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二二战斗的理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说持剑者是主的利刃,那么圣教军就是拱卫主的坚盾。

    比起尽数由超凡之人组成的持剑者大队,几乎全员都是普通人的圣教军,无论在政治权力,还是军事地位都矮上不止一头。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在教团军事体系中微不足道。

    恰恰相反——

    在奥古斯丁一手开创了圣歌队的军事编队之后,正式确立了持剑者大队、圣教军与圣歌队的铁三角,它的地位毋庸置疑。

    ——是防御、是守护。

    持剑之人的战力确实完全凌驾于凡人之上,可很多时候力量并不代表一切,数量稀少,习惯以小队或中队形式作战的持剑者,若是用来充当凿穿敌人防线的尖刀无疑是合格乃至优秀的,但用作防御……不仅效果不甚理想,也对他们才能、战力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也正因为此,圣教军这一基层军事组织才渐渐进入教团上层的视野之中。

    与持剑之人相比,用不堪一击来形容他们都没有辩驳的余地,但作为职业军人,他们的军事素质远在持剑者之上,而更重要的还是……

    他们人多。

    ——并且便宜。

    再不济,也能作为肉盾、作为消耗品使用。

    于是——

    在此之前一直以地方常驻武装存在的圣教军,获得了资源的倾斜,不仅拥有了接触诸如燧发式火铳、蒸汽驱动大剑之类的炼金武装的权限,更在教团的总部,在现世迦南成立了直隶于枢机院的,专门的统辖机构。

    这在以前,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圣教军在享受着这优渥的待遇同时,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战争的爆发。

    只有这样——

    他们的磨练才能有用武之地,他们的存在价值才能被证实。

    然而……

    当战争真正来临,当大地被撕裂,当名为黑山羊的亵渎之物将战线踏破,他们——圣教军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肩上的担子比他们想象的,要重得多。

    埃尔维斯正是其中的一员。

    这位热爱蒸汽与火焰的金发军官注视着前方那有他四五倍高的黑山羊,这头黑暗子嗣浑身上下都充斥着难以言喻的邪恶气息,单单只是出现在视界中,就有一种视界仿佛被污染、被渗透的异样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后退,想要逃离它,逃离这一无法认知、无法理解的非人之物。

    但——

    “不会让你得逞的!”

    “怪物!”

    他反手从后背拔出特制的火铳枪,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做什么无用的威胁,他径直叩动了扳机。

    “砰!”

    枪口喷出火焰,肩胛骨传来的后座力让埃尔维斯的身体骤然失衡,然后……

    墨色的血水飞溅。

    接近十米高的黑山羊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一双双赤色的瞳仁自躯干上睁开,顶端的触须疯狂的挥舞着、卷动着。

    让人毫不怀疑——

    只消靠近,必死无疑。

    然而这不能成为他们退缩的理由,尽管圣教军并不讲求死战不退,可是,在埃尔维斯的身后,在那数百米之后,存在着他们绝对无法后退的理由。

    那是圣歌队。

    ——职责所在。

    金发的青年军官咬牙,黑山羊移动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此刻只能匆匆的射出第二枪,来不及确认战果,便将需要再次填装的火铳丢在一边,抡起插在地上的蒸汽驱动大剑。

    “跟我上!”

    他吼道,也不看身后的人跟没跟上,身先士卒的发起了冲锋。

    数十乃至上百人的怒吼声。

    气势如虹!

    但没什么用——

    人类的士气影响不到非人之物,黑山羊对此不为所动,它迈步,粗壮的四蹄自然而然的践踏着周遭的事物,数以百计的细密触手翻腾飞舞,同时向埃尔维斯以及他身后的百余人发起了攻击!

    仿佛穿行在枪林弹雨之间,金发的军官艰难的躲避着从天而降的死亡之枪,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一般幸运。

    仅仅是黑山羊的一轮攻势,随他一道冲锋的队伍就倒下了一半。

    而现在——

    第二轮攻击即将来临!

    时刻处于危险之中的埃尔维斯并不清楚他的身后只剩下了三四十人,可从刚刚传来的那一阵惨叫声中不难推断出,那些随着他一道冲锋的嫡系们必然损失惨重,而伴随着冲锋人数的减少,黑山羊接下来的攻势将会更为猛烈。

    所以!

    必须更加的小心,更加的谨慎!

    圣教军的金发军官眼前同时出现了三根触须,瞳仁下意识的收缩,他猛地呵出一口气,躲过来自天上的第一道攻击,随后按下了蒸汽驱动大剑的开关,炽热的蒸汽自两边的排气阀排出,银白的大剑径直斩向了第二根触须。

    “哧——”

    干净利落的斩断,腥臭的墨绿色鲜血淋了他一身。

    恶心、干呕……这些统统没有生出。

    ——更确切的说,是没来的及生出。

    连眉头都没来得及皱上一下,几乎在斩断触手的同时他立刻就地一滚,满是颗粒状物的第三条触手就这么从他眼面前擦过。

    好险……

    他劫后余生的长舒一口气,正准备继续向黑山羊发起冲锋,脚下却是一滑。

    等等!

    一滑?

    整个人骤然失去了平衡,被第四根触手——来自腐烂的大地之下的触手,缠住了左脚脚腕,拖拽着前行。

    然后高高抛起。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想要用手中的大剑斩断缠绕在他脚腕上的触手,亦或者是斩断他的左脚,但已被抛至半空中的他虚不受力,根本没办法——至少在短时间内没法办坐直身子,对着自己的左脚挥剑。

    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埃尔维斯对自己即将成为怪物的食粮一事不存怀疑,但就算如此,他也打算给这头四个蹄子的蠢物一个教训。

    摸了摸口袋里的炼金炸弹,圣教军的军官已做好了使用它的准备。

    和我一起去死吧!

    他向天上的神祇祷告,而后……

    身体重重的摔落在地。

    “唔——”

    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闷哼,摔的七荤八素的埃尔维斯凭借着过人的反应与意志,立刻从地上爬起,连自己的状况都没来得及确认,便立刻将视线投诸于不远处那头只差一点就能杀死他的黑山羊身上。

    然而……

    他所看到的,最后所看到的,只是一具倒在地上的,巨大的尸体。

    “看样子没迟到。”

    屹立于尸体之上的人,以轻快的口吻说道,然后抬起了头:“不过……还是要麻烦你过来一下,给我搭把手。”

    圣教军的金发军官沉默,而后一瘸一拐的迈开脚步。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是。”

    他说,朝少年伸出了手,并说出了他得名字:

    “——犹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