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二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连续两次将时间停滞,对体力的损耗非常大。

    艾米·尤利塞斯现在已经没有气力再一次发动能力,即便是进入超速状态,在短时间之内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他并没有真正的力竭。

    只需要休息一阵子,便能再一次的投入战斗之中。

    至于救下埃尔维斯。

    并非脑袋一热后作出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后的抉择。

    这个人很重要。

    作为联结新生持剑者与圣教军之间的纽带,他不能死。

    他的死虽然并不意味着联系圣教军高层的渠道的断绝,可是……绝对会成为横亘在双方合作中的一道裂痕,绝对会成为他们拱卫圣教军防线工作失败的耻辱证明。

    所以——

    哪怕耗掉最后一次停滞时间的机会,他也要救下他,救下这个在双方合作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关键人物。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

    “有一件事情,必须拜托你,以及你的团队。”

    埃尔维斯说道,他此刻的状态很不好,与死神擦肩而过所带来的压抑感依旧停驻在他的脸上,并且从近十米高的地方没有任何准备的摔下,对不具备超凡体魄的普通人们来说,绝非一件可以一笔带过的小事,运气稍差,都可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强忍着不适,继续着对话。

    “这里是核心防卫圈。”金发的圣教军军官缓了口气,没有去解释什么是核心防卫圈,只是尽可能简短的给出了任务说明,“圣教军的使命是保卫圣歌队,但现在——”

    稍作停顿。

    “拜这些家伙所赐,”他指了指脚下的尸体,“精心布置的防线被彻底凿穿,指挥系统完全瘫痪,我代表圣教军,恳请你们进行协防。”

    他深鞠一躬。

    “圣歌队?”艾米·尤利塞斯放眼望去,这里的确是那道自天穹落下的神圣之光的中心区域,但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他的眉头反倒皱起,“你说……它们的目标会不会是圣歌队?”

    圣歌队——

    撑起了目前抵御至深之夜的天幕,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人理解他们对教团、对这次远征到底是何等的重要。

    更何况……

    他们本身就是足够与持剑者大队,与圣教军并驾齐驱的军事编制,甚至在教团拟定的“铁三角”中,他们是集团作战的真正核心。

    不容有失。

    简单的权衡了一番利益的得失后,荣光者意识到,已与教团的这次远征捆绑在一起的他,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

    必须上——

    即便不能,也必须硬着头皮上。

    所以,他在提出问题的同时,也就之前的问题给出了答复。

    “我答应你。”

    “感谢配合。”

    预料之中的结果,却不能当做对方的理所当然,金发的圣教军军官在表达感谢之后,说出了他对黑山羊这波袭击的看法。

    “应该不是,现在指挥系统一片混乱,我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持剑者大队迄今为止依然保持缄默——这无疑意味着,他们正与数百乃至上千或者上万的怪物厮杀,根本没那个余裕进行驰援。”

    他在最后说出了他所推导出的结论。

    “所以——”微微停顿,“敌人的主力并不在我们这边,我们只是被牵连的一方。”

    “这太过乐观,”艾米·尤利塞斯挑眉,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埃尔维斯推论中的疏漏,“如果对持剑者大队发动的攻势仅仅是一个幌子呢?”

    “这不可能!”

    他大声驳斥道,但比起否决,他表现的更像是拒绝相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艾米摇头,“它们——黑山羊们很聪明,甚至比我们更聪明——它们精心策划的突袭恰恰佐证了这一点,无论是埋伏地点、时间的选择,还是撕裂阵型,直接摧毁组织枢纽的做法,都不是单纯的野兽能做出来的。”

    “承认吧,它们远比你我预想的更加聪明,也更加富有智慧。”荣光者说道,语气低沉,“它们很有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文明。”

    这只是巧合。

    圣教军的青年军官想要以此来说服自己,但在此刻,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接受了犹大的那一套说辞。

    ——黑山羊的目标是圣歌队。

    甭管这个猜测与事实有没有偏差,作为他,作为一名圣教军的军人,他有必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于是——

    “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我可没办法给出答复。”荣光者苦笑着予以了回应,“站在咱俩的角度,所能做的事情无外乎是等待,以及静观其变。”

    “还真是万用的答复啊,”埃尔维斯脸上同样浮现出苦涩却饱含无奈的笑容,“不过,你倒是点醒了我——我有必要去圣歌队那边给他们提个醒。”

    “那边就交给你了,”这么说着,艾米·尤利塞斯挺直了腰板,“我这边要等的人也来了。”

    “那么——”圣教军的军官朝他点头致意,“我们回见。”

    “回见。”

    荣光者点头,与他错身而过,然后将视线移至赶来汇合的小队身上。

    这是第一支,也是他最为信任的一支,说是他的嫡系也一点不为过。

    “看样子你们似乎经历了一场苦战,”艾米·尤利塞斯眨了眨眼,“怎么,被小山羊撵的够呛?”

    没有减员,这是他在这时候敢开玩笑的原因所在。

    “你已经斩杀一头了?”担任他副手的韦伯斯特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巨大尸体,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该说不愧是你吗?犹大。”

    “仅仅是侥幸罢了,”

    荣光者不愿就这个问题详谈,总不能告诉他们,在他们狼狈逃窜的时候,他以一己之力,斩杀了两头黑山羊吧。

    对一印级别的持剑者来说,这份战绩未免太过惊世骇俗。

    他一点不想将那些大人物的目光吸引过来,尽管现在那些大人物们很可能已忙得焦头烂额,但他不打算再增加任何暴露自己身份的风险——他现在已经够引人注目了,没必要画蛇添足。

    因此——

    他岔开了话题:“其他人联系的怎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