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二八降临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而,不等他思虑这些蜡人们的正体,一个浩大的意志跨越了层层空间的阻隔,降临于此!

    那是什么?

    荣光者挑了挑眉头,抬头望向天穹。

    但一无所获。

    入目的,只有一片并不刺眼的神圣之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身后传来了韦伯斯特强打镇定,略带颤音的声音,“刚刚那道光……”

    “我不知道。”艾米·尤利塞斯收回目光,给出了一个不那么让人满意的答复,“大概是圣歌队那边做了些什么吧。”

    这是可以基于情理推导出的结论,也是这个时候最恰当的回答。

    他没必要表现的无所不知,很多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会惹人怀疑。

    而他这个身份,恰恰最经受不起怀疑。

    “嗯。”

    韦伯斯特低低的应了一声,没有追问,只是沉默着,不置言语。

    毕竟——

    是死里逃生,是真正与死神擦肩而过。

    就算他们在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生离死别,可他们还是第一次遭遇这如同天灾一般无法抗衡的怪物,在精神上累积了相当之大的压力,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来进行调节,以缓冲、适应、接受这场根本称不上战斗的战斗,以及它的结果。

    虽然黑山羊与旧日世界的支配者还有不小的差距,但作为至深之夜孕育出的最强怪物,其邪恶本质甚至更在大衮之上。

    哪怕是感知到其存在,都足以使人疯狂。

    荣光者的视线在最后剩下的这十来名新生持剑者身上一带而过,而后再次将视线投注于圣歌队方向。

    在那里——

    有一个人。

    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一个多出来的人。

    尽管是与一般圣歌队成员无二的装扮,甚至在看到他或者她或者它之前,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但当那个身影出现在圣歌队中时,他自然而然的就将之与其他人,与“人类”这个概念区分了出来。

    在他的感知中,那是一个更甚于大衮,更甚于黑山羊的发光源。

    仅仅是简单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空间与时间仿佛就被某种东西给弯曲了、给压垮了,整个世界,以及世界的法理不由自主的围绕着他或者她或者它旋转。

    这种异质感。

    独一无二。

    但还不仅于此,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压抑与恐惧抑制不住。

    不能被那家伙发现。

    无论如何都不能被那家伙发现。

    ——心底传来了一个声音,不,并没有声音,只是他的潜意识意识到了,降临而来的那家伙,是他天敌一般的存在。

    战栗感油然而生。

    若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雄螳螂在交配完后一脸懵逼的被雌螳螂抓了个正着时的感觉。

    总之,非常微妙,也非常糟糕。

    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开溜。

    但——

    做不到。

    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艾米·尤利塞斯叹息,先不说笼罩在上空的浩大意志的主人是不是那降临而来的非人之物,就算不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跑掉。

    这里。

    可是至深之夜的深处,临近疯狂区只有一步之遥。

    他还没做好准备成为一名探索至深之夜的旅者,若是真的在这广袤无垠的黑暗中迷失了方向,他很怀疑自己最后会不会被活活渴死或饿死。

    那是真惨。

    他没有更新自己死法的打算。

    所以。

    没必要自乱阵脚。

    荣光者抿了抿嘴唇,要说心里不慌那是骗人的,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明白自身在精神上的异常。

    ——连凌驾于世界之上的亿万黑山羊之母他都见过,都打过招呼。

    不管他或者她或者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其本质总不可能凌驾于黑暗混沌之上吧?

    而且……

    他能够感觉到。

    除了畏惧,除了慌张之外,他还有那么点期待,有那么点心虚?

    心虚和期待是什么鬼?

    不对——“什么鬼”又是什么鬼?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乱作一团,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如沉渣泛起,一团乱麻。

    但越是如此,年轻的荣光者便越是意识到,这个降临之人与自己,或者说自己背后那位幕后之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兴许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

    他不禁这样想到,但在下一刻便将这个念头扼杀在襁褓之中。

    自己往枪口上撞?

    作死也要有个限度啊。

    往日里连听也没听过,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词汇一个接着一个涌上心头,混乱的思绪令他有些分不清其中到底有哪些是他真正的想法,哪些又说不定是赋予他火种之人在幕后干涉的结果。

    艾米·尤利塞斯对之前一直仰仗,一直依赖,来历却不明的直觉,第一次生出了如此明确的怀疑。

    他的本能,他的直觉,真的值得依靠吗?

    真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用以操纵他这枚小棋子的手段?

    这个问题荣光者得不出答案。

    但若是因此而枉顾直觉的预警,又有几分因噎废食的感觉。

    没必要如此。

    当他——当那个不知自何处降临而来的非人之物不存在就好。

    反正天塌下来会有高个子顶着,这个很明显超越了“凡人”概念的家伙,没道理和他,和他们这群小小的持剑之人过意不去。

    双方应该不会有交集。

    顺其自然就好。

    理清了思绪之后,荣光者的心境渐渐平静了下来,正如他所料的那般,那位降临之人并未发觉藏身于人海之中的他。

    他或者她或者它,只是隐藏于圣歌队之中,没有任何动作。

    也就是说……

    结束了。

    他这般想到,然而这个想法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他,更准确的说,是她——

    抬起了头。

    兜帽向上扬起,显露出其下精致的有些过分的面容,以及那双漆黑的眸子。

    她、看了过来!

    艾米·尤利塞斯悚然而惊,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但只是片刻之后,他便认知到了问题所在。

    她看向的不是他。

    小心的打量着离她不算远的少女,或者说假借少女形骸的某种东西,年轻的荣光者确认了这一点。

    她看向的是更远处的黑暗。

    ——在那里。

    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