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六追寻之人
    差可乏陈。x23us.更新最快

    与审判会上的波云诡谲相比,第二段需要补完的历史简直如死水一般波澜不惊。

    只是些日常而已。

    日常的交往,日常的寒暄,日常的训练,以及日常的行军。

    在这段历史中,远征军结束了休整,继续向至深之夜深处进军。

    所谓的疯狂区也一点一点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其实

    除了针对精神的污染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依旧是**荒芜的大地,依旧是被浓重铅云笼罩的阴沉天际,唯一的变化大概是,这里……绝少见到妖魔的踪迹,除了行军扎寨的声音外,始终保持着一片死寂。

    但圣歌队咏颂圣歌的时间不仅没有减少,反倒增加了。

    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自天穹之上垂落的神圣之光都眷顾着这支远征异域的军队。

    只是危险恰恰发生在圣歌队休整的那短短几个小时。

    妖魔化?

    并不。

    是精神上的异质化。

    十数乃至数十年来虔诚的信仰,在黑暗的侵蚀下,一触即溃。

    无处不在的低语声,亵渎的仪式与知识,邪神的蛊惑

    尽管荣光者不曾有过实感,却亲眼见过不少圣教军的战士,堕落成至深之夜意志的走狗,外貌虽然变化不大,但满口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胡话,手舞足蹈,以屠戮同类,刻画乱七八糟且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杂乱符号,向不曾听过名讳的古旧之神献祭为荣哪怕自始至终他们都未曾得到过回应。

    疯了。

    并不是妖魔化,而是精神内核遭到了扭曲。

    不存在邪神。

    也不曾拥有过真正的亵渎知识。

    然而那些堕落者却自以为接受了天启,在疯狂中自取灭亡。

    不管发生多少次,都让人毛骨悚然。

    好在

    目前这类疯狂只是发生在圣教军中,持剑者尽管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但少许的渗透以及影响会在第二天响起的神圣之歌中得到洗涤、净化,迄今为止并未出现过陷入失心状态的堕落者。

    至于艾米?

    说实话,他也曾听到过亵渎的言语,但只是如苍蝇发出的“嗡嗡”声一般,虽然会厌烦,却不会产生实质的影响。

    感谢体内流淌的先民之血。

    也感谢圣痕的庇护。

    梦境中补全的历史大致在深入至深之夜疯狂区三天后截止,在这近四天的时间中,只与妖魔发生过寥寥数次的遭遇,而传闻中栖居于此的黑山羊更是未曾谋面,他们唯一的敌人只有这诡谲难明的环境,以及多变的人心。

    虽然深入至深之夜疯狂区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天,可在这三天中,有一个趋势触目惊心

    那就是,陷入疯狂者的人数,波及范围在呈同心圆式扩大。

    短时间内或许只是每天疯上几个、十几个人的事,但时间一旦拉长,事态超出控制是迟早的事。

    如果教团方面还拿不出应对措施的话。

    只是这与他无关,至少暂时无关,年轻的荣光者垂落眸光,他大致能感受到,这段历史,已临近补完。

    排斥感、疏离感已渐渐出现,他随时都可能自其中抽身而出。

    只是对接下来的发展,他心里没底。

    是直接由虚幻过渡到现实?

    还是经由时光长河,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醒来?

    他不清楚。

    所以

    多少有些好奇,也多少有些忐忑。

    七窍流血。

    关于现实的最后记忆,他能够明确的感知到,他身体的状态,异常的糟糕。

    或许会死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

    眼睛稍稍有些湿润,鼻端稍稍有点湿热。

    时候到了。

    意识戛然而止,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就此远去。

    随后

    他睁开眼。

    瞳仁猛地扩张,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雪白的羽翼,以及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容自那双如黑珍珠一般清澈、闪亮的眸子之中,艾米尤利塞斯看见了自己的脸庞,也看见了自己那双漆黑眸子中的惊疑不定。

    “哈!”

    多少有些惊诧的,他呼出一口浊气。

    接下来该怎么做?

    身体一阵虚弱,大脑一片空白。

    而就在这时,这位来自世界之外的圣灵,高居亿万位面之上的彼端的神圣者,默默的摇了摇头,移开了视线。

    “你”

    “不是他。”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年轻的荣光者冷汗直流。

    不会真的发现了什么吧?

    他心底异常的心虚。

    无颜之月的伪装效果虽然不俗,可也要分对象,瞒瞒普通的大持剑者也就算了,碰到真正的狠角色,还是有很大的概率会被识破。

    而有翼之民

    尽管不清楚她的实力,但从感觉上来看,应该是不逊色于位列禁忌名单的黑山羊,是凌驾于俗世之上的超然存在。

    她有没有看破自己的伪装?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艾米尤利塞斯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逼至了悬崖的逃亡者,再往后一步,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

    “你”

    这位传说中的有翼之民,说话的腔调异乎寻常的古怪,冰冷、机械、一字一顿。

    “在紧张?”

    她伸手,按压在了他的胸腔上。

    “呃……”

    本能在预警,近乎疯狂的预警,他有些慌张的侧过头去,急中生智:“你离我的距离太近了。”

    他表现的像一个纯情大男孩。

    沉默

    不知姓名的有翼之民将前倾的身体抽回,不知想到了什么,黑珍珠般璀璨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来,随后,她问道:

    “刚刚,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艾米注意到,她的断句,非常的刻意、不自然,只是现在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他的眼珠子转了转。

    “我……”

    他一边组织了言语,一边吞咽着口水,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看见了黑暗。”

    “黑暗。”停顿,短暂的停顿之后她发出了追问,“你有没有碰到过一个人。”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相应补充说明的荣光者注视着她,缩了缩头,试探性的问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能够自如操纵时间的人,”来自世界之外的神圣者说道,她咬了咬嘴唇,给出了补充,“应该是男人。”

    操纵时间

    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艾米尤利塞斯心里有点慌。

    但即便如此,他也仍然没有表露出来,在刻意的停顿后,以尽可能平稳的声音给出了答复:“或许……”

    “我见过他。”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