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二四禁忌目录XIII:黑山羊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静默——

    在沸反盈天的战场之上,以荣光者为中心,数十人围成了一个圈子,一个气氛如铅汞一般凝重的圈子。

    没有人说话,并非能不能或是敢不敢的问题,而在于……没有人知道,在这时应该说些什么。

    犹大抛出的话题实在太过敏感,以至于在场的众人中没有人愿意接下。

    直到圈子的氛围已凝重到了近乎压抑的地步,韦伯斯特才排众而出,视线与在新生持剑者中拥有赫赫凶名的魔王陛下的湛蓝眸光微微交错,随后不经意的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后问道:“犹大,还有必要等待剩下那十三支小队吗?”

    时间离约定之时已过去了好一会儿,然而……最终抵达约定地点的,却只有七支队伍,剩下的就算使用联络器进行联络,能听到的也只有一片杂音。

    是个人亦或是小队已经遭遇了不幸,还是处于激烈战斗中的他们,根本没有这个余裕接听通话,不得而知。

    所以,韦伯斯特才会有此一问。

    ——也算给曾经撂过狠话的犹大一个台阶下。

    “不,不必了。”艾米·尤利塞斯想的没有韦伯斯特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为人数的不足而感到担忧,“已经等了那么久了,该来的都已经来了,还没到的很可能也不会到了,没必要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等待之上——更何况,我也不认为,敌人会将宝贵的时间留给我们进行休整。”

    “是要开始与黑山羊作战吗?”汉森拍了拍胸脯,他战斗的热情与意志异乎寻常的高涨,“我早就想和那群食人怪物们一较高下了!”

    这并不是妄言,而是他的真实想法。

    巨人化——

    圣痕赋予金发大汉的能力,荣光者在试炼空间中早已亲身体会过不止一次,如果不是有着时间上的限制,哪怕他开启静谧的摇篮,令时光停滞,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将那身高有差不多十数米的巨人击败。

    好在,越是强大,越是异常的能力,所带来的损耗就越是恐怖。

    不仅汉森的巨人化如此,他的静谧的摇篮同样不能免俗。

    想到能力的消耗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年轻的荣光者不由轻轻叹了口气,但此刻显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不要恋战,”他告诫道,点出了接下来行动的关键,“敌人有相当的可能,是冲着我们身后的圣歌队而来——如果在至深之夜深处,我们失去了圣歌队的庇护,失去了那道自天幕垂落的至上之光,那么大家最好的结果也不外是迷失在了这接近永恒的黑暗之中,从躯壳到意志,尽皆被黑暗吞没,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所以。”

    艾米·尤利塞斯没有喊什么激动人心的话语,更没有发表激情洋溢的演说,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将其中的利害关系揭开,简简单单的向在场的持剑者介绍着情况:“这一战,我们不能逃、不能退,更不能输。”

    “是的,我们必须夺取胜利。”科兹莫在一旁附和道。

    “夺取胜利——”

    “夺取胜利!”

    “夺取胜利!!!”

    以言语诉说决心,以言语增强气势,在相互感染下,原先沉滞的氛围一瞬间活络了起来,那侃侃而谈的样子,让人不禁坚信,即便是黑山羊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仍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将随意拿捏。

    荣光者没有选择在这时候泼冷水。

    因为,人心可用。

    作为最先抵达约定地点的人,艾米将所有队伍来时的狼狈模样尽收眼底,也正因如此,他十分清楚,与黑山羊的战斗到底给他们的心灵蒙上了多么沉重的阴影——不说绝对,但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如果不是有他这根主心骨在,根本不可能生出再次向那食人骨髓的怪物挥剑的勇气。

    那么——

    趁现在!一鼓作气!

    然而不等艾米·尤利塞斯吹响进攻的号角,左手手背上由圣痕凝结而成的“红宝石”忽然传来一阵灼热感,年轻的荣光者的视界忽的升高,意识、魂灵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挣脱了**的束缚,向上拔升、向上超拔——超拔于天穹之上,超拔于世界之上,也超拔于时间之上。

    这是种很奇妙的体验。

    广袤无垠的世界在眼前如微尘一般渺小,浩瀚的时间在眼前分岔开万千条支流。

    以第三者的视角——

    少年窥见了未来的一角。

    那是……

    黑暗。

    如潮水般涌来,如潮水般吞没一切的黑暗。

    以及死亡。

    如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一般,圣教军战士如同寒潮之下的麦穗一般,一个接一个,一茬接一茬的倒下,倒落在那**的土地之上,倒落在那如苔藓一般蔓延的黑暗之下,一点一点的失去了声息,成为了那团蠕动的黑暗的养分。

    然后向前,向前、再向前。

    如同瘟疫一般,它朝四面八方扩散。

    但目标始终只有一个——

    圣歌队。

    横亘在它面前的一切阻碍,都是必须消灭的阻碍。

    而这之中……

    自然包括他们这群试图螳臂当车的蠢货。

    至于他们会不会因此死去?

    荣光者并不乐观。

    这次幻视的本质,他大致心中有数。

    ——是死亡先兆。

    早在赫姆提卡时期,他就在多次的濒死体验之中,对死亡先兆有了更进一步的挖掘,不仅可以窥见自己的死点,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见与众多之死密切相关的未来。

    而现在,尽管机理不明,但借由教团植入的圣痕,他所觉醒的这项能力,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的一角。

    与时间有关。

    这既在意料之内,又在情理之中。

    只是现在没工夫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当黑暗将他们、将新生的持剑者们吞没之际,艾米·尤利塞斯从超拔的视角跌落,失重感从脚下传来,他略有些虚浮的伸手摸了摸鼻端的滑腻,入目一片猩红。

    “走。”

    相当仓促的,荣光者下达了命令。

    “去哪里?”

    科兹莫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尽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令犹大忽然变得如此虚弱,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很明智的没有多问。

    “圣歌队。”

    艾米·尤利塞斯回答道,他体力上的消耗并不大,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损耗,而在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冲,他的状态已趋于稳定,尽管不管怎么看都不能说是“完好”,但至少已经不能算得上糟糕。

    “它没有留给我们多少时间。”

    “它?”

    短暂的停顿,荣光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禁忌目录,编号xiii——”

    “黑山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