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七真实的谎言
    “或许我见过他,”年轻的荣光者稍作停顿,随后犹疑着将信息吐露,“在赫姆提卡。”

    这并非深思熟虑后给出的回答,而仅仅是下意识抛出的烟雾弹,或许是因为无颜之月的伪装随时可能被看破,艾米·尤利塞斯并不想和她同处一室,一刻也不想。

    “赫姆提卡。”

    陈述的句式,陈述的语气,以及波澜不惊的表情,来自世界之外的神圣者在简单的复述后发出了追问:“你发现了什么?”

    “什么都没发现。”

    年轻的荣光者摊了摊手,以低沉的口吻说道:“但发生在赫姆提卡的事情……很不对劲。”

    “不对劲?”

    “结束的太轻易了。”艾米·尤利塞斯皱了皱眉头,脸上浮现出混杂着怀疑与惊惶的微妙神情,“那个怪物……那个怪物——不知怎么的就被光的洪流吞没了,随后,时间仿佛被错位了,仿佛只是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如同那道光的出现一般突兀的,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lucifero。”有翼之民不禁低吟出声。

    “路西菲尔?”荣光者装作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以“犹大”的身份,的确不应该知晓这等隐秘,“是您要找的人的名字吗?”

    “我问——你答。”有着一对洁白羽翼的神圣者没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依旧牢牢的把控着谈话的主动权,“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所提及的那位操纵时间之人会与赫姆提卡有关?”

    “因为,涉及到我所无法理解的伟大之物的战争的,除了现在这场以至深之夜为目标的远征外,只有赫姆提卡。”艾米·尤利塞斯说道,“若是我真的与您口中那位能够自如操纵时间的男人打过照面的话,赫姆提卡的嫌疑无疑最大。”

    “你说的有道理,”面前的有翼之民注视着他,然后,不急不缓的摇了摇头,“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你——”

    “为什么会,险些堕入黑暗。”

    她的断句依旧很有问题,但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更有问题的是艾米·尤利塞斯。

    ——该怎么回答?

    不,在思考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前,更应当知晓的是,面前这位以少女姿容显现于世的神圣,到底发现了些什么?

    是时间扭曲的痕迹。

    是触目惊心的黑暗气息。

    还是那险遭篡改的历史,以及只差一点就要将他吞噬的莎布·尼古拉丝。

    年轻的荣光者缄默。

    好在,只是短暂的缄默,不过在数次呼吸后,他便隐隐察觉到了对方的目的。

    其一,是为了那位正体不明的时间操纵者而来。

    从她的言语中不难推倒出结论——他的身上很有可能遗留下了时间被篡改过了的痕迹。至于篡改者……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她所要找寻那个人就是他,然而与此同时,他又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说到底,缺乏决定性的证据。

    其二,则是为了那不知从何泄露的黑暗气息而来。

    亿万黑山羊之母的降临尽管是发生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事情,可对于那般伟大的存在而言,时间这东西不过是束缚自身的小小枷锁,在另外一种可能性上贯穿过去、现在、未来,打通虚幻与现实的壁垒,也未尝不可能。

    所以——

    他必须基于这两点,给出一个能令面前这位神圣者满意的答复。

    “因为,黑山羊。”

    用于思考的时间是有限的,在有翼之民的审视下,他必须尽可能快的给出答复——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仓促选择一个能说得过去的作答思路,并据此进行再创造:

    “我刚刚见到了它,”他咬了咬牙,“在梦魇中。”

    “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艾米低着头,抿着嘴,组织着语言,“我……看到了一片黑暗,它们朝我涌来,想要将我吞噬。”

    他适时的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并且死死的将双唇咬死,不发一言。

    “然后?”

    “我不知道。”面对背负双翼的神圣者的问询,年轻的荣光者只是、也只能摇头,甚至他此刻的目光多少有些呆滞、眼神也多少有些游移,“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最后看到的只有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黑暗。”

    “直到最后——直到噩梦惊醒,依然如此。”

    半真半假的说道,他一点也不指望能用这个简陋的故事说服面前这位有翼之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是傻子,没有人会傻到对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听之任之。

    他所做的,不过是放一个烟雾弹,以混淆视听。

    但效果似乎不大。

    “你的时间,非常紊乱。”以少女形态显现于世的神圣并未因他先前的言语而生出动摇,相反,她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你刚刚经历的事,一定,没那么简单。”

    “可那不是梦吗?”好在艾米早有准备,他装出一副惊慌失色的模样,目光毫无焦距,视线左右摇摆,“等等——我、我该不会像那些人一样发疯吧。”

    “不会。”

    罕见的,来自世界之外的有翼之民对他的问题给出了回答,但仅此而已。

    在短暂的凝视,短暂的沉默后,洁白无瑕的羽翼微微在背后并拢,渐渐隐没,随后这名黑发黑眸的少女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悄无声息的迈动脚步。

    如同一阵夏日里吹过的微凉晚风,又如同一个月光下悄然飘过的幽魂——不知什么时候,她如来时一般一般突兀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界中。

    蒙混过关。

    他长舒一口气,重新躺在了床榻之上。

    可是才刚刚躺下没多久,他便再一次从床铺上惊起。

    以手抚胸。

    视线左右巡视一周,而后面容冷峻的从怀中抽出一张几近透明的假面。

    然后瞳孔扩张。

    在如玉质般晶莹剔透的假面之上,映照出的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黑发黑眸,看上去稍稍有一点腼腆秀气。

    这是他的本来面目。

    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冷汗打湿了衣襟。

    是谁?在什么时候?

    ——摘下了他的面具。

    年轻的荣光者心中一片冰凉,只是在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并逐渐逼近之际,他还是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无颜之月覆盖在脸上,幻化出属于“犹大”的冷峻面容。

    等待着来访者的到来。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