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四静谧的摇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片狼藉的雪地上,一片落雪飘荡之中,年轻的荣光者将训练用的铁木大剑丢在一边,以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很累。

    并不仅是因为能力的发动,更因为……他有这个必要。

    他必须告诉其他人,告诉所有在看的人,告诉那些位大持剑者,告诉怀曼,告诉他们……他的疲惫,以及他的虚弱。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戏,一场演给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看的戏。

    他很清楚这场对战的本质。

    对韦伯斯特来说,这是整合散乱的联盟,统合人心的必要手段。

    而对他来说,对怀曼来说,这只是他们较量的一环,一场试探与反试探的交锋。

    所以,谁是真正的胜利者,其实与这场战斗的胜负毫无关联,而是取决于他们是否达成了预定的目标。

    以此而论,韦伯斯特是毫无疑问的赢家。

    至于他自己有没有资格接过胜利者的冠冕,目前尚不得而知,还有看台上那些大人物们,尤其是怀曼的反应。

    会买账吗?

    荣光者不是很能确定。

    单纯击败敌人,夺取战斗的胜利,对他来说,并不难。

    难的是夺取胜利的同时,能恰到好处的掩藏好自己的特异之处——尤其在怀曼很可能已经生出怀疑的情况下,这种小心,这种谨慎,必不可少。

    选择现世迦南外郊终日被风雪笼罩的训练场作为双方对决的场所,很大程度正是考量到了这方面的因素。

    ——随风飘摇的雪花,是掩盖自身异常的最好遮蔽物。

    尽管他毫不怀疑,那些位大持剑者不会缺乏观战的手段,但恶劣的天气必然会对他们的观察产生影响,一些细微之处因此被忽略,简直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他所依赖的并不仅是场地的便利,更是对自身能力的进一步开发。

    超速状态。

    这是他对新掌握的能力的称呼,姑且算是基于对时光停滞的进一步掌握而开发出的衍生能力。

    这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在荣光者中很常见,比如他曾遭遇过的黑暗旅者伊格纳缇,他的能力是操纵血液,但在真正的战斗中,他不仅可以如同自己身体一部分一般对血液如指臂使,更可以转换血液的物理性质,令其成为致命的长枪、保护要害处的坚盾、防止伤口进一步恶化的绷带……林林总总,不胜枚举。

    而他的死亡先兆,虽然他一直对这个奇怪的能力抱有极大的警惕心,但在不断的使用过程中,对能力的开发也在不断深入,到最后甚至衍生出了预言类的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见到与自己有关的人的死之未来。

    只是……当得知圣痕赋予他的能力还可以继续生成衍生能力的时候,嘉苏表现的非常奇怪,不正常的奇怪。

    并且,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从她那里得到解释。

    令他的心底始终有阴霾笼罩。

    尽管心情并不如何愉快,但这并不妨碍荣光者对这项得自教团的能力进行梳理。

    通过在嘉苏梦境中的不断使用与练习——

    一来他对停滞时光有了更为精细的掌控,时光停滞的极限时间也差不多延长到了四点二秒,只是在将这四点二秒拆分进行分段使用上他遭遇了瓶颈——最多只能拆分成两次使用,并且在拆分过后使用时间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每次最多只能停滞不到一秒的时间,若停滞的时间超过了一秒,他将没有这份气力再一次停滞时间。

    二来他试图将时光停滞波及的范围这一因素纳入可掌控的因素之内,但这一方面成效寥寥,在近半个月的努力下,他已经能够大概感知到每次发动能力时时间停滞影响的范围,可却像是缺少了某种必要的条件,从而卡在了某处一般,始终无法进行相应的干涉。

    三来他则是开发出了被他命名为超速状态的衍生能力。如果说停滞时间,是令时间趋于静止的话,那么超速状态所追求的,则是缓慢的时间——更确切的说,是相对缓慢的时间。在进入了超速状态的他眼中,时间的流速被无限的放缓了,而他本身的速度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因此,超速状态的“超速”是名符其实的超越速度。

    相比较于时间停滞,进入超速状态对他身体的压力要小得多,极限状态他大概能保持十秒左右,将十秒钟拆分开来使用有一定影响,只是并不大,总体来说是时间停滞的劣化版本,在中低端的战斗中会非常实用,然而面对那些真正处于巅峰的强者,可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抢占先机,却别想凭此决出胜负。

    为了以示区分,他将这项源自圣痕的能力命名为静谧的摇篮,其下囊括了能够停滞时光的停滞之环,以及超速状态,如果后续还能开发出新的衍生能力,他还会继续往这个体系中填充,从而丰富自己的手段。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

    他抬起了头,看向了风雪中的来人。

    那是这场对决的裁判。

    在经历了最初的惊诧之后,他回过神来,安排早就在一旁等候的医务组将昏迷不醒的十三人人一一抬走,送至医院进行相应的检查。

    而后,宣告了艾米的胜利。

    “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负责本场对抗的裁判下意识的问道,然而话音才刚刚落下,他便意识到了不妥,改口道,“不,我是说恭喜你,恭喜你,犹大。”

    “如果没有后续安排的话,”荣光者露出虚弱的笑容,脸上写满了疲惫,“我需要休息。”

    “暂时没有什么后续安排,”担任本次对决裁判的持剑者给出了答复,“但怀曼大人对你很感兴趣,有时间的话还需要要去他办公室一趟。”

    “好,我知道了。”艾米摆摆手,没有回绝,因为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回绝的余地,所以,他只是,也只能朝对方说了声“谢谢”。

    然后转身,然后远去。

    脸上礼仪性的笑容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

    事情……

    似乎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