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三九时机未至
    自己身上藏有秘密——

    早在赫姆提卡的动乱尚未萌发之际,艾米·尤利塞斯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无论是脑袋里时不时蹦跶出的古怪字词,还是那时常会干扰判断的使命感,亦或是偶尔会浮出水面的、于他而言熟悉又陌生的记忆,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的身世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普通。

    而在之后,在那场致使火种一度熄灭的残酷战争中,他渐渐深入了这个世界的真正隐秘之中。

    火种、尤利塞斯、守夜人、旧日世界、古旧之神——

    以及世界的真实。

    在不断的战斗、不断的追寻之中,他了解到了许多可以被冠以辛秘之称的秘闻,接触到了许多平素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大人物,但越是如此,他便越发意识到了那层层轻纱之后的真相到底有多可怖,越发察觉了他到底有多么的渺小无知,越发怀疑起了自己那看似清清白白、简简单单的身世。

    尤利塞斯。

    单单是这个姓氏,就足够不凡。

    但他身上的秘密还不止如此,更确切的说,是远不止如此。

    ——在这具看似普通的躯壳之中,除了名为艾米·尤利塞斯的荣光者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不属于他的东西。

    比如……那些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的记忆,以及堪称禁忌的知识。

    又比如,隐藏于他体内,连嘉苏都要为之动容的火焰。

    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太多,多到不堪重负。

    然而,就算如此,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具差可乏陈的躯体之中,竟然还存在着另外一个意识。

    从对能力轻车驾熟的驾驭来看,“他”对这具身体的掌控程度远比他强得多。

    是他的第二人格,还是一直暗中掌控着他命运的幕后黑手?

    不知道。

    唯独可以确定的是。

    包含命运在内的一切,都正朝着无可预料的深渊坠落。

    而他却无可挽回。

    压抑、彷徨以及少许绝望——

    在负面情绪的侵染之下,艾米·尤利塞斯的心境不可思议的趋于平缓。

    “已经不会更糟了。”

    倒不是宽言安慰,而是荣光者已于此刻意识到了,第二个“我”的浮出水面,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相反,甚至能称得上有了突破性进展。

    原因很简单。

    很早之前就有过猜测,在看似普通的人生之下,一直有一只隐于幕后的黑手在暗中操纵他的命运。

    而现在,“他”,不,应该是“我”,已经从幕后走上了台前。

    尽管只是第二个“我”的出现不过是惊鸿一现,尽管在得知体内还存在另一个灵魂时,那种油然而生的震怖感几乎将他击溃,但——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不可能更糟了。

    无论如何,那个操纵着他人生、他命运的幕后黑手,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将长期并且客观的存在于他的体内,哪怕他去求助魔女嘉苏,或是那位有着地上之神赞誉的奥古斯都,都不大可能能够改写这一现状。

    只是也没必要太过悲观。

    另一个灵魂的存在并非始于今日,而是至少在数年前,至少在那场致使他遗忘了绝大部分记忆的疫病爆发后,便已存在于他的体内——或许就长期来看,定然存心不良,可短时间内——更确切的说,是在“图穷匕见”之前,应当不会对他产生太大的妨害,甚至恰恰相反,居于同一个**内的“他们”,或许是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最天然盟友也说不定。

    少年的眸光低垂,湛蓝色的光华在微暗的环境中明灭不定。

    仔细寻思起来……

    “他”,那个“我”的出现,非但没有害她,反倒是在帮他。

    帮他隐瞒身份。

    ——在有翼之民这种天生的神圣面前,无颜之月这个等级的道具不仅很难起到应有的作用,更有相当可能成为他暴露身份的主因。

    在那时。

    摘掉它,无疑比戴着它更好。

    当然——

    艾米·尤利塞斯没有天真到认为这是另一个“他”对自己释放善意的手段,更不会因此而对“他”感恩戴德。

    这只是被逼无奈之下的联合。

    暴露在有翼之民的目光下,无论于他,还是于“他”而言,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从这个角度来看。

    他要感谢的人反而是那位有翼之民少女。

    如果不是她的到来,隐于他体内的幕后黑手完全不会那么快露出马脚、那么快显露狰狞。

    通过她,荣光者清楚的知道了幕后黑手,也即是第二个“我”的存在。

    无论那个“我”到底有怎样的目的,至少,这为他敲响了警钟。

    虽然不是什么刻不容缓的事情,但确实有必要将解决隐患提上日程——即便是再怎么慷慨大方的人,也不会乐意有另一个意志与他分享自己的身体,更遑论艾米·尤利塞斯从来不是一个乐于分享的人。

    如果有机会,他丝毫不介意找一个机会一劳永逸。

    但现在不是时候。

    一来教团的远征进行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眼下的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如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倾覆。

    二来则是……

    他一时半会下定不了决心。

    在他看来,目前有能力与体内的第二个“我”博弈的,只有魔女嘉苏、地上之神奥古斯都与今天这位降临于地上的有翼之民。

    后两者暂时不在荣光者考虑的范畴之内,而即便是还算得上熟悉的嘉苏,他也没有百分百的信任——他又不是记忆力只有七秒的鱼,在赫姆提卡被狄克坑了那么多次,哪能过上几个月就忘得一干二净?

    况且。

    是敌是友还尚不明朗。

    艾米·尤利塞斯很清楚,嘉苏之所以对他与对旁人很不一样,很大程度针对的是他的特异性,而他的这些特异性有很大可能来自隐藏在身体的幕后黑手,如果直接摊牌,她会站在哪一边……很难说。

    所以,有必要从长计议。

    而在展开行动之前,在从长计议之前,首先要面对的、要解决的,还是至深之夜,以及在这令人压抑到喘不过气的平静中孕育着的……危机。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就在这几天。

    冥冥之中,荣光者似乎看到了未来,看到了一场如同神话传说再现于世的恢弘战争,在面前拉开了那张血腥的大幕。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