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四七永不再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训导大剑。

    艾米·尤利塞斯对这一类武器极其的熟悉。

    训导院是持剑者的摇篮,在那里的每一位训练生都以成功通过试炼考核,从而真正成为一名持剑者为目标。

    因此,持剑者的制式大剑,在训练生之中很受欢迎。

    虽然因为持剑者的超凡体魄,持剑者的制式大剑被刻意的加重过,按理说尚未经受洗礼,不曾植入圣痕,依然是**凡胎的训导院训练生根本无法挥使那般沉重的武器,但有需求就有市场,同样规格同样款式,甚至是同一批匠师打制的宽刃厚脊大剑很快就出现在了训导院的训练场上,并一跃成为最受训练生欢迎的武器。

    久而久之,训导大剑之名不胫而走。

    而荣光者之所以能到仅从伤口便判断出所有死者的伤口都由训导大剑造成,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从现世迦南的地下苏醒前,在那段经由教团编织的试炼之梦中,他所使用的武器一直都是同类的宽刃厚脊大剑。

    可是,尽管判明了行凶者的凶器为何,可疑惑却不减反增。

    杀死他们,

    杀死如此多之人的人是什么人?

    不——

    凶手真的是一个人吗?

    会不会是一群人,他们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混入了圣教军中,当山川与大地的轰鸣声响起,在战场被分割,乱战到来之际,他们不仅没有与外敌展开殊死战斗,反而对队友举起了屠刀。

    似乎只有如此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所有人都会死在同一种武器的伤口之下,为什么他们的直至死时,依然满脸的震惊,满脸的不可思议。

    大概只有来自同伴的背叛,才能令他们即便身死也仍未合上双目。

    轻轻叹了口气,荣光者没有任由无谓的同情心与好奇心支配自己的行动,只是短暂的停顿,在为手头这具尸体合上眼帘后,他便再次动身。

    令他感到触目惊心的是——

    地上堆积的尸骸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但更多的,还是与他一样,能够通过神圣光辉变化判断圣歌队出了问题的持剑者以及圣教军战士。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在其中没有见到大持剑者们的身影。

    是被牵制住了吗?荣光者想到,随后摇了摇头,遏制住发散的神思——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处理好圣歌队这边的状况。

    目前来看……

    敌人出乎预料的棘手。

    按理说,随着聚集而来的持剑者、圣教军战士越来越多,那些叛逆者的攻势即将得到有效的遏制,但结果却恰恰相反,不仅那驱散黑暗的神圣光幕依然黯淡的仿佛随时会熄灭,圣歌队所在的方向更是如无底洞一般,贪婪的吞噬着每一个胆敢深入其中的人。

    在那里……会有什么?

    罕见的,艾米·尤利塞斯的心底油然生出了紧张感。

    ——总感觉先前的推论有哪里出了问题。

    越是临近,心脏的跳动就越是剧烈,心中的不祥感与不安感也就越是浓郁。

    但偏偏——

    没有退意。

    怀着这般复杂的心态,他趋近了那依旧在厮杀的战场。

    然后,

    瞳仁收缩。

    不仅厮杀的烈度远远高于他的预期,更重要的是,事情的真相与他的判断存在着非常大的偏差。

    ——背叛之人并不存在。

    敌人,

    是持剑者。

    并非接受过施洗,植入了圣痕的持剑之人,而是……字面意义上的持剑者。

    持有长剑之人。

    或者说,被长剑侵染之人。

    ——在他们的手上,曾经被他们信赖的武器,在这一刻悖逆了主人。

    一根根深紫色的触须以剑柄处豁然睁开的一只血色瞳仁为核心蔓延开来,并透过握剑的手,死死的扎根在持剑之人的手臂上,随着心脏一同脉动,贪婪的自它们曾经的主人、现在的傀儡身上吮吸着血液,壮大着自身。

    而持剑者本身,则在挥舞着长剑的同时,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原本还算健硕的身体,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在每挥出一剑之后,都迎来一轮肉眼可见的干瘪与收缩,最后更是会变成某种类似“尸鬼”的怪物,完全没有了自我的意志,只是一具尚且还活着的傀儡,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但即便如此,不畏受伤,不畏死亡的他们,战力仍不容小觑。

    至少,

    连寻常的持剑者,都难以招架。

    比起人类——

    他们反倒更接近于妖魔,确切的说,是凌驾于普通妖魔之上,真正能与持剑者、荣光者争锋的旧日眷属。

    只是……这伤口前后不一的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吧。

    荣光者不禁皱眉。

    虽然被控制的圣教军以及持剑者们使用的武器不一,但细看的话,无论它们原先使用的是什么武器,在遭到寄生之后,都变得与正常的武器截然不同,完全不可能仿造出训导大剑所造成的伤口。

    也没有仿造的必要。

    那么,

    有一个答案显而易见。

    这些被寄生者只是被利用的道具,在幕后还有着一只操纵着这一切的黑手。

    会是谁?

    或者说,会是什么人?

    在强烈涌现的不安感的驱使下,他杀入了这群怪物之中。

    没有狼入羊群。

    哪怕是现在,他也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不使出超过“犹大”这个身份所能使用的力量,让自己在战斗中不至于显得那么显眼。

    但即便如此。

    他的到来,也为战线的推进贡献了一份力量。

    而伴随着战线的不断推进,那些寄生在持剑者、圣教军战士身上的怪物的数量不断减少,混杂在人群中的艾米·尤利塞斯,也发现了更多的真相。

    ——圣歌队的全员恐怕凶多吉少。

    都是那些将容貌裹在兜帽里,其内在为某种不明物的圣歌队成员,他们,或者她们,或者它们,都死了,成为了地上难以计数的尸体之一。

    并且没出现过成规模的抵抗。

    甚至连最基本的混乱与逃窜也没有。

    死的安安静静,像提线的木偶一般,从来没反抗过这操蛋的命运。

    但这些还尚且在荣光者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内,真正的真相,从来残酷无情,并且酷爱捉弄世人。

    当寄宿在长剑之上的怪物被清扫一空之后,当最终的防线被突破之后,艾米·尤利塞斯终于见到了那位全灭了圣歌队的背叛者。

    “他”此刻正单手扼住卡修·瓦尔德的咽喉,并将他高高举起,手中的训导大剑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胸口。

    “噗嗤!”

    伴随着鲜血的飞溅,“他”不急不缓的转过身子,视线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藏在人群之中的荣光者。

    “好久不见,”他说,说出了艾米现在在用的假名,“犹大。”

    “如果找知道会以这种方式与你再见,”注视着那张熟悉年轻的荣光者稍作停顿,心情复杂的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我宁愿——”

    “永不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