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四填补历史的空白
    这是梦,

    还是现实?

    荣光者已然分辨不清。

    这并非源于他无从分辨梦境与现实,而恰恰是因为他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这里……这个看上去真实无比的世界,仅仅是一个梦境,一个虚假的梦境。

    所以,才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

    这个梦境一点也不简单。

    艾米·尤利塞斯环视左右,视线在负责押送他的两位红衣执行官身上稍作停驻,随后叹息出声。

    当他坠入这个梦境之时,他尚且被关押在黑牢之中。

    好一会儿后,才被两名红衣的执行官带出了马车,跟随着他们身后,迎接那早已知晓的命运。

    审判。

    在时光长河中,这个未来曾惊鸿一现,只是不等当时的他反应过来,那段时光就被埋葬在了“过去”。

    他了解的也不深。

    或者说极浅。

    知道的不过是少许细枝末节之处,能确定的只有他并未因此而治罪这一点——至于那时的他到底是如何为自己做无罪辩护,那些大人物们到底与他站没站在同一边……

    无从得知。

    一开始,他以为这场梦境,只是对他所未经历过的那段历史的补完。

    然而……

    伴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他渐渐的融入了这段情境中,并且逐渐意识到,这绝不是单纯的影像,他在其中也不是简单的看客或是参与者,而是主导者。

    可以自如的行动,完全没有受到阻碍。

    如果仅仅是单纯的想让他知晓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历史”,那么高度的自由反倒会平添不少变数。

    所以,他更倾向于创造“历史”。

    这段他所不曾经历过的空白将会由他亲自填充。

    只是……这样还是说不通。

    ——姑且不论梦境与现实的关联,也不谈过去是否可以改变,令荣光者感到困惑的还是……

    在他真身所处的时空中,其他人是如何看待这段被他“跳”过去的“历史”的。

    是空白。

    还是已经发生过且完全没必要在意的往事?

    细思恐极。

    他感觉自己生存的世界一个满是孔洞的奶酪之中,处处皆是漏洞,处处都是bug。

    bug?虫子?

    意味不明,但这无关紧要。

    现在真正重要的,还是眼下这场审判。

    虽然就他所知晓的“历史”而言,是早就盖棺定论的“过去”,但被困于过往迷雾中的他,可没资格大意。

    谁敢将自己的性命赌在命运的可能性之上?

    好吧——

    他必须得承认,这事他没少干。

    但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扼住命运咽喉的人,而不是成为被扼住的那个人。

    眯了眯眼,艾米·尤利塞斯在营帐前停下了脚步。

    “进去。”

    简短有力的命令,负责押送他的两名执行官按着他的肩膀,将他押入了大帐。

    然后瞳仁微微收缩。

    营帐内的人,出乎预料的多。

    ——并且,其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位于中央主位的那人,正是卡修·瓦尔德,处在他身侧的是怀曼,以及一位不认识的红衣裁决官。

    “罪人犹大,以擅离职守、滥用私权等多项罪名将你逮捕。”不知名的红衣裁决官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冷漠、疏离、不近人情,“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在圣灵的见证之下,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在惯例的开场白之后,他说道:“请开始你的辩护。”

    辩护?有权保持沉默?

    如果不是他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辩词,他还真想保持沉默试试,只是此刻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就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他刚一开口,就将责任推卸了个一干二净:“擅离职守——滥用私权,很抱歉,您所指认的罪状,我一个都不承认。”

    视线在那些个陪审的大持剑者身上稍作停驻,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出了默许后,更进一步的进行了解释:“根据《战时管理条例》第三十七版第二十三条的补充条例——我作为前线指挥官,在必要时可根据前线战局的变化,自行决断。”

    “但这不能成为你消极作战的理由。”

    红衣的裁决官显然觉得这个理由不够充分:“你应当清楚,在战事胶着的情况下,突然指挥自己的部众撤离,性质到底有多么恶劣。”

    “抱歉,尊敬的裁决官阁下,我必须纠正您一个错误的观点。”在被关押在黑牢的那段时间,艾米·尤利塞斯早就想清楚了该如何脱责,“当时的战局我比您更清楚,那可不是胶着,而是溃败。”

    “——禁忌目录,黑山羊。”

    “您应该知道它的到来意味着什么吧?”年轻的荣光者反问,“根据当时的情形,我判断,继续坚守毫无意义,有必要保持有生力量,以便再战——而事情之后的发展,恰恰也证明了,我的判断是正确。”

    “巧舌如簧。”红衣的裁决官闷哼一声,艾米能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他那丝毫不加掩饰的针对,只是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如果你真的判断出了黑山羊之主的存在,为何只顾着自己撤离,不提醒圣教军的同僚?”

