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四九交锋
    全功率。

    艾米·尤利塞斯在第一时间激发了圣痕赋予他的超凡之力,于这一瞬间,无处不在的厮杀声就此泯灭,飙飞的血液、激荡的刀光与剑影就此定格。

    银白的火焰在眼中摇曳,世界仿佛在眼前坍塌成纸。

    荣光者持剑而行。

    一步、两步、三步——

    数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艾米·尤利塞斯挥剑!

    斩开了灰尘。

    斩开了大气。

    斩开了时间。

    也斩开了世界——世界如白纸一般,被简单、粗暴的一分为二,雪白的剑光,完全独立于时间与空间之外。

    这是超迈凡世的一击!

    这是他最最巅峰的一击!

    然而,

    在荣光者那满是不可思议的眸光中,考伯克——或者说有着考伯克外貌,支配着考伯克尸体的怪物,动了。

    由二维转换为三维,由平面转换为立体。

    如跳出了河流中的鱼,

    他,跃然于纸上。

    横击。

    横剑而击之。

    “铿——”

    剑脊碰撞,剑刃互咬。

    夺目的火花划破了长夜,两人的视线交汇于一处。

    而后不约而同的后撤。

    果然……

    对祂无用。

    年轻的荣光者晃了晃稍稍有那么点眩晕的脑袋,早在不久前那光怪陆离的梦境中他便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与空间,远远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般牢固,对于那些真正强大、可怕的存在来说,不过是可以随意篡改的新奇玩具。

    所以,

    他果断中断了自己的能力。

    确切的说,是撤销了停滞之环的影响。

    那种超脱时间、空间束缚的感觉就此褪去,世界再一次在眼中清晰、生动起来,只是荣光者没时间感慨风花雪月,几乎在时间恢复流动的同时,自称持剑之人的哈斯塔化身已攻至身近,祂手头上那把看似平淡无奇的训导大剑,也于这一刻显露狰狞——

    “噗通——”

    “噗通——”

    “噗通——”

    心跳声宛若雷鸣,考伯克手中的大剑,于挥动的瞬间解体、变形。

    化为了异形。

    扭曲的、满是倒刺与荆棘的、形同镰刀、遍布口器的某种怪物。

    拉伸、收缩、扭曲、变形——

    这把武器,是活的!

    剑刃相交,预料之中火星四溅的场景没有出现,说不清是大剑、镰刀还是某种生物的武器,如蛇类一般顺势缠绕在剑身上,并不断向下蜿蜒。

    “抓住你喽。”

    平淡中隐含笑意的声音从耳畔传来,自称考伯克的持剑之人趁势将身子前倾,以方便对荣光者施加更大的压力。

    “尽管只是资源有限下临时拼凑的半成品,但现在来看,似乎不差。”

    一步、两步。

    艾米·尤利塞斯被逼的连退两步。

    “真是的……”

    “已经够了!”

    面对步步进逼的持剑之人,面对那离手腕已不远的触须及口器,荣光者再一次激活了自身的能力。

    并非是停滞之环。

    也不是超速。

    而是最最简单的加速。

    ——他加快了自身时间的流速。

    二倍速。

    三倍速。

    四倍速。

    五倍速。

    世界在眼前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割裂感,但眼下显然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趁黄衣之王的地上行走之身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荣光者拔剑。

    那是,

    一直藏在他身上的第二把剑。

    短剑暗血。

    或者说路西菲尔。

    剃!

