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四四米诺陶的迷宫(还欠一更)
    突入容易,折返难。

    把后背暴露给敌人——这在任何时候,都是取死之道。

    如果不是长久以来培养出的信赖关系打底,根本不会有人理会这意味不明的命令,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领会荣光者的好意。

    至少有很多追随着持剑者一同冲杀的的圣教军战士,对此很不能理解——已经杀至中军,只要再加把力,就能将敌人整个凿穿,在这种情况下后撤?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

    在此类想法的支配下,有不少人仍在踟蹰。

    但执迷不悟的终归只是极少一部分,大多数人眼见着充当主力、充当先锋的持剑者后撤后便不在逞强,随大流一道脱离。

    若是事情到此结束也还算完满,可惜大部队逐渐脱出似乎触发了某种机制,那些扭曲畸变者在短暂的停滞后,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突然就彻底的摒弃了阵型,摒弃了防御,一味的猪突猛进,一味的疯狂进攻,使得原本尚且可控的局势,一下子岌岌可危。

    殿后的艾米·尤利塞斯,首当其冲。

    很难用言语描述荣光者的感受,他此刻也没那个心思去形容——总的来说,就好比独自一人面对奔腾的万马,那种面对势不可挡的堂皇大势所带来的憋屈感与无力感,足以使任何一个心志不坚定者,就此崩溃。

    作为秩序疆域内少数几个有机会直面旧日支配者的人,艾米自然不会被这区区的妖魔狂潮所冲垮,但在大部队开始后撤后,哪怕他占据的地形是一片因地势的变化而狭隘的险关,但狭隘也只是相对而言,对他、对小规模战斗来说,这同样是至少能容纳十来人并肩同行的“大”通道。

    扼住要口,如果这些怪物没那么疯的话,用杀戮与死亡,足够使它们放缓脚步。

    可是现在——

    死亡本应带来的生理恐惧,被硬生生的抹除了。

    它们,如同脱缰的野马,又如同失去大坝控制的洪水,奔腾着,呼啸着,将任何胆敢阻挡在它们面前的存在吞没。

    艾米没能幸免。

    作为断后者,他第一时间被怪物掀起的浪潮淹没。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四面八方都是敌人。

    拔剑四顾,目之所及,到处都是面目狰狞的怪物。

    杀,杀到手软。

    杀,杀到作呕。

    如果单凭杀戮就能够解决问题,那么荣光者愿以手中之剑,杀出个未来!

    但艾米清楚。

    问题的关键从来不在怪物的多寡或是强度,而是在……那些第三型,存在形式并不稳定的自爆型。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它们所处的位置是妖魔狂潮的中军。

    ——而伴随着怪物们不要命的狂奔,它们迟早会追上被他命令后撤的持剑者与圣教军战士,到了那时……就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了。

    能阻止吗?

    恐怕不行。

    年轻的荣光者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单单是应付那些蜂拥而来的怪物,就耗去了他大部分心力,至于在战斗中思考对策的急智,很抱歉,他没有。

    他能为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尽可能的拖住那些扭曲的、畸形的怪物的脚步。

    战斗、战斗、战斗!

    厮杀、厮杀、厮杀!

    一直到那瘫软的、蠕动的、比鼻涕虫还要恶心的怪物扎堆出现在面前时,他才意识到——

    危险已近在眼前。

    ——后撤。

    从他的视角,看不到大部队的撤离情况,但他十分清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没时间犹豫了。

    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剩下的,唯有相信他们,相信命运,相信神灵。

    在心底叹息一声,艾米·尤利塞斯没有理会依旧如潮水般涌来的怪物,不带一点留恋的,抽身而退。

    更确切的说,是杀出一条血路。

    他已深陷怪物的海洋,所谓的后撤,不过是改变方向的冲杀,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敌人。

    茫茫然然。

    而这些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向前撒欢的怪物们,对身后存在的敌人一无所知,无论荣光者在背后对他们施以怎样的辣手,它们都无知无觉。

    期间他不是没有看到在怪物海中苦苦挣扎的落伍者,只是在彼此都有相当距离,并且相互间也不熟悉的情况下,他没闲心去做好人。

    只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只是,伴随着失陷者越来越多,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渐渐察觉到了不对。

    尽管没有仔细清点过,但他的身后,哪怕是算上那些圣教军战士,满打满算也不过百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多的落伍者?

    光是他现在一路上看到的,起码就有四五十个!

    总不可能,他的努力,他的拼杀,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这未免太过不可思议。

    一定、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心情郁郁,荣光者却没有停下脚步,说到底,那些圣教军对他来说都是些不认识的陌生人,他的同情心既不廉价也不泛滥。

    尤其在面临生死抉择之际。

    他不会因为他没有牺牲自己去拯救他人而感到内疚,更不会因此而自怨自艾。

    因为,

    比起无可挽回的过去,他更为关注的是当下,是未来。

    ——比如。

    这里到底是哪里,这一切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对劲、不对劲——

    艾米·尤利塞斯的嘴唇越抿越紧,他虽然一开始没有察觉,但随着怪物渐渐稀疏,越来越接近外围,他越发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首先,在怪物海外,他没有看见他所管辖的持剑者的身影。

    其次,环境也不对。

    他原先所在的营帐外,因为两侧的造山运动,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近似于峡谷的隘道,而现在,他突围后所见的,是一处断裂的陡坡。

    完全对不上号!

    是他突围的方向错了?不可能,就算他对方位再如何的白痴,也不至于在被怪物们围了一通之后,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在彻底冲出重围之后,他终于有时间稍稍喘一口气了。

    拄剑而立,艾米·尤利塞斯浑身一片湿哒哒的粘稠血渍,甚至还在不住往下淌血,如同从恐怖电影中走出的杀人魔一般,甚是渗人。

    只是荣光者此刻没有心思注意形象,他现在正努力在脑海中重现自己突围的细节。

    是什么时候走错的?

    “不,”

    “应该说——”

    他意识到了先前被他忽视的可能,湛蓝的眸光骤然一亮,猛一拍手掌。

    “——被置换的。”

    而就在艾米发现了问题的关键之际,在战场的正中央,远征军的大持剑者们,也迎来了他们的敌人。

    “魔性之女——”

    “艾丽西亚·布雷德哈特。”

    怀曼的视线在身材娇小的女孩身上稍稍停驻,而后挪开目光,注视着躲在在她身后,向他扮着鬼脸的,一个看上去只有**岁的小个子侏儒。

    “还有……‘淘气鬼’米诺陶。”

    “以及——”

    “米诺陶的迷宫。”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