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四一向您致敬,伟大之母(补更一,周四)
    昆廷睁开眸子。

    幽冷的目光在崩塌的大地与隆起的山峦上一掠而过,这位信理部的裁决官微微抿了抿干薄的嘴唇,而后长身而起。

    “大人。”

    几乎在他起身的同时,一位红衣的执行官闯入了这个在剧变下濒毁的营帐。

    “时间到了。”

    昆廷注视着他,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抬起手,将下属接下来想说的话压下,而后大步迈出,推开了如北风中的落叶一般飘摇的门帘。

    “跟上。”

    他说,步伐在迈出营帐的一瞬间有一个微不可查的停顿。

    即便对眼前的场景早有所料,可初见之下,仍然震撼人心——深紫色、腐烂变质的大地仿佛被不同怪物的无数根触须一同抓住、拉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毫无规律的显露在大地之上。

    而与此同时,不讲任何道理甚至违背客观规律的,在一道道通向地渊的裂缝之间,一座座山峦不可思议的拔地而起,将整个远征军的军势彻底割裂。

    不要说圣教军、圣歌队、持剑者,就连持剑者大队内部,在这种情况下,都只能各自为战了。

    场面极其的混乱。

    “现在能联系上多少人?”

    在一处隆起的高台停下脚步,昆廷将视线稍作偏转,在身后三三两两汇聚起来的人群中环视一圈,随后微微眯起了眼,人群中理所当然的有他信理部的嫡系,但素不相识的持剑者与圣教军也不在少数——说来可笑,平时对宗教裁判所畏之如虎的他们,到了此时此刻,下意识依靠的依然是他们这群往日里被恐惧、被唾弃的刽子手。

    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

    心中对此嗤笑不已,但信理部的裁决官很快便收敛了眼中隐含的讥讽,摇了摇头,以冷漠甚至称得上冷峻的声音说道:“算了……跟上我。”

    他没有多说些什么,也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撂下一个不是命令的命令,便再一次迈开了脚下的步伐。

    没有犹豫。

    并非因为他不在乎他们会不会听从她的命令,仅仅是基于一个判断,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判断——

    他们一定会跟上。

    因为,他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们已别无选择。

    这多少有些可悲。

    但人类,不正是如此可悲的生物吗?

    怀抱着毫无价值的怜悯之心,他在信理部驻远征军的营地前停下脚步,然后反身,看向追随在他身后的人群。

    只有一百来个啊……

    比预计的要少。

    不过,也够用了。

    他想到,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自己的嫡系,在大致确定人手布置足够充足后,点了点头。

    “动手。”

    没前没后,甚至意味都多少不明的一句话,彻底引爆了现场。

    并不是人群对信理部裁决官的话有什么反应,而是……突如其来的杀戮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殷红的鲜血就染红了视界。

    而更多的人,则是在红衣裁决官话音落下的同时,彻底被黑暗与混沌吞没。

    ——死亡之花于此怒放。

    ——生命之花于此凋零。

    短短的片刻之间,除了零零散散十数位浑身浴血的红衣执行官外,此处再没有一个活人,密密麻麻的尸骸横七竖八的堆积在一起,浓郁的化不开的鲜血顺着大地的纹路一路蜿蜒曲折的流淌,**的大地如沼泽一般向下塌陷,贪婪的吞食着死者的尸骸,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道道红色的阵纹在黑暗中逐渐显露。

    “差不多了。”

    一直冷眼旁观,甚至主动击杀了几个想要逃走的持剑者的昆廷平静的发出了感慨,视线掠过大地上层层累累的尸骸,望向被浓重黑暗笼罩的天空,随后说道,“可以开始了。”

    于是,鲜血再次飞溅。

    没有任何言语,乃至连最起码的迟疑都没有,造成了这场屠杀的刽子手们,不约而同的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剖开自己的胸腔。

    掏出自己的心脏。

    本不可能出现的动作,在这一刻,成为了现实。

    十二颗悖逆常理、依旧在跳动的心脏,以昆廷为中心,被整齐的安放在等距离的圆环之上,构成了正在进行的亵渎仪式的“基盘”。

    而位于逐渐成型的炼成阵最中心的信理部裁决官,毫无疑问,正是这场亵渎仪式的主持者,正是这场屠杀的幕后黑手。

    无论是那些跟随在他身后的同僚,还是全身心信赖着他,甚至不惜一死的嫡系,对这个男人来说,都不过是可以牺牲的棋子,不过是用以达成献祭的手段,他们的死,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掀起哪怕一丁点的漪涟。

    他只是凝视着漆黑天幕之上的未知之处,干涩、喑哑、不成韵律的亵渎之语自唇齿之间吐露。

    或许冥冥之中确实存在着神灵,即便远征军的营地在天地更易的伟力下地动山摇,也仍能听得清那天穹之上响彻的雷霆之声。

    若是有人能透过层层黑暗,看清千里之外的云海,必定会看到令人咋舌的一幕——浓重的、粘稠如墨渍的铅云如同大海之上的漩涡一般翻腾涌动着,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深紫色闪电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天际,在有若实质的厚重云层中撕裂出一条条令人震怖的通道。

    但诡异的是,昆廷所正对的位置,云海翻腾的最中心,却平静的可怕。

    没有电闪,没有雷鸣,甚至连云层也并不存在。

    那是绝对的黑暗,那是绝对的空无,那是……

    世界的创痕。

    通过仪式,通过血祭,世界间隙的大门被打开了。

    早于世界诞生,被先民封印在亘古空无之中的旧日眷属,在仪式坐标的牵引之下,在红衣裁决官的呼唤声之中,自遥远的彼端振翅而来!

    数百?上千?

    不——

    是成千上万!

    追随着旧日世界的支配者的上古邪物,穿过电闪、穿过雷鸣,穿过厚重有若实质的铅云,拍打着如同蝙蝠一般的翅膀,在不可见的高空中游荡着、盘旋着,而后……俯冲而下!

    尽管人类所能穷尽的视线看不到那般的高度,但信理部的裁决官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只是,在仪式结束后,他的注意力被偏转到了其他的方向。

    那是一个身影。

    一个模糊的,透过空间技术传输而来的身影。

    他单膝跪下。

    “向您致敬,伟大之母。”

    ——莉莉丝。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