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一四蠢蠢欲动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作为装备研发部的部长,达芬奇并不好见。

    尤其在这个战争随时可能爆发的动荡之年,无论是始终战斗在第一线的清扫者大队,还是一直隐隐超然于其外的守护者大队,亦或是其他的持剑者大队都迫切渴望能得到这位中年绅士的支持,在第一时间列装最新的装备,提升战斗力以及生存率。

    艾米·尤利塞斯并不打算和那些位大人物们争食,一没权力,二没地位,三没力量的他以及新生持剑者们拿什么去和那些老牌强者争?靠同情牌?开什么玩笑!

    他所指望的,是能得到一点大人物们分剩下的残羹冷炙。

    所幸,或许是上次给达芬奇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的缘故,他获得了这位爱猫的中年绅士的接见。

    “日安,达芬奇先生。”

    走入摆满了实验器材,凌乱的不成样子的办公室,年轻的荣光者敛了敛目光,略带恭谨的和此地主人打了个招呼。

    “你好,犹大。”

    达芬奇眯了眯眼,他大概能猜到这个节骨眼上少年的来意,但没有点出,只是问道:“有段时间没见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一件事情,”艾米并没有矫情,开门见山的点出了来意,“我想要寻求您的帮助。”

    “什么事,”中年的绅士一边抚弄着手上名为“艾莎女士”的黑色猫咪,一边说道,“如果是想要列装最新式的装备,我想有点困难。”

    最新式的炼金装备,肯定是优先供给给战斗在第一线的大持剑者与持剑者,有什么理由留给那些尚不能发挥几分战力的新生持剑者?没把话说死,没有直接回绝,已经算是给他留了几分情面。

    “我想要一套联络装置。”

    艾米说道——韦伯斯特的能力是五感共鸣,能够将能力作用范围内,没有主观上拒绝意愿的人联系到一起,从而达到同心同体的效果,在小规模的战斗中非常有效,但在战场上,那有限的覆盖范围与有限的持续时间,注定了它无法成为常驻的联系手段。

    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想要运用战术思维,对人员进行合理的分配与指挥,保证命令的直达以及命令的时效性至关重要。

    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里,才会利用自己的人情,向达芬奇提出这么一个条件。

    但能不能得到满足,他心里没底,所能确定的只是……这个条件不至于被对方一口回绝,具备一定的可操作空间。

    毕竟,各持剑者大队,已经有相对成熟的技术成品实装。

    “这个要求……”

    爱猫的中年绅士以指节叩击着桌面,一时没有给出答复。

    艾米在此时自然不会催促,只是耐着性子等待着他的答复。

    好一会儿后,中年的大持剑者,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终于开口。

    “成品没有。”

    他相当直白的说道:“目前也没有余裕恢复生产线,如果你真有这个需求,或许只能从试做型入手。”

    “试做型?”艾米问道。

    “尚未投入使用的样机大概有三十左右。”达芬奇说道,“以小队形式进行配给足够满足你们的需求,但我必须提醒你们一点,它之所以没有大规模的配装,就是在测过过程中,发现了技术上的缺陷。”

    “什么缺陷?”

    “对正常作战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干扰。”一说到专业领域,中年的绅士立马滔滔不绝了起来,“众所周知,声音的本质是振动,这套联络系统的本质是振动,更确切的说是频率的传递……”

    不,不,不,这一点也不众所周知好吧?

    荣光者面无表情的听着面前的大持剑者讲授那繁复的、让人根本听不明白也不愿去明白的炼金学知识,有求于人的他又不好发作,只能沉默以对。

    “也就是说,”虽然原理、过程什么的,艾米还并不明白,但最终造成的影响却表述的很清楚,“在使用这套系统的时候,会干扰到人正常的听觉?”

    “没错,会对使用者的战力以及生存造成影响——这就是未能大规模进行推广的原因。”达芬奇摇了摇头,“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并不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但……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战争要来了。”

    是的,战争要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更胜过千言万语——没有人能够摆脱战争的漩涡,即便是达芬奇这般跻身于真理之侧,位于整个秩序世界最巅峰的炼金术士也不能——更确切的说,正因为他拥有这般出众的才能,才越发无法脱离这个漩涡。

    所以,这三十套试做型联络器材,是留给他,留给年轻荣光者的唯一选择。

    并且没有拒绝的余地。

    “感谢您的支持。”

    艾米·尤利塞斯深鞠一躬。

    尽管最终的结果离预期有相当的偏差,但也算是达成了目的,他不会因此而不满,甚至生出怨憎之心——

    已经不再是孩子了,不会再有天真、任性的权利了。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应当理所当然的对你好,更不会有人理所当然的要帮助你,达芬奇贵为装备研发部的部长,能够接见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并且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同样也感谢你的理解。”中年的大炼金术士虽然不懂政治,也很少参与那些党派斗争,但作为装备研发部这一实权部门的最高负责人,他也算见惯了人心,自然清楚,有些人不是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他们的欲(蟹)望如沟壑一般难以填满,“以后有兴趣来装备部发展吗?犹大。”

    “感谢您的厚爱。”年轻的荣光者并非真正的持剑者,他也不打算在教团谋求长远的发展,所以他再一次的拒绝了大人物的邀请,以同样的理由,“但非常抱歉,有些事情永远无法忘却,我……绝不能容许赫姆提卡这样的悲剧再一次的发生。”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指尖渗出血珠。

    “我大概能够理解你的心情,”爱猫的中年绅士注视着面前的少年,注视着面前新生的持剑之人,注视着面前年轻的战士,而后轻轻叹息,“如果你真的渴望复仇的话,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消息——信理部已经抓住了他们的狐狸尾巴,那群甘心为黑暗混沌驱使的怪物们,已经察觉到了教团的行动,并有所动作。”

    微微停顿,以食指关节他敲了敲楠木制的桌面,意味深长点的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