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五溯流
    ,精彩小说免费!

    逆流而上,回溯历史。

    如果是在“今天”以前,艾米·尤利塞斯绝对会把这个主意当做在疯狂意志侵蚀下无端生出的臆想。

    但在经历了不久前的那番追逐后,他对自身能力的掌控已越发的纯熟,对时光长河也越来越缺乏敬畏。

    可以做到——

    如果是他的话。

    拳心一点一点握紧,年轻的荣光者最终做出了决定。

    于是深呼吸。

    ——静谧的摇篮·停滞之环。

    展开!

    世界于一瞬间归于寂静,并如琥珀一般凝固。

    轻轻叹息。

    艾米·尤利塞斯的意志向上超拔。

    一步——

    世界在脚下坍缩成点,浩荡的时空长河在眼前川流。

    “果然……”

    他回身,看了眼身后不远处开始命运分岔的节点,神色并未有太大的变化,甚至平静的有些可怕:“这里是过去。”

    被他补完的过去。

    在身后,还有一段出征疯狂区的过往有待补完,他能感受到呼唤——仿佛被磁石吸住,又仿佛被八爪鱼死死缠绕,无论如何都动弹不能,无论如何都脱身不能。

    当然,这只是错觉。

    虽然没有人告诉他,但他偏偏就是清楚,他无法脱身、无法离开的仅仅是这个梦境——至少在将错漏的历史填补完整之前,他不能自这场介于真实与虚幻的暧昧境界之间的梦境中醒来。

    但现在……

    这不是需要顾虑的东西。

    向前。

    他现在所要的只是抛开不必要的顾虑,只是向前。

    沿着光阴的长河,

    ——逆流而上。

    一幕幕或熟悉或陌生的画面在眼前晃过,有些意外的,荣光者发现,时光长河,并不是字面上的形容,而是……

    它真的是一条河。

    最浅层、最容易接触到的,是河面。

    浮现在眼前时间碎片,几乎全是他的第一视角。

    而若是再往深处潜行。

    视界开始扭曲。

    所见的世界不仅如艺术课上用铅笔涂鸦的素描画一般只有黑白二色,更像被小孩子揉过,一片模糊、歪曲的不成样子。

    只能勉强凭借感觉分辨大概发生了什么。

    ——有趣的是,这部分“历史”的场景,全部发生在至深之夜中,全部发生在远征军中,并且没有一个场景,他曾亲历。

    更深层则越发的模糊,入目一片昏暗,如果不是他对赫姆提卡和现世迦南的一些场景非常熟悉,根本无从辨别,这黑糊糊的一坨又一坨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然,所谓的“更深层”也只是相对而言,艾米·尤利塞斯能够清楚的感知到,他现在所处的不过是这条时光长河的最浅层,在他所能接触到的“底层”之下,还有无法言喻的暗潮在涌动。

    或许是其它地域的时空,又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他对此并非毫无好奇之心,只是已经没办法再深入下去了。

    越是向下,水质就越粘稠,就越难深入——到了第二层,到了发生在远征军中的那一段段过往时,就已经非常吃力,而若是想介入赫姆提卡与现实迦南所在的碎片层,花费的气力就更是惊人,即便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难以承载的负担。

    只是浅藏辄止。

    然后将意识投入到早先搜寻到的,一块与红衣裁决官相关的碎片之中。

    虽然……在他的眼中,碎片中的那个人影,单单只是一个模糊的、扭曲的、乃至变形的人影,但他偏偏就能知道,他没找错人。

    只是多少有些出乎预料,或许因为找到它的位置与他先前所处的位置并不远,这段历史很新鲜。

    就在审判结束后不久。

    伴随着意识逐渐的深入,原先黑白二色的素描世界渐渐稳固、鲜活,但依然不那么清晰,世界以及位于世界正中的人影,依旧模糊,看不清面目,虽然有声音,却如受到干扰的老式联络器的通讯一般,充满了杂音,断断续续的听不清楚。

    但最令他感到迷惑不解的是——

    在空落落的营帐之中,还有第三者的存在。

    ——感知不到的第三者。

    “****,迷雾即将破晓。”

    他之所以能确定这个场景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就在于这没头没尾的对话——那位对他似乎很有意见的红衣裁决者似乎提及了一个名字,但杂音太多,他能听清的只有后面半句。

    不过……

    迷雾即将破晓,这是什么意思?

    暗号?

    艾米·尤利塞斯提高了注意力,随后,他听到了另外一人的回答。

    空无一人之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时间比预计的要少。”

    听不出是是男人还是女人,也分辨不出是老人还是孩子,异常诡异的,无论怎么、无论如何给它下定义,这个声音都处于“可能”、“也许”、“大概”、“说不定”之类暧昧不清的区间,让人无法分辨。

    是某种干扰认知的手段?

    若是真身亲至,说不定还真能给他寻到相应的线索,可是眼下所见的不过是往昔的回响,画面、声音还严重失真,他的推论根本没办法得到确认。

    所以,他暂时放弃了思考,只是静静的聆听。

    对话再次展开。

    “损失比预计的小。”信理部的裁决官说道,“也正因此,他们的态度很坚决。”

    “他们”指代的是谁?

    疑惑不自觉的生出,但荣光者按捺住自身的好奇,让自己能保持一个相对专注的状态,不漏过任何可能存在的线索。

    “什么时候开拔?”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发出了问询。

    “应该是第二天。”

    信理部的裁决官给出了回答。

    开拔?第二天?

    艾米·尤利塞斯不禁挑了挑眉头,从刚刚那轮对话来看,“他们”似乎指代的是远征军?

    一个疑惑的解开,往往伴随着更多疑问的到来。

    如果真的指代的是远征军的话,那么,与那位裁决官对话的人是谁?信理部的高层?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还有,他为什么要使用“他们”这一充满了割裂意味的称谓来称呼远征军?又为什么要拖延大军开拔的时间?

    谜团,越积越多。

    然而这块碎片的所承载的“历史”是有限的。

    在信息被全部读取完之后,“世界”如泡沫一般破碎,年轻的荣光者一个恍惚,不知何时已跻身在了时光长河之上。

    一股困倦感油然而生。

    尽管没有人对他明言,但他清楚的知道,这是追溯历史的必要损耗。

    因此,即便对那位一直针对他的裁决官的立场越发的感到怀疑,他也没有再次潜入时光长河,只是任由身后那段尚未补完的历史将他拖拽入其中。

    然后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