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四六变局
    处理自爆兵种,圣教军有的是办法。

    而最简单的,无疑是齐射。

    燧发式火铳——

    每一位参与本次远征的圣教军战士,都配备了这件大杀器。

    若是组织完备,只需一轮齐射,就能将怪物大军的先头部队射爆一片,轮换之下,更不会有丝毫悬念可言。

    多齐射几轮,连渣子都不会剩下。

    可惜,

    有这个想法的,可绝不只有荣光者,作为自爆战术的制定者与执行者,敌人显然早就拟定好了对策。

    ——打乱部署,将战场分割。

    这个策略毫无疑问是成功的,驱使着妖魔狂潮的幕后之人,通过某种近乎不可思议的手段,改写了山川的走势,将整个远征军拆分成互不统属的多个部分,从而直接从源头上扼杀了齐射战术执行的可能。

    说到底,火铳之所以强力,正在于数量的积少成多,若没有一定数量打底,威慑力会相当有限。

    就好比现在——

    他身边的圣教军战士手上不是没有火铳,可在这时却没有一个人想起来用,这当然不是他们被吓傻了,而是因为一个朴实的不能再朴实的道理。

    没用。

    怪物的数量太多了,多到个体的损失已无碍大局。

    一个人一把火铳,数十个人也就是数十把火铳,一轮齐射之下最多也就只能干掉十几个怪物——这还是建立在有人组织的情况下!

    大多数时候,都是忙于奔命。

    或许有些地方,圣教军人数众多,局面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可在那种情况下,那些由扭曲形变的怪物组成的大军还会出现吗?

    这是一个问题。

    所以,指望别人,并不现实。

    艾米·尤利塞斯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以及自己手中的剑。

    可在为其他人断后的过程中,荣光者已然意识到,个人的战力在堂皇大势的碾压之下是何等的软弱,何等的无力。

    也是到现在,他才初步理清了他被空间转移的真相:

    先一步读取到了“自爆怪”的存在,并作出了撤退的决定。

    这不能说不正确。

    然而,就是这“正确”的一步,反而触发了第二个陷阱。

    ——空间的陷阱。

    一旦观察到敌人的大部队作出撤退,或者溃逃的举措时,隐于背后操纵这群怪物的敌人,将会通过混淆空间感,将本就在乱局中被以小队形式分割的圣教军或持剑者进行再一次的分割,从而进一步的扩大优势。

    之所以是混淆空间感,而不是进行空间传送,一个原因显而易见,二者在进行大范围、多对象的操纵上,难度截然不同。

    若是有能力将这么多人一道进行随机传送,还要整那么多弯弯道道做什么?直接将他们放逐到至深之夜的一个角落,失去辎重,物资有限的他们十之**会迷失在那茫茫然的黑暗之中,就算有少数幸运儿能活着回到教团控制的城市,也无法对这场战争施加任何影响。

    所以,只可能是混淆空间感,让他们自己走错了“路”。

    但事到如今,即便知道了这些又能怎样?除了解放路西菲尔,他难道还有其它办法能够扭转战局?

    但真的要这么做吗?

    不等他下意识的给出否定的答复,局势已先一步有了变化,而且是没有任何先兆的、于骤然间生出的变化——

    首先,是一道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的醒目白光。

    随后,隆起以及正在隆起的山川,龟裂以及正在龟裂的大地,被抹平了。

    字面意思上的被抹平了。

    平平整整,没有高低起伏,没有中间的断裂带,更没有河流湖泊,甚至连**的土壤以及生长在其上的奇形怪状的扭曲植物,也一道消失不见。

    偌大的战场上,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

    “——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

    至于那些形貌扭曲的怪物。

    早在光芒荡过的第一时间,它们便在自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燃烧殆尽。

    除了偶尔能闻到的恶臭之外,什么都没剩下。

    而当整个战场被涤清后,他的下一句话才堪堪落下。

    那是一句祷告——

    没有任何意义的祷告,声音罕见的带着几分低沉、沙哑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只是,沉浸在局势逆转的喜悦中的人,没有到这小小的不谐。

    包括艾米在内,只是听到:

    “主啊,愿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是卡修·瓦尔德。

    花了好大的功夫,荣光者才认出了他的声音——对于这位大持剑者,对于这位圣歌队的队长,他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其权势、地位甚至更在怀曼、达芬奇哪怕在教团本部都有数的实权人物之上。

    但存在感出乎意料的稀薄,在远征至深之夜期间,他甚至没有想起过这位曾经相处过、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圣歌队队长多少次。

    直到今天——

    直到他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艾米才意识到,那位看上去无甚称奇的中年男子,好像一直都在远征军之中。

    他的出手,代表着圣歌队终于腾出了手,可以干涉、影响战局的走向。

    这是一个好消息,

    久违的好消息。

    只是还不等荣光者为此感到高兴,他便注意到,卡修·瓦尔德的声音正在不断的衰减,而更糟的是,哪怕在衰减过程中都能明显感受到他的虚弱,并且是越发的虚弱。

    反映在好不容易再次笼罩在天际的圣光帷幕之上的,是光泽的不断黯淡,是笼罩范围的不断缩减,更是一闪一闪明灭不定的现象。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艾米·尤利塞斯挑眉,尽管大地在圣歌队刚刚那轮爆发下,被削的平平整整,可经过一轮空间混淆后,他离圣歌队所在的方向已有相当的距离,根本无从知晓那里发生了什么。

    只能满怀不安,向着神圣之光升腾而起的最中心赶去。

    在那里,

    他看见了——

    尸体。

    一地的尸体。

    密密麻麻的,人挤着人,人扎着人的尸体。

    其中有圣教军战士的,有持剑者的,更有……圣歌队的。

    而最让他意外的还是……

    所有的尸体,都死于同一类型的伤口。

    简单、直接、一击必杀。

    而造成伤口的武器,

    他同样很熟悉。

    是——

    瞳仁猛地放大,在短暂的迟疑之后,他惊疑出声:“训练生所使用的训导大剑?”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