒地不起的变化系持剑者们:“他们应该算出局了吧。”

    “没错。”负责仲裁局势的持剑者,相当爽快的给出了答案,“在战场更易后,我会将他们交给医务组。”

    “好。”

    艾米·尤利塞斯将视线收回,将视线重新投诸于面前的少年们身上。

    “开始了——”

    “反犹大联盟”的创始人,以及联盟真正的主导者,韦伯斯特透过防护盔看向他,看向眼前这个在前后数轮攻势下虽然有几分狼狈,但气息未见丝毫紊乱的怪物,而后发动了自身的能力。

    ——感知完全共享。

    链接八人。

    状态完美。

    “我们上!”

    他说。

    然后——

    九人合围而上。

    “开始了?”面对围攻,艾米尤利塞斯并未有丝毫的动容,他只是注视着不断缩小的包围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应该是结束了才对。”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冷风、飘雪、喧闹的氛围以及周遭一切的一切——

    骤然止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