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九不安的前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间总是如流水般飞逝。

    直到此时此刻,艾米仍时常回想起前些日子与嘉苏在梦境中的谈话。

    无论是连远征至深之夜这个级别的行动都仅仅是为其掩护的“天门计划”,还是尼尔的妹妹可能是传说中的天选之人这一冲击**实,蕴含的信息量都不少,都足够令他反复琢磨上数日之久。

    而在这期间,他已渐渐察觉了逐渐在新生持剑者中弥漫开来的躁动与不安。

    如同地震、海啸来临前先知先觉的小动物们一般,他们敏锐的从那不断降落而后又升空的浮空舰队中察觉到了不妥,然后……各种小道消息开始流传。

    有目的的流传。

    ——据荣光者观察,其中有数种说法与真相其实不谋而合,但淹没在形形色色或真或假的消息之中,毫不起眼。

    以至于连他都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某位学员不经意的猜测恰好命中了事实,还是怀曼未雨绸缪的为新生的持剑者们打起了预防针。

    两种猜测都有可能。

    但具体是哪一种,艾米·尤利塞斯无法下判断。

    他所知道的只是——

    离战争真正爆发的日子已然不远。

    现世迦南很大,非常非常大,其光是地面面积就至少是赫姆提卡的五到六倍,足以容纳数十万人一同生活——但也很小,小到数万名训练有素的圣教军涌入,都足以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坊间传闻。

    正如嘉苏所说的那样:如此大规模的军力调动,根本瞒不住任何人。

    看来教团是真的志不在此。

    不然哪里会、哪里能容忍机密情报的外泄?

    但教团到底有什么打算,暂时与他关系不大,他真正需要在意的,与他密切相关的反倒是眼前这场远征。

    为此,他约见了一个人。

    一个很少有人能猜到的人。

    韦伯斯特。

    尽管他对这位打着“反犹大联盟”的幌子收拢人心的家伙并没有太多的恶感,但两人因身份而生出的立场对立却足够使他们老死不相往来。

    本该如此。

    如果……没有这场该死的战争的话。

    “似乎冷清了很多……”这位带着股书卷气,始终将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少年在踏入图书馆的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此处的变化,一边感叹道,一边在荣光者对面落座,一语双关的说道,“果然,发现地震的鼹鼠可不会仅有我这一只。”

    以鼹鼠自比,以地震形容教团的大动作,这家伙对时局的把握,还真是惊人。

    微微眯了眯眼睛,荣光者结果话茬:“那么,你想不想知道——这场地震到底是什么呢?”

    “你知道?”韦伯斯特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随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是,以他们对你的看重,你能提前知道一点内幕消息再正常不过。”

    他顿了顿,话锋就此一转。

    “不过——”

    “你找我来,应该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吧?”

    以一句话直接点出了问题的核心。

    如果单单是为了分享情报,犹大找谁都没理由找他,找他这个旗帜鲜明站在他对立面的反对派领袖。

    所以,一定别有所求。

    “当然不是,”荣光者没什么好避讳的,与韦伯斯特的敌对只是源于双方在利益上的冲突,尽管这种冲突在短期之内不可能弥合,但是在当下这个动荡不安的时局下,他们俩的联合是大势所趋,“——我来,其实是和你结盟的。”

    “形势已经恶劣到了这种地步吗?”

    反犹太联盟的创始人兼主导者皱了皱眉头,他十分清楚现在犹大的声名到底有多么隆重,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一届的持剑者中除了他所代表的反对派、少数派外,几乎所有人在必要的时刻都会成为他的拥趸。

    而坐拥大势的犹大,会向他寻求联合……也就是意味着……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或是出于其他因素的考量,他有必要统和这一届毕业的每一名持剑者。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种行为都昭告着危险的临近。

    “嗯,”艾米·尤利塞斯没打算隐瞒,也同样不打算卖关子,他径直给出了答案,一个相当不妙的答案,“教团打算进军至深之夜,而我们,而我们所有人,都有必要随行,并且充当圣教军的救火队员。”

    “所有人?”韦伯斯特用惊疑不定的声音重复道。

    “没错,是所有人。”年轻的荣光者以肯定的答复浇灭了对方心头最后一丝侥幸,随后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圣教军、圣歌队同样会加入这次远征——无论胜败,战争的烈度都将超过你我所能想象的极限。”

    “呵。”无意义的发语词自“反犹大联盟”的创始人兼主导者的唇边吐出,他用了好一会儿才调整好心态,“你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救火队长。”艾米平静的给出了答案。

    “不出所料,”韦伯斯特点头,而后问出了问题的关键,“那么,尊敬的救火队长大人,您希望我在您的救火大队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一个副手,”荣光者微微停顿,“无论是你的大局观、战术思维,还是你的人脉——对我来说都不可或缺。”

    “同样是意料之中。”对此,反对派的领袖没有丝毫的意外,他只是以低沉的声音问出了接下来的问题,“时间了?发起攻势的时间了?”

    “不知道。”艾米摊开了手。

    “从圣教军的集结来看,那个日期显然不会太久远。”韦伯斯特说道,这是很容易推断出的线索,哪怕迦南已筹备了足够应对远征的战略物资,也不可能会坐视它们被无缘无故的损耗在不应当损耗的地方,“但是——你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怀曼那边没有知会我,”荣光者挑了挑眉,“直到现在……这个消息其实都是一个不对外公开的秘密。”

    “那现在那些传闻是……”韦伯斯特立刻意识到了其中的猫腻,“原来如此。”

    “嗯,”艾米·尤利塞斯低低的应上一句,随后问出了他早已知道答案,却又必须问出口的问题,“怎样?你考虑的如何了?关于我的提议。”

    “我——”少年的持剑者苦笑的给出了回应,“不,是我们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然后伸出了手。

    握住。

    “当然没有。”

    荣光者微笑着作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