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零不速之客
    远征军的脚步于此处暂缓。

    哪怕经过再如何严苛的训练,哪怕每一位圣教军战士,都将自己的身心交托给了信仰,交托给了那位全知全能的神只。

    但即便如此,也做不到在大幅度减员后,不进行任何休整,依然能保持着昂扬的战斗热情投身于新一轮战斗中去。

    说到底——

    在与黑山羊以及黑山羊族裔的那轮短暂的交锋中,教团只能算是惨胜。

    充当圣歌队护卫的圣教军,付出了难以承受的惨痛代价——经此一役之后,超过一万人长眠在了这片迟早会被黑暗吞没的土地之上,并且在黑山羊之主与创世纪的接连侵蚀之下,连尸骸都没有留下。

    战死沙场,当马革裹尸。

    尽管在秩序疆域中并未流传有这样的说法,但对于袍泽的情感,无关地域与时代的变迁,也无关风俗与文化的迥异,始终如一。

    甚至因为至深之夜的特殊性,圣教军在这方面尤为注重。

    没结束一场战斗,随军的神职者都会举行一场虽然简约质朴却足够浩大的仪式,他们会按照司祭的指示,将收捡好的袍泽尸骨投入那熊熊燃烧的神圣之火中,并保持沉默,一直静坐到火焰熄灭。

    然后,战死者的灰烬将会被神职人员带走,统一进行留存,并会在远征军回归之际,洒落在现世迦南的土地之上。

    可是——

    这一次却没有尸骨留下。

    一万余人,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吞噬了。

    连一丝漪涟都没有泛起。

    所以,即便是艾米·尤利塞斯这个外人都能够感受的到,整个圣教军营地的氛围虽然没有归于死寂,却陷入了一种不正常的悲伤与彷徨中。

    这很正常。

    没有人能对袍泽的逝去无动于衷,也不是任何人在面对过那无论如何都无法抗衡的敌人之后,仍然保有昂扬的斗志。

    尤其当这个敌人本身就是具备极强精神污染能力的禁忌之黑山羊的时候。

    不要说他们这些**凡胎的普通人,荣光者甚至有理由怀疑,就算是持剑者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污染。

    禁忌名单、绝对不可接触之敌,可从来不是玩笑。

    圣教军所受到的影响,只会更大。

    但现在表露出的仅仅是意志方面的消沉,而且这份消沉,在圣歌队那连续数个昼夜都不曾间断的歌声下,正在逐渐褪去。

    如同满是锈蚀的铁剑,一点一点的被打磨干净。

    大概只要再休整上一到两天,编制都被打到半残的圣教军,就能恢复大半的战力。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对于艾米·尤利塞斯,以及一众新生持剑者而言,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

    那意味着再一次的启程。

    深入至深之夜,尽管年轻的荣光者曾不止一次生出过这样的念头,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将这个念头付诸实践的打算。

    太过危险。

    以教团对至深之夜的四级划分,远征军即将抵达的是第三级,疯狂级。

    在那里……

    有着一个文明,由难以计数的黑山羊组成的文明。

    像刚刚结束的那场战斗一样惨烈的战斗,很有可能只是一道开胃小菜,在深入疯狂区后的每一天都可能爆发。

    届时,不要说照顾好汉森、爱娜他们,就连他自己,都自身难保。

    所以。

    在大军开拔之前,有必要理清之后的作战方式,以及作战思路。

    但这数日来的讨论,一直毫无进展。

    不仅如此,反倒在今天——

    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陌生的外貌,阴鸷的气息,以及以红色为主体,掺杂着少许黑色的法袍。

    ——来者不善。

    任何人看到他们的第一眼,都会生出这样的观感,更别说对他们身份心知肚明的新生持剑者们了。

    一瞬间的静默。

    针落可闻。

    稍稍缓了一会儿后,韦伯斯特从座位上站起,朝那两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走去:“两位执行官大人——”

    礼仪性的点点头,并伸出了手。

    “欢迎。”

    然后,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两位不速之客没有看他哪怕一眼,更没有接过他伸出的友谊之手,只是以阴冷的眸光在帐篷内的众人身上扫过。

    “犹大是谁。”

    其中个子偏高的一人问道,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质问,那声音简直就像是在问犯人是谁一般,粗鲁无礼。

    如果以这般傲慢粗鄙的口吻问这个问题的是一般人,恐怕刚刚才被荣光者救上一命的新生持剑者们就算没有群起而攻之,也必然会施以极其不善的眼神。

    但偏偏……

    问话的是红衣的执行官。

    于是哑火。

    不得不哑火。

    执行官在教团内部算是很正常,很大众的编制,很多部门很多机构都会有派遣执行官这一职位,但身穿红色法袍的执行官却少之又少——倒不是说红色有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而仅仅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希望自家的派遣执行官与宗教裁判所撞衫。

    毕竟——

    恶名在外。

    而这两位粗鲁甚至称得上蛮横的执行官,显然来自那个臭名昭着的部门。

    ——信理部。

    或者说宗教裁判所。

    只是他们来找犹大做什么?

    疑惑,深深的扎根于每一个人的心头。

    于是氛围越发的险恶。

    “我是。”

    与身边尚且懵懵懂懂的新生持剑者不同,艾米·尤利塞斯对信理部的到来尽管同样惊疑不定,却清楚的知道,他们所来为何。

    ——擅离职守。

    这是他的罪责。

    早在禁忌目录上的黑山羊降临之际,早在他决心带领大家向着圣歌队逃窜之际,他就知道,作为带头者,作为第一责任人,他必定会被问责。

    哪怕从事后来看,这个决定,毋庸置疑的正确。

    可规矩就是规矩,规章制度就是规章制度,一旦违反,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只是……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想到,他所要付出的代价,竟然会是如此之大,他的自救之举竟然会惊动信理部。

    麻烦大了。

    当两位红衣的执行官出现在他面前之时,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逃不掉的。

    思虑再三,他也只能坦然面对。

    “罪人犹大,以擅离职守、滥用私权等多项罪名将你逮捕。”自始至终,红衣执行官的面容都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肃穆的有些可怕,“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在圣灵的注视下,你的一言一行,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另一人接口道,声调冷硬,不容置疑。

    “不要妄图反抗——”

    “现在跟我们走。”

    从决绝的态度上不难看出,他们绝对不会吝惜于使用武力。

    这是最后通牒。

    视线在两位不速之客身上一扫而过,艾米·尤利塞斯叹了口气,做出了决定。

    ——他没有拒绝的余地。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