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一五妖魔狂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千头?一万头?十万头?还是更在其上的数字?

    其实没有意义。

    因为——

    它们都是敌人,必须歼灭的敌人。

    艾米·尤利塞斯放下手中的远望镜,即便圣教军的战士皆持有秩序的灯火,在这片仿佛能将一切吞没的至深之夜中,依旧只能燃起星星点点的光亮——荣光者所能看到的,只有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密密麻麻的妖魔。

    “需要我们协力么?”

    随后,他转过头,看向了身边负责与他接洽的圣教军军官。

    “完全没有必要,”埃尔维斯脸上浮现出自信,乃至稍稍有点桀骜的笑容,“这种场面只能算是正戏开演前的开胃小菜。”

    “既然如此的话,”耳畔传来有若躁动不安的雷鸣一般的火铳轰隆声,荣光者的视线在光明与黑暗暧昧不清的战场上一掠而过,“那么打开一个豁口,将一切交由我们来解决如何?”

    “你——”出乎预料的请求,令圣教军的青年军官不由收敛了脸上那多少有些肆意的笑容,“是认真的吗?”

    “当然。”艾米·尤利塞斯平静的给出理由,“如果战场战斗的烈度仅仅是一道开胃小菜,那对于我们这群没有接触过战场的新丁,不正合适吗?”

    他顿了顿,嘴角勾勒出一个隐约的笑容:“况且——作为协力者,我们有必要向贵方证明自己的价值,不是么?”

    短暂的停顿,短暂的沉默——

    “你说的没错。”圣教军的联络人以低沉的口吻给出了答复,“但这件事情,我缺乏相应的权限,需要向上级进行请示。”

    “应有之请。”

    荣光者对此早有所料,埃尔维斯的身份虽然不低,可却绝无干涉整个战场,哪怕仅仅是圣教军所负责的低端战场的走向,必须向上层以及更上层做汇报。

    而汇报的结果。

    其实非常好猜测。

    因为,这场战斗的目的在荣光者眼中一目了然。

    ——是预演,也是练兵。

    教团的持剑者大队或许有过联合作战的经验,但自天南海北征召而来的圣教军,就算经过再如何严苛的适应性训练,也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适应集团作战。

    所以,在抵达黑山羊们栖居的至深之夜深处前,通过浅层区的妖魔以及高等妖魔进行练手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既然如此,圣教军的上层不存在回绝他提议的可能。

    只需静待。

    事实也正是如此,只在大约两到三分钟后,埃尔维斯便带来了应允的答复。

    ——在十分钟后,在八点钟方向,圣教军的防线将会打开一个小缺口。

    没有做任何要求,他只是简单的把这个消息,告知了艾米·尤利塞斯,告诉了面前的这位少年。

    “我知道了。”

    没有多赘言语,年轻的荣光者拉了拉环在脖颈处的金属联络器,随后清了清嗓音,通过耳麦发出了命令。

    “八点钟方向。”

    他说,然后率先向约定的地点赶去。

    数万名圣教军虽然将战线拉得老长,但对于拥有超凡体魄的持剑者来说,穿越整个战线并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仅仅是三分钟后,就完成了初步的集结。

    而后,在妖魔的嘶吼声,火铳的齐射声,以及战士们浴血杀敌的怒吼声中,属于新生持剑者们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没有言语,也不需要言语。

    当妖魔、当敌人出现的那一刻——

    厮杀开始了。

    两百多名持剑之人,哪怕仅仅是初次觉醒的“一印”持剑者,在这片战场之上仍旧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自缺口蜂拥而入的妖魔们,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战斗热情异常高涨的新生持剑者们一路砍瓜切菜的杀了回去。

    这是场屠杀。

    实力的不均衡让这场战斗不存在任何的观赏价值,但艾米·尤利塞斯依然不曾挪开目光,依然在冷眼旁观。

    说到底,这并不是一场危险的战斗,比起消灭敌人,更需要在意的,是对战场的熟悉,是对团队的磨练。

    就新生持剑者们目前的表现,差强人意。

    战斗意识姑且算是过关,团队合作只能说是勉强,但最关键的战场适应能力却表现的极为糟糕——

    没有哪怕一丁点保存体力的意识!

    就知道冲冲冲、砍砍砍——

    真这样下去,这群家伙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到就要进入疲劳,即便不考虑高等妖魔对战局的干涉与影响,只要这场战斗持续两个小时以上,精疲力竭的他们将被迫转入守势,甚至出现伤亡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荣光者没有出言提醒。

    ——有些东西、有些道理只有自己亲身体悟才能领悟透彻。

    至少还有半小时才会进入疲劳,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会陆陆续续力竭,在那之前,让他们吃点亏也好。

    艾米·尤利塞斯观察着战局。

    在韦伯斯特的指挥下,在渐渐让人感到麻木的杀戮中,不仅团队配合的默契度有了很大的提高,那股子从训导院中带出的青涩气息也也随之一道消泯,被磨炼出了几分漠视生命,漠视死亡的气魄。

    这种改变,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但就算他们杀戮的效率再如何被拔高,也无法改变体力已经被大量损耗的事实。

    在二十分钟后,年轻持剑者们的杀敌的效率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有所降低——而在四十五分钟后,经由他们维持的那段防线甚至出现了少许的不稳。

    进入疲劳期了。

    荣光者对未来局势的发展了如指掌,但短时间内,他仍不打算进行干涉——

    因为,他想看一看,在这种情况下,韦伯斯特打怎么做。

    然而,比起韦伯斯特的应对方式,他更先看到的是……

    死亡。

    以某人之死,开启的鲜血盛宴。

    那是……

    高等妖魔。

    视线的最后,定格在了那屹立于残缺的尸骸上,人立而起的蝙蝠型怪物身上,与它宛若夜幕般深邃的眸子四目——不,应该是六目相对。

    “嘶!”

    伴随着一声嘶鸣,它的嘴角咧出一个凶厉的笑容。

    画面就此戛然而止。

    但预见了死之未来的艾米·尤里塞斯并未因此而驻足,恰恰相反,几乎在从代表可能性的未来中脱身的同一时间,他——年轻的荣光者开始了行动。

    屏息,凝神,然后……

    ——静谧的摇篮·超速。

    他解开了他的束缚,时间在他脚下匍匐。

    于这一刻,少年超越了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