    剑锋横扫——

    耳畔传来了类似金属摩擦的尖锐之音。

    ——那是寄居在训导大剑之上的怪物的哀鸣。

    理所当然的毫无怜悯。

    但艾米·尤利塞斯没有趁胜追击,不仅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再下一城,相反,他在斩断了寄宿在大剑之上的怪物缠绕的根须后,立刻抽身而退。

    他十分清楚。

    哈斯塔的地上行走之身,绝非是可以靠偷鸡耍滑战胜的对手,大意冒进之下,很有可能反倒会把自己搭进去。

    ——没必要冒无谓的风险。

    荣光者想到,在不远处站定。

    “你改变了自己的时间?”在他的视界中,那位以考伯克的外貌显现的持剑之人以极慢的速度转动脖颈,在旋转了近乎二百七十度后才稍作停顿,满是恶意的眸光落在了他的身上,“真是可惜……如果刚刚你的胆子能再大一点就好了,这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战斗就该落下帷幕了。”

    “是啊,”艾米·尤利塞斯眯了眯眼,随口附和道,“那还真是可惜。”

    “哦?”哈斯塔的地上行走之身咧了咧嘴角,拉出一个怎么看都能让人直冒寒气的诡异笑容,“是在惋惜错失了斩杀我的良机么。”

    “你觉得呢?”

    艾米冷笑,却并没有急着动手——既然刚刚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有趁胜追击,那么现在就更没有必要冒险抢攻了。

    “你、在、拖、延、时、间。”

    他,或者祂,一字一顿的说道,然后不急不缓的朝荣光者迈出步子,一点一点的缩短着两人间的距离。

    被发现了。

    荣光者的瞳仁微微收缩,在五倍的时间流速下,他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去抉择,去选出一个最优解。

    但在最后,他既没有躲闪,也没有退让。

    只是向前。

    要说理由?

    没有理由——

    驱使他做出这个有悖常理决定的,不是其它,正是他的直觉。

    逃?逃不掉的。

    只有迎难而上,正面一战,才有一线胜机。

    更确切的说,

    是彻底杀死“祂”的机会。

    于是——

    在错身的一瞬间,两位已将全部筹码压在桌面的赌徒,各自揭开了底牌。

    十倍速!

    大气骤然变得粘稠,艾米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艰难的在这个无声的世界中开辟出一条前路。

    他已突破了音障,声音已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可是,

    却甩不掉那如影随形的死神。

    仅仅是一瞬间,无论是胜负还是生死都有了分晓。

    ——如同骰子落地,

    考伯克的人头滚落在众多的尸骸之间。

    是他赢了?

    艾米·尤利塞斯心底涌现出一阵强烈的不真实感,但在下一刻,却尽数被危机感取代——

    战斗还没有结束。

    或者说,才刚刚开始。

    自考伯克那断掉的脖颈中,密密麻麻的触手争先恐后的涌出——它们蠕动着、缠绕着,一点点编制出人脸的形状。

    而更在那之前,无头的尸体便已先一步行动了起来。

    它挥舞着那把诡异的大剑,如同搭上了顺风车一般,完完全全同步了荣光者十倍加速后的速度,将估计不足的荣光者打了一阵手忙脚乱。

    艾米不是没有反击。

    但完完全全没有效果,砍掉脑袋,会翻涌出新的触手组成新的脑袋,劈开身体,身体会化作难以计数的暗黄色虫豸,虽然在剑光的逼迫下会一哄而散,可要不了多久便能再次聚合在一起,根本看不出曾经受过创。

    简直就是不死之身。

    在旧日支配者化身那更甚于暴雨的凌厉攻势之下,荣光者渐渐落於下风。

    左支右架,好不狼狈。

    但在那近乎作弊的直觉牵引之下,尽管看上去如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般随时可能倾覆,却始终稳而不乱,看起来还能支撑相当一段时间。

    而时间,

    对持剑之人来说——

    非常宝贵。

    继续强攻?还是算了吧,在可预见的将来都无法突破目前的僵局——眼前这个持有火种的家伙,别的不说,在抗压上倒真是无懈可击,不管他面临的攻击有多么猛烈,不管他表现的有多么狼狈,可无论是呼吸的节奏,还是脚下的步调,都未有丝毫的紊乱。

    果然……有必要开辟第二战场。

    他想到。

    于是,仿佛骤雨初歇——

    如森罗般令人喘不过气的攻势极其突兀的慢了一到两个节拍,年轻的荣光者终于迎来了一次宝贵的喘息之机。

    但在下一刻,

    他便知道,他错了。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