    “我当然提醒了。”艾米对这番诘问早有准备,几乎立刻给出了回答,“我不止一次的对身边的人吼过‘跑’,或是‘快走’,又或是‘不要回头’,但在那种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我所能兼顾的只有我的嫡系——这其中既有亲疏远近的关系,但更关键之处在于我在圣教军中缺乏威信,我的呼唤、我的命令别说跟随或执行,连听得进去的人都没几个——即便是现在我依然认为,我已经做到了当时能够做到的最好,所以,我认为您的指控,站不住脚。”

    “但你有没有想过,圣教军之所以不跟随你,完全是因为你指挥的失当。”

    “你之前曾经下过命令,让你手头上的人不管圣教军的死活,全部向你所在的方位靠拢,而据我所知,那时黑山羊之主尚未有哪怕丝毫降临的迹象。”

    “也就是说,你这完全是因为一己之私,而将大局于不顾。”

    信理部的裁决官死咬着他的失责不放,这让年轻的荣光者心中升起浓浓的疑惑——他貌似没有得罪这位吧?

    只是现在,不是考量这些的时候。

    “我必须再次纠正您的疏漏。”艾米·尤利塞斯说道,“我之所以集结我手底下的持剑者,同样是基于战场形势的判断——黑山羊的强大有目共睹,就算不如高等妖魔,相去却也不远,我认为,单凭一个或两个战斗小组,很难抵御他们的攻势,必须将力量集结,把拳头握紧,才有有效的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

    “那么,你是怎么判断他们无法应对黑山羊的……”

    裁决官的追问已经多少有些强词夺理了,只是受限于双方在身份上的差距,荣光者也只能一个接着一个的回答着他抛出的问题。

    直到——

    “好了,够了。”

    怀曼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位清扫者大队的大队长皱了皱眉头,看向一旁的卡修·瓦尔德:“我认为这场闹剧已经没必要进行下去了。”

    “……”

    圣歌队的队长低垂眼睑,稍稍过了一会儿后才给出了答复:“确实如此。”

    两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接连表态后,关于犹大是否渎职一事已基本尘埃落定,即便是那位多少有些咄咄逼人的红衣裁决官,在这之后也并未发作,只是任由这场虎头蛇尾的审判走最后的过场。

    命运回归了正轨。

    无罪释放。

    艾米·尤利塞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随着这一幕的完成,一段历史的空白已被填充完整——倒果为因,近乎荒谬的,站在未来,处于睡梦,完成了对过去的书写。

    难以置信。

    以至于他不禁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如果当时他不为自己做辩护,而是应下这桩罪责,既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命运长河的走向——到了那时,会发生什么呢?

    当然,也只是想想。

    就算光影流转,时光倒流,他也不打算去赌这个可能性。

    有这个心思,不如好好想想,信理部的那位裁决官为什么要如此露骨的针对他?

    不能理解。

    从刚刚结束的那场审判来看,包括怀曼在内的大部分持剑者,都和他站在同一立场,真正借机发难的,只有裁决官——原则上与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信理部裁决官。

    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那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裁决官,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总不可能只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吧。

    他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但同时意识到,这反常的针对或许能成为一个突破口,一个突破现有僵局的关键点。

    可是——

    该如何下手?以他的身份地位,该如何展开对信理部驻远征军的最高裁决官的调查?

    他抿了抿嘴。

    这是一个难点,却不能成为望而却步的理由。

    尤其当他所在的并非是法则严明的现实,而是虚假的梦境。

    有些平日里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反倒可以尝试一二。

    比如——

    逆流而上,追溯过去。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