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三惊喜总是不期而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厮杀与竞技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或许对看台上的新生持剑者来说,这种级别的对抗足够令人热血沸腾,但对于见惯了生死的大持剑者们而言,一印级别的持剑者不过是刚刚学会拿剑的孩子,而这场对决充其量不过是小孩子们赌气的玩闹,难登大雅之堂——本该如此。

    但战斗的发展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塑能系、操纵系、变化系——

    战术的运用虽然称不上多么巧妙,却足够实用。

    ——至少物尽其用。

    无论是塑能系的火力压制,还是操纵系的控场与灵活多变,都具备了一定水准以上的认知与理解,只是对变化系的持剑者的处理还稍欠妥当。

    不过已经非常不错了。

    毕竟才刚刚从训导院毕业没多久,能力……对他们来说还是相当陌生的一种东西,战术的安排与选定也是一种全然陌生的思维方式,在初次接触之下,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非常有才能的证明了。

    只是……如果说对团队的驾驭,对战术的妥善安排给他们的感觉是惊艳,那么另一边,以一人之力与团队展开对抗的持剑者,给他们带来的则是惊吓了。

    战斗意识满分。

    战斗直觉满分。

    战斗经验满分。

    战斗技艺满分。

    不要说以持剑者的角度找不出茬,就是站在大持剑者的立场上,也挑不出刺,甚至换他们上场,在同等条件下,也不一定能比他做得更好。

    “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家伙。”有人如是感慨,不知是忘记了,还是没有这个习惯,这位大持剑者没有在“家伙”之前加上“小”这个前缀。

    “这一届持剑者的质量都挺不错的,”在场的大持剑者中唯一的女性表示了认同,但话锋突然一转,“可惜……他们晋升的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什么不是时候?

    大持剑者们心知肚明,这在他们之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但没有人接茬。

    因为……是真的不是时候。

    无论是这批刚刚脱离训导院没多久的新生持剑者,还是他们讨论这个话题的时机,都不是时候。

    于是沉默,短暂却让人感觉漫长的沉默。

    “确实是一场精彩的战斗,两边的表现都很亮眼。”最终,岔开话题的是直隶于教皇厅的帕特里克,他仿佛没听到就与他隔了一个身为的女性持剑者的感言一般,由衷的称赞起了参与本次对决的两方人马,“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

    “是啊,”为之前的沉默感到尴尬的大持剑者们纷纷附和,“很难想象这样一场战斗会是两帮一印级别的持剑者。”

    这样没水分的话题,用来转移注意力正合适。

    然而……一直未发一言的怀曼忽然将视线自赛场挪开,锐利的眸光在所有人身上一掠而过,而后问道:“你们,有谁看清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刚刚?”卡修·瓦尔德第一个接过话茬,视线在被临时充当竞技场的训练场上微微停驻,脸上罕见的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好快。”

    “什么好快?”达芬奇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就在他身边的加西亚给出了答案,铁青着脸给出了答案,“是战斗的终局。”

    终局?

    战斗已经结束了?就在刚刚那说两句话的功夫?

    突如其来的冲击**实,令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语——没有人能预料到,战斗会结束的如此快,如此突然。

    之前看的时候,两边还在纠缠,十三人建制完好。

    然而,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爱猫的中年绅士转过头去,目光洞穿了飘摇而落的风雪——偌大的训练场上,只剩下了最后两道身影,其它人则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冰雪之中,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胜负已分。

    “没想到,”达芬奇轻轻叹了口气,随手扶了扶单边镜框,“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怀曼重复道,皱了皱眉头,“什么又是这样?达芬奇……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嗯,”中年的绅士给出了答案,“有一点小小的猜想。”

    “说来听听。”关心问题答案的,绝不仅仅只有怀曼一人,人都有好奇心,哪怕是大持剑者,也是如此。

    “因为涉及到能力,我不方便透露,只能尽可能简单模糊的给一个或许不那么靠谱的解释。”达芬奇在此处稍作停顿,组织着言语,“尽管试炼空间在进行过大扫除后所剩的材料不多,但还多少能找到一点影像资料,其中就有犹大一部分战斗的影像,我在那时便发现了一个特点,他的战斗很少有僵局——就算有,也会被瞬间打破——同时,生死胜负的分晓也往往在这一刻。”

    “这能说明什么?”直接对教皇负责的帕特里克不禁问道。

    “能说明很多,但最简单的是,”爱猫的中年绅士说道,“能通过他过去的战斗,确定他掌握着一种瞬间可以更易、改写战局的能力。”

    “所以战斗会结束的如此之快。”

    怀曼了然的点头,作为本次考核的总负责人,他对每一位学员的能力自然能够做到心里有数,犹大的能力测验尽管因为发生了能力暴走事故,而没有取得详细的参数,但测试人员却给了加速类能力这个鉴定结果与最终分类——现在想来,他持有的应该是一种可以瞬息将速度拔升到极限的能力。

    但与之相对,不仅能力所能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同时也会对身体形成非常严重的压迫。

    不过——

    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不管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进行的厮杀、战斗,其最终的目的都无外乎是击败敌人或杀死敌人。

    你死,我活。

    就是这么简单。

    真正强大的能力不需要多么华丽,多么花哨的显现,简单、直接、粗暴——永远是高效的代名词。

    加速,虽然不是一类多么罕见的能力,但如果能够快到任何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是真正的杀手锏,就是真正可以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绝杀。

    果然……

    惊喜总是不期